妝點居家生活!專營各式窗簾、拉門、壁紙等
打造專屬於您的精緻空間,歡迎洽詢
百葉窗系統家具櫥櫃設計專家,應用範圍涵蓋客廳
廚房、臥室等,高品質把關,歡迎選購!

首頁  •  j2h 論壇 • 散文天地     • 

【火鶴】

房東:吹雪
發表時間:2001-12-13


【火鶴】by 吹雪

「這是什麼花?紅的那麼怕人,台灣沒見過呢!」
「管那麼多幹嘛?我們反正快遞到就好了。人家有錢人的事,哪是我們這些送貨員管的
著的啊?」
「讓我看看......從泰國寄來的,還帶著水珠呢!這些有錢人真不像話........」
「送貨送貨了啦!快上車!對了,你有煙沒有.......」

*******************

「有錢還是唯一可靠的,千鶴。」電話那頭,傳來了似是經歷風霜的聲音,「像妳這次
要什麼玫瑰還是薔薇的,他不就空運一箱給妳了嗎?」
「是火鶴花。」
「好,反正就是紅的嘛!當年我們這群姊妹中,就屬妳最搶眼,每次都穿一身紅。到現在
還有客人記得妳這支名牌呢!」
「妳知道我喜歡紅色。」
「唉!妳那男人也實在誇張,妳喜歡那種紅的怕人的花,就立刻給妳運來,好福氣啊妳.
.....」
「..........」一陣沉默,千鶴的視線環繞著吊了滿屋的火鶴花,一陣風吹過,像一隻
隻垂死掙扎,展翅欲飛的火鶴。

一切,都是從火開始的。

做一個有錢人的情婦,還是好的。環視著滿屋的火鶴花,她忍不住笑了,帶著嘲諷的嘴角
上揚。泰國空運來的,不過一天的時間,真是快遞。他說:『千鶴,這是一千隻泰國的火
鶴花。我不在時,讓它們陪著妳。』
是的,你們是被我困住的火鶴;我是被金錢困住的鳳凰。今夜,讓我們飛,沐浴在永恆的
生命之火。

*******************

『*視新聞現場直播。今日晚間八點,於北市信義路六段國王與我大廈中,從十一樓窗口
冒出黑煙,附近台北市警察局信義分局於八點十分巡邏中發現,火勢正在搶救中.....』

*******************

「樓上還有人,柏桐,交給你了!」
「好,雲梯可以升上去了。」他答。剎那間,他以為自己看到一隻鳳凰。一團紅霧從火中
升起,她身穿一襲紅紗,如濃煙般墨也似的長髮,飛舞在風中、濃煙中、人群哭鬧聲中。
飄逸,但不凌亂。火光映紅了天,她似浴火重生,鶴立於紛亂的人群裡,嘴角含笑。她的眉
眼,她的唇;她的髮稍,她的裙擺;彷彿有著百鳥朝鳳,千鶴環繞。
當他的眼對上她的,一股熟悉感從他心中升起。此情此景,如同那年。那年十八歲,深
藏在他心底,一個殘豔的夢。

那個人,全身被防火裝裹著,面看不清,只能勉強看到他的眼神。她第一次看到那樣清澈
的眼神。以往,在她身邊只有兩種眼神───貪婪與慾望。

是你領我來見他的嗎?火鶴。

「快跳下來,我會接住妳的!」他說。
短短一句話,為什麼卻讓我有種安心的感覺?她想。倦鳥飛累了,是會棲息於樹上的。
千鶴在空中舞著,飛向了柏桐的懷中,停住了。
「放心,沒事了。」他感到自己彷彿擁著一團火,一種輕輕的、微熱的痛楚從指尖流遍了
全身,直至心房。
千鶴看著,感受著圈住她的那雙手臂。這次綁住她的,不是金錢不是華服,不是貪婪不是
慾望,是他的氣息。
「謝謝。嗯...您,貴姓?」她問。
「我?嗯,我姓柳,柳柏桐,那....妳呢?」一向不善言詞的他,突然有一種想了解她的
慾望,了解這如同鳳凰般飛入他懷中的女子。
「我姓雷,叫我千鶴吧!」柳柏桐,哈!真是個名副其實的大木頭。心中,湧起了一陣甜
絲絲的感覺。雲梯落下了,他們從天上回到人間。剩下,就是警方的事了。
想著她就消逝於黑夜中,他悵然所失。
想著他就這樣隨著消防車回去,回到家中,回到他妻子的懷中.......妻?對了,妻。嗯
,他,應該已結婚了吧!她整顆心揪了起來。
「那麼,再見了,自己小心。」他說。
「嗯!」一定要再見你一成,她心想。
望著她的背影消失於人群中,柏桐嘆了口氣,還有再見的希望嗎?



──未完





  • 贊助網站       

    租屋
    租屋網,租屋,房地產,不動產,房屋,房屋仲介,法拍屋,土地買賣,買房子,買屋
    輕鬆接案網
    30秒立即快速接案,業績提升10%~40%,每天多接2~3個客戶,工程案件當然接不完
    工商名錄網
    免費公司行號登錄與查詢,台灣區大型專業工商資料庫搜索引擎

  • 1 樓住戶:吹雪
    發表時間:2001-12-14

    續【火鶴】

    這一夜,他失眠了。
    「怎麼了?翻來覆去睡不著?」身邊,是母親物色,溫順的妻,睡眼惺忪的問。
    「沒事,睡吧。」如同往常,一個木訥丈夫慣例的回答。他強迫自己靜下來,睡下去。
    事與願違,他胸膛火的觸感,再再燒灼著他,全身發燙。忍不住起身,他打開了窗,想讓夜色冷卻一下他不知出了什麼狀況的腦袋。柳柏桐不知道,無論是柳、是柏、還是桐,木頭遇著了火,是會燃燒的!

    『讓我與你,在火中相遇。』

    放火是罪。可是,只要一把火,我就能再見到你了!那個呆呆地、像顆木頭的男人。火苗四起,迅速吞食了一切,也吞食了她的思考能力。
    火鶴啊,讓我們飛,隨著火的腳步,領我到他懷中..........
    防火警報器開始嘶啞著嗓子哭泣。『鈴..........』消防局的警鈴,劃破了夜晚的寧靜。
    「怎麼又是信義路高級住宅區一帶?柏桐,咱們走!」
    「是。」信義路?他想起了一直忘不了的她,千鶴。

    ***********************

    同樣的夜,同樣吵鬧的人群,同樣燒的放肆的火;柏桐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同樣的一個她,再度飛向他懷中。她依賴的,彷若鳳還巢。
    「我.....沒有想到還能再見到妳...」狂喜之下,他語無倫次。
    「我知道會再見到你的,我對自己發誓。為此,我點了這把火.....」她幽幽的說著。
    「千鶴!妳,怎能.....這是有罪的啊!!」他驚道。
    「我知道。只要能再見你一面,我什麼都不顧了,反正,就算坐牢,也會有人用錢贖我出來。」她嘆了口氣,自嘲的笑笑。她,要如何脫這個網?
    「這......」她到底過的是怎樣的生活,心中混和著,一種不知是憐惜、是痛楚,還是恐懼的情緒。在柏桐還沒有完成一句話的瞬間,烈火覆蓋住他的唇,理智與道德同時被熱度蒸發,他入了夢中,什麼都不知道了。

    ***********************

    救火的人永遠知道如何放火。柏桐顫抖的右手,燃起一根火柴,又用顫抖的左手把它捏熄。『嗤』的一聲,煙,從他掌心冒出來,帶著一陣陣肉燒的焦味。火柴發出的嘆息聲似在追弔它和地上的同伴們短暫的生命。柏桐想用早已麻痺的痛楚,讓自己清醒過來。
    沒有用,火遇著了木頭,只有燒的更快。在淡淡的煙霧中,他依稀看到當時的景象........

    ***********************

    夢在雲梯回到地面上而清醒,他們像是經歷了一生一世。鳳凰離開了她的巢,展翅高飛。火焰抽離了他的懷中,夢醒了。她遞給他一朵火鶴花,笑了笑,轉過身。
    「我什麼時候能再見到妳?」他急切的問。
    「下次起火時,想見我,乘火而來吧!」

    ***********************

    『想見我,乘火而來吧!』兩星期前她的一句話,在他腦海徘徊,擴大,引起了陣陣漣漪。
    當時的火鶴花,此刻就在身旁,花心綁了一張紙條。上頭留有地址,及一句話:『就讓火鶴領你來尋我吧!等你。 千鶴』







    2 樓住戶:吹雪
    發表時間:2001-12-14

    續【火鶴】

    風從走道上的窗吹進來,火鶴花從地上飛起,他看到了千百隻火鶴在他身旁上下舞動,再再刺激他的腦細胞想到那個名子──千鶴。雷千鶴,他朝思暮想、忘也忘不了的名。他甩了甩頭,甩不掉那個名子。低頭一瞧,只剩最後一根火柴了!快!只要一根火柴,不久你就可以見到她了!
    風在他耳邊低語,一次又一次。他咬一咬牙,一使力,手一鬆,點著的火柴棒降落在浸過油的報紙。火順風勢,風助火威。

    ************************

    一切,都燒起來了。
    『看啊!失火了!!』
    『你聽,消防隊來了!真有效率!』
    『真是人民的保母啊!』

    ************************

    「柏桐,自己小心,別救人把自己的命都送掉了!」
    他苦笑,所有的關心和讚美都像一把刀,讓早已遍體鱗傷的良心,再度淌血。雲梯再次攀上雲端,他一向穩健的心跳開始加速。
    「千鶴,我依了妳,乘火而來了!妳在哪兒?」他的聲音被消防車的水聲噴散了。
    「你來了,我等了好久。」還是那樣一個她,比火還耀眼,點燃他的視線。夢,在濃煙中再度展開。直到一聲尖銳的叫聲刺入他的耳膜。
    『救命啊!媽!妳在哪兒?好燙啊!媽!好黑,我看不見啊!』是個孩子的聲音!一張模糊不清的小臉,在鐵窗後求救。濃煙一點一點遮住那小小的容顏,求救聲越來越微弱,漸漸...消失了。他,無能為力。他用力推開懷中的千鶴,感覺到到火在心頭燒,水在外頭澆,全身發麻。他在顫抖中盯著自己的雙手。
    「我.......妳......」柏桐喪失了語言能力。
    「我離不開你,你也離不開我的。」千鶴接上了他的話,直直望進他眼中的靈魂。
    「下星期五見了。」她在他耳下,輕輕烙下這句話。

    『清醒的時刻到了,我們不能......』

    「柏桐,都幾點了,你還在家?」
    「我....嗯..不太舒服。」
    「喔!那多休息,我找別人來代你的班吧!」
    掛下電話。這是星期五的傍晚,他留在家。客廳桌上,是已空了的半打啤酒。妻察覺到空氣中詭異的氣氛,晚飯一過,迅速躲回臥房。
    也好,他想。他又點上了一根煙,在一點點的火星子中,有著他魂牽夢繫的她。

    ************************

    柏桐,我想你......我想見你...你在哪兒?誰可以告訴我?火鶴....去啊.......帶他來,我要見他,我一定要見他啊!火,燃燒吧!再多一點!再燒烈一點!我,就可以見到他了.........
    火舌吻上了千鶴的衣裙,逐漸往她雪白的頸子游移。
    好熱!柏桐........你在哪?為什麼?你......我....看!燒起來了.......一切都燒起來了......看啊!柏桐!整個台北都燒起來了啊..............

    ***********************

    『千鶴,我....我對不起妳啊!可是,我們不能。』

    他看到千鶴似火一般媚惑的笑,他看到他的鳳凰在他眼前展現火之舞。可是,我又怎捨得.......他看到那張小小的臉,和,那小小的求救聲......
    我!是我殺了那孩子,是我毀了那小小的生命!不!!我不能!這....是不對的!不應該的!一開始....就錯了。
    這句話連他自己都說服不了。
    夢太美,而現實太中的我太平凡,我要不起啊!千鶴。該醒了。我有我的路要走,而妳,我的鳳凰,展翅高飛吧!他咬緊牙根,抱著頭,一個人坐在黑暗的客廳,淚流滿面。
    煙不知何時燒盡了,只留下淡淡的煙味。






    3 樓住戶:吹雪
    發表時間:2001-12-15

    續【火鶴】

    「身體好點沒?」第二天友人問。
    「嗯,好多了。」柏桐心不在焉的回答。
    「說來奇怪,昨晚火災現場,好像有隻紅色的鳥從火場飛出,直衝入雲端。老一輩的人都說是鳳凰,還朝天膜拜呢!」
    柏桐頓時腦海一片空白,眼前只剩下一片腥紅的火海。他忘了,人體表面灼傷超過百分之二十以上,是會死的。
    他沒想到,千鶴的性子就和她的情感一般,把她自己燒的魂飛魄散,只剩下灰燼。

    『我離不開你,你也離不開我的。』

    「千鶴,不要!」他驚醒,一身冷汗。同樣的夢,他做了一個月。妻和他早已分房睡,為的是不被他的囈語所擾。
    夢中的她,一臉幽怨。
    「你負了我。」她說。她轉身走入火堆,火鶴在高溫下垂下了翅膀,伴隨這她,在他眼前火葬。
    不....不!不要!!這...難到我錯了嗎?

    ***********************

    精神恍惚的柏桐,再次執行起他的任務───救火。嗅著火的氣息,他突然清醒過來。
    火依然放肆啊!可是她呢?他眼眶發熱。在淚水中,他清楚的見到一個身影───千鶴!

    是她?

    「等等我!」柏桐還來不及思考,就衝進燒的正旺地大廈。
    火的韻律,火的姿態,火的氣息;這,不都是她嗎?千鶴在他身旁旋轉,她的紅紗,一次又一次,拂過他的臉頰。他伸手想擁住她,懷中卻只剩下一朵火鶴花。手一鬆,火鶴像是有了生命,飛離他的掌心。
    「帶我走,千鶴!我錯了,我負了妳。我們都是罪人,地獄之火躲不過,就帶我走吧!」他用盡全力狂吼。
    「你離不開我,我也離不開你的。」她拉起他的手,貼在她的心上,笑著對他說。
    「我離不開妳,妳也離不開我的。」他神色平靜,眼神如在夢中,緩緩的重複這句話。
    他們牽起彼此的手,沒入火中。

    ***********************

    「柏桐,你在幹什麼?快出來啊!天花板要.......」三夾板的天花板掉落。

    紅色的天,是他最後看到的景象。
    是怎樣的紅呢?
    就有如千鶴深愛的火鶴花一樣,燒紅了整個黑夜,直到,人們再也看不見。



    ──全文完





    4 樓住戶:吹雪
    發表時間:2001-12-15

    故事終於結束了。歡迎大家多多討論、賜教、留言,也歡迎各位朋友與我一起分享閣下的佳作,或轉貼文章:)

    5 樓住戶:超炫是阿真
    發表時間:2001-12-16

    呵呵呵...好像專欄作家喔...是妳的故事還是身邊朋友的故事呢.....

    6 樓住戶:楓葉鼠
    發表時間:2001-12-16

    很不錯看ㄉ說~~~

    7 樓住戶:超炫是阿真
    發表時間:2001-12-17

    我覺得妳的文筆還不錯..
    但感受經驗不足...
    對男女愛情感性之事還缺少具體經驗及情感的奔放...
    我想可能是妳接觸的愛情太少了....
    你對戀愛的方式.招數.及時間.氣氛.感受並不豐富.
    這不能單怪妳.這因為你還年輕...
    實在很可惜 不然你的文筆可以描述更好....
    如果可以我很想幫你...讓妳的文筆徹底的解放
    讓你的創作更有感覺..讓你對創作文學更瞭解
    讓你的文章更生動...讓妳身體的感受更激烈..
    讓妳知道創作有比妳想像的更好..更棒...
    不要懷疑.現在妳是一塊欠缺磨練的樸玉...加油喔......


    8 樓住戶:吹雪
    發表時間:2002-01-03

    是妳的故事還是身邊朋友的故事呢..... <=hoohoohoo~I'm not ganna tell ya dear:P U think too far la~~~
    ...加油喔...... <=Well~Thank Q!^ ^but I think I better spend my time on painting or design things more~創作 just one of my interest.





     共 8 人回應  選擇頁數 【第1 頁】 

    姓名:
    佈告內容:
    其他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