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祺專業清潔
為客戶打造最優質的環境
搬家快清辦公桌吧
辦公室細菌量比廁所高400倍!

首頁  •  j2h 論壇 • 散文天地     • 

正心大帝 大宮煙華(下集)

房東:克仁克武天德賢孝太祖高皇帝正心
發表時間:2002-06-25


「咋!」百名精壯的士兵疾風似箭奔馳於野道間,領軍的竟是被罷官的狗心,身後緊緊跟著同樣被流配的田新,還有風雲際會之下不斷建功立業的御前侍衛何勇。茫茫荒野中百人乘風如入無人之境,馬蹄子揚起滿地沙塵在沾了血的衣服上黏成一塊塊紅土,人人出落得蓬頭垢面。幾十天下來狗心比京師悍練得更加粗壯,回到了無拘無束的關外彷彿如魚得水,這邊的駐軍又多是多年的老相識,幾年積下來的惡氣一股腦兒的用在戰場上了。平日極修飾外表的田新本一臉文質彬彬,在前方的老行伍眼裡看來格外討人厭,既被罷了官又加上以前幹御史的時候得罪的人多,到了大前方後常被刁難,日子過得簡直生不如死。何勇本來就是前方回去的人,一路上擎天保駕深受皇帝恩寵,高發的日子可想而知,誰不巴結,人人一口一聲「何爺!何爺!」的叫。
「去—!」狗心長長一聲勒住了馬,翻身下馬走近何勇「送到這了,過了前邊的崖壁就不是咱們的地方,何爺好生保重才是。」「狗大哥說的什麼話,不管做的是什麼官,您始終是我的好大哥。您好生保重,待東北大捷後兄弟再來相會。」田新徐徐吃力的翻身下馬,文弱的他哪裡跑過這久的路,兩股早被馬鞍子磨破皮,一跛跛的走近何勇與狗心「一路上多蒙郭先鋒關照,田新不述感激。」這一段日子被人作賤慣了,田新的品性比起往日變得恭謙許多。
「不多說。還趕著殺回去,咱後會有期啦!」說罷「咋」一聲!狗心帶著兩名護衛掉頭揚鞭而去。狗心離去後何勇與田新一行人稍整理一下裝束,也不趕路慢慢往東邊走著。「郭大人就帶兩個人行嗎?」「嘿,你不知道我這狗大哥,就算千軍萬馬他一人也能殺個七進七出,這一次若不是他護著咱們出來,想必要死不少人呢。」何勇差過幾名探馬前後部署起來,其實哪裡還需要探馬,方圓幾里一眼遼闊半個活人見找不到。
正心親征的隊伍走到山海關時,狗心、何勇與田新便接過密旨直奔長春。狗心被任命為招討先鋒,負責攻打小豐滿一帶的羅剎軍,何勇則負責護送田新越過幾百里的敵軍戰線,由小豐滿往長白山和朝鮮出發。換成何勇一個人還不礙事,但一方面要護送一個從未蹋過戰場的田新,頓時覺得倍感重負,滿肚子揣測著皇帝此番的用意。一行人幾天風餐露宿,寡言憨直的何勇和一班兵眾相處的還不錯,田新則是一路受眾人冷嘲熱諷,和這幫兵牛子話題也搭不上,一個人窮極無聊。一場浮沉下來,竟把原本花言浪語個性的田新磨得深沉了許多,行事變得謹言慎行起來。
「一路上還慣?」何勇靠近田新,見田新臀上的衣裙被染了一大片紅,張口結舌問道:「磨破皮了怎麼不說。軍醫,拿些止血的金創藥來。」幾個郎中麻利的用藥酒淨了傷口,拿出乾布和金創藥止了血,又忙手忙腳的用烏拉草做了一張軟墊子枕在田新的坐下。「娘娘家子,騎陣馬都能磨開血。」郎中啐冷冷的罵了一句提起藥箱走開「別理他,這些王老五就這模樣。」何勇扶起田新。由繁華笙歌的京師一轉眼間雷霆天威被打發到茫野荒漠,一切快得來不及去想,田新身邊的幾個好友已是身首異處,被砍的被流配的,轉眼間彷彿換了一個人世似的,連自己都不太認識自己了。文場遊走,自己如同水裡魚一般的自在,閒來幾個好友吟詩弄月、看看戲、談談時政,一下子到了一幫屠夫的世界裡,那種冷感是可想而知的。眼見平日不熟稔的何勇,患難中如此真情照料,心中一生感激兩眼熱淚汪汪而下。
「田大人…別別別,怎麼啦?想家了?」一旁見狀的兵勇又是一陣嘲弄「夠了沒,少說兩句不得?田大人是奉了旨辦差的,誰再輕慢我可是要用軍法了。」兵勇們稍微規矩了些。田新更是尷尬,向大家笑弄自己幾句後對何勇暗聲:「別為小可犯氣,慣了。我是活該,以前作派跋扈得罪的人多,難為何爺著想。」「在外就是兄弟,甭爺長爺短的。」
「何勇配服田大人為人,萬歲駕前何勇全瞧見了,田大人果然是條真漢子。」皇帝的御駕開到山海關當天,夜裡秘密召見狗心和田新兩人,雖是面受機宜卻意外的沒讓何勇迴避。何勇親耳親眼目睹一切過程。正心當時問田新是否願意為朝廷辦件大事,若不願意,就到齊齊哈爾去管糧草,至少不用開刀見血的;若願意,就為梅能令、龍凡人一干人平反。不幸被殺了,朝廷只會當沒有過田新這號人物。當時田新居然二話不說便接了密令,何勇見狀也是滿腔熱誠,自動請纓為田新護航。接了密令後才知道此番是九死一生的登天巨任。
正心只給了一張大旗子和一本朝鮮地圖。旗子上寫著「大溫朝長白山領帥 納蘭」,看來是打算招降長白山的畢立祖一眾人;地圖則看得懵懵懂懂,落款是「大和朝廷親貢新日本國海陸版圖」,黃紅藍幾大塊顏色和一些漢字大致上還看得懂,密密麻麻的平假名片假名怪符怪號也能猜出個大概。略看一下,黃色是新起的大溫朝,藍色是北邊的羅剎國,紅色是日本。晃看朝鮮卻是南北黃紅各半,平壤市(朝鮮國都)上邊多了小小一排字「大日本國平壤府」,嚇得田新兩手一抖差點沒把地圖掉在地上。拿著這張地圖去見朝鮮王,還能有命回來嗎?皇帝一道手諭詔書也不給,又不賜下任何欽差頭銜,成也好敗也好,畢立祖或金大元隨隨便便哪個只要高興,把自己當瘋子殺掉都行。
田新長長嘆了口氣,小小的眼睛中掠過沉沉無奈「梅能令、龍凡人幾個老同年都被拿去開刀祭旗了,獨獨我這條小命讓他們墊了出來。欠他們真太多了,這輩子還得清嗎?不是我田新有膽識,其實我很怕,但不做點什麼這輩子閉上眼都會見到他們。比死還難受。」何勇聽得直點頭,不知不覺閃過許多思路。正心皇帝玩弄人心於掌中,實在是深不可測,幾個手段就弄得滿朝野疲於奔命。單看這個田新拼了命往朝鮮送死,便是愈想愈可怕。田新想必只是正心手裡的一顆死棋子,招降畢立祖和出使朝鮮這兩樁關天大事,居然叫這個名不見經傳的人去。辦下來了,不過給梅能令幾個死人封個不痛不癢的諡號。如果辦不下來也挺多死一個原本就該死的人。田新若真被殺,也許朝廷還會興大軍直搗朝鮮為田新報仇…難道這就是為什麼正心皇帝獨獨只留下田新的命…何勇不敢在往下想下去,他真怕自己猜的都是真的。
「第一步己經走出去了,從小豐滿到長白山這段路上小心點不至於出事。開始想第二步了,怎麼招降畢立祖…」何勇與田新議起之後的章程。
「報!前方四里處發現羅剎國巡弋,四十多人,正在睡覺。」
「是不是見機殺了?」
何勇先是拔出配劍準備衝殺,接著又蹦出個念頭。如今深入敵境,往前多走一步就是少一步回頭路,能少起些衝突來的好。張望四面的大岩壁,緩緩收回配劍。
「繞過去。」

☆☆☆ ☆☆☆ ☆☆☆

正心的儀駕離開了山海關後直往齊齊哈爾大營開去,在半道上遇上了風沙,大部份的戰車輪軸一半埋進了沙子裡,行動一時遲緩起來。前邊的驛站幾天沒接到滾單,忙不迭的發了幾輪人馬前來侍駕,正心所幸扔下御輦騎馬繼續向前。隨駕的五萬人馬沒有全部去齊齊哈爾,只留下幾營皇營的兵馬前五里後五里跟扈,剩餘的部眾全部開去了奉天行宮大營。
「中平留下來看著,等沙子鏟開了再把戰車運到奉天。」正心掩起額頭勉強擋住風沙,身上厚重的衣物被吹得零亂不堪。「皇上為何不在奉天安置?那邊至少有座行宮,怎麼也比齊齊哈爾一塊大荒土強些。」正心瞇眼左右看了看「朕也希望討個舒適,但是奉天離敵線太近,御駕到那裡,將士們只能顧著護駕,打不了仗。齊齊哈爾離蒙古近,朕也好就近接見幾個蒙古汗。」風中平煞有其事的指揮起隊伍「那邊再撥幾十人來,拿些木板墊在輪子下面。喂喂!胡亂鏟,小心陷進沙子裡。」吆喝一陣子「敬哥哥,您先發駕唄。中平在奉天候駕了,若有什麼旨意請再示下。」
「好呀,好好。好生辦差,將來哥哥封你個大將軍。」風沙大得馬兒都站不穩,聽不清楚風中平回了些什麼話。
「報~~京師八百里加緊!」正心拿過黃匣子走進陷在沙中的御輦。晃看了幾本奏折,都是些無關緊要的地方民情,隨手翻了翻風中信傳來的折子‥

臣九門提督風中信叩請吾皇躬安。據兵部悉,聖駕車隊已至熱河,臣日夜心繫聖躬安危,光天日下翹首倚望天威早歸…

正心自笑「風中信才進宗學沒多久,開始咬文嚼字起來了。」眼珠子風掃過幾十行的問安句子,仔細的看了看後邊的京師防務。

又查亂黨餘孽於京師暗中運動結社,二月十八日由民間舉穫,匠繩胡同尾關帝廟四十六人預發滋事,逃漏犯人呂同真一名,已下海捕文書緝拿。其餘人犯送交刑部待議。前直隸總督鄭南國二十日啟程雲南,同日皇長子建軍授襲襄親王爵,授封大典由上書房大臣、領誓衛內大臣、太子太傅朱錫理主持。大行皇帝妃子梁氏(夢亭),已由順天府車駕扈送離京,轉交河北境內。雨林軍關防…

看到此處正心滿意的將折本合起,高興的並不是又抓住了亂黨,而是舉發亂黨的是普通的民間百姓,這代表著大溫國已經開始得正了。夢亭的車駕礙於體制不方便同行,其實一路上還有自己幾百人暗中監視著,只是一到了奉天夢亭就要投她丈夫去了,少見一面還不如不要見面。
再翻開邸報潦潦草草看了一遍,大體上除了雲南苗叛外沒什麼大事。幾個省今年欠收,要賑濟的要撥發種子耕具的,戶部都還料理得當。皇帝親征,地方官雷厲風行,民間的黑道、民團肯參軍的馬上發下銀兩軍服;不從的,皇帝過境前無分良莠剿得一乾二淨。北方大戰,相對的治安出奇的好,百姓不敢亂鬧事。南方卻不同,雲南的兵久駐慣了,仗著自己是老地痞的欺壓善良,苗叛就是這麼被激出來的。奏折中又報雲南襄親王遺部駐軍強姦婦女,夏家寡婦和四個十五歲不到的女兒被輪姦至死,事發後管營有意包庇,打算放火燒山時被微服的雲貴總督撞見,才把事情叨登開來。
正心皺了皺眉頭批過朱批‥

著雲貴總督饒可夫從速將人犯就地正法,以除民怨、肅正軍紀。涉案管營解送進京交部議。著禮部賜夏劉氏與四女貞節牌坊,光正名節。爾饒可夫不與眾同流,此心此志難能可貴,朕躬讀悉此報時深感爾之能事,端修其身、克尊已任,來日必受朝廷重用。

「皇上,前面驛丞弄來輛棚車,雖然不大但勉強還能批章子。天色不好了,眼看就…」太監小順兒在外邊扭扭捏捏說著,正心哈腰走出御輦,才見整個天空像是被罩在紅燈籠裡似的,明明是正午時刻卻黑得不見五指,滿天沙子像是有了生命的烏蠅般飛竄得密不通風,嗡嗡聲響得嚇人。風中平和正心從來沒見過這般景觀,錯愕呆愣站直了發呆。驛丞一見狀立刻往正心這邊衝過來,一邊大喝:「快把旗子儀杖都往戰車上插,有什麼長的都插上。全部人躲馬肚子下,遲了沒命。」說著說著一把抱起正心往御輦上爬「哪來的瘋奴才,敢對朕這般無理!放肆!」驛丞哪管那麼多,一手把正心按在車頂上壓著趴了下去。小順兒嘟嘴跟著爬了上來大罵:「哪來的臭奴才這邊撒野…」話還沒說完,呼然四周天地的時間像是死水般止住了似的,颶風一瞬間停了。隨之而來的是巨大「咚」的一聲,幾萬斤的沙塵重重墜了下來。天地頓時又是霍然亮開,烈日照下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
正心掙扎兩下翻身站起,推開滿身沙子的驛丞,衝肚子就狠狠踢了一腳「發瘋啦?」馬上又被眼前的情景嚇得呆若木雞。整片荒原被埋的乾乾淨淨,除了自己站著的車頂,還有四周露出頭的旗桿尖像是田裡才插的秧苗,其餘均是一片死寂荒漠,隨駕的兵眾都不知哪裡去了。正心還想著是不是自己和被隊伍吹散了,忽然腳下沙裡一雙手抓住自己的靴子,正心先是一愣然後一把將人由沙地裡拉了出來。「小順兒?」頃刻間地上一團團蠕動,兵勇跟著馬兒破沙而出,重見天日的人忙和著把身邊的人盡量挖出來。
此時又另一大隊人馬趕到,領軍的將軍翻身下馬埋頭跪倒:「臣鎮遠大將軍刑共救駕來遲。」「還不快幫忙把人挖出來。」胡亂折騰了一整天,正心讓刑共的大軍護送到驛站歇息,當晚傳了刑共一同進膳,自失一笑「朕這輩子還沒見過這般場面,居然嚇傻了。這種風沙還會不會來?」「至少下次月圓前不會再有了。其實這麼大的風沙還真少見,遠遠的就見到一大片紅煙往皇上那邊吹過去,嚇得臣馬上點了兵救駕。」正心撇了一眼一旁的驛丞,五短為胖的身材,嘴上還留了兩條貓鬚,活像小孩子玩的不倒翁。「你叫什麼名子?今天多虧了你,救了朕一命,保全幾百架戰車。」
「奴才…呀…奴才」驛丞一個大氣喘不過來往後一暈,又咬緊牙強逼著跪直。正心見此人樸實的好笑,便叫小順兒拉了把椅子賜他同坐共食。刑共一旁陪起笑臉道:「他的花號叫馬福福,自小沒了爹娘,真名沒人曉得。緊張起來就說不出話,年過三十的人了還討不到老婆。」馬福福使了勁開口說話,可就是不聽使喚似的愈喘大氣,牙口愈咬愈緊「奴才…咿…咿…」正心真怕馬福福就這樣被嚇死在飯桌上,於是賞了幾道菜把馬福福打發了出去。
和刑共說了一會話後,小順兒服侍著正心更衣就寢,一邊悄悄的對正心說著:「萬歲爺呀,我瞧著今天的那個馬福福…準是個『老公』。嘴上兩條貓鬚鬚…假的。」正心一邊照著鏡子一邊見小順兒斬釘截鐵的說道,不由笑問:「你這奴才就這麼大本事,一眼讓你瞧清?」「咱們做奴才的知道奴才事,一時也沒法跟萬歲爺說清。小順兒以前和宮裡的叔叔出去逛花樓的時候,也都這麼貼鬍鬚的。」正心笑拍了小順兒臉頰兩下「呦呦,半男不女的也找小妞,你挺行的嘛。」小順兒跪在地上服侍正心用熱水燙腳,道:「咱們做奴才的充其量只能飽足心裡望著的,這輩子是當不回男人了,盡可能的像個男人也燙貼些。」正心聽得小順兒的話嚼味,滿心思量著馬福福怎麼可能會是個太監?可是見小順兒胸有成竹的樣子,也不曉得是哪裡有不對。意下並沒太在意馬福福究竟是不是太監。
「明早跟這裡交代一下,把馬福福帶上隨駕,賜三等侍衛銜。朕瞧著挺喜歡這廝的。」
御駕抵達齊齊哈爾大營,蒙古科爾沁草原各部的策凌、汗、親王都紛紛陛見了正心,頌聖明德了一個下午,直到晚上正心又再度賜宴招待這些蒙古軍閥。「科爾沁的別克理不台來了嗎?」一位三十五六上下的中年男子,一身蒙古武士服色,應聲出列「啟稟聖文神武皇帝,別克理不台汗已經中風許多年,沒有榮幸親自面見偉大的皇帝。」後排的阿爾達親王翹起兩勾鬍子,毫不遮掩的流下眼淚「別克理不台是科爾沁草原的英雄,藍天上的雄鷹。一個英雄不該被疾病侮辱,好比一匹斷了腿的公馬。」正心親切的走下榻,舉起酒杯「別克理不台的事蹟朕小時也聽過,頃一千馬匹之力奔走蒙古各部,北拒沙俄萬餘雄兵。血戰數晝夜,打得羅剎人再不敢進犯。他老人家可是朕小時心目中的大英雄呢。」正心笑看一眼地上的年青人「你是別克理不台的誰?」
年青人低下頭彷彿在隱藏眼淚「我是別克理不台大汗最年青的弟弟桑朵思,大汗病得認不得人,是我替大汗照顧他的子女們的。」這事情正心多少聽說過一點,別克理不台的家族並不大,年青的時候也不討族人喜愛。自從打贏了羅剎人成為草原英雄後,族人怕別克理不台施加報復,紛紛投靠其他部足,十幾個兄弟也為了爭奪草原自相殘殺起來,別克理不台除了軍隊和部下外並沒剩下太多家人。「好哇!朕替你大汗高興,他有個好弟弟。來,諸位。今晚不說軍事,盡興吃酒。」正心平日不善酒,小順兒伶俐的在正心的酒杯中不斷加清水,幾大碗灌下來正心還是脹紅了臉。一屋子的蒙古漢子大吃大喝,人人食案上的酒肉飯菜、果皮渣子、肉骨頭,出銷得杯盤狼藉,特有的馬奶酒發出一種刺鼻又難以形容的辛辣氣味。吃醉酒的蒙古漢子們滿嘴油汗,開始又唱又跳起來,正心對這種場合很不受用,假醉由小順兒扶了出去「中平呀…你…你替朕好好招待這些王公,非…灌醉他們不可。」又悄悄的對小順兒道:「傳刑共。」
刑共沒覺的進了正心的大帳,冷不防的由小順兒手中接過熱水盆,殷切的服侍著正心擦臉。「你瞧那些蒙韃子多能喝,水桶似的。聽說刑共平時也常偷喝酒,行軍打仗的,主將都這樣像什麼話,一會要說說他才行。」刑共一聽尷尬的整個臉紅到耳根子,吱吱諾諾的道:「奴才知罪。」平時心虛,今晚宴席上一滴酒也不敢喝,想不到正心還是提起了。正心也是一煞,拿開面上的熱毛巾先是看到刑共,一陣尷尬隨即又把毛巾甩到小順兒臉上。正心坐直在榻上,看著地上的刑共仰裝無事。稍稍打量刑共,比自己大不到十歲,手上臉上的皮膚去粗糙的像乾草一樣,臉上的皺紋深得能藏住塵土,嘴上一排濃密的鬍鬚和滿岔的頭髮褐黃的不見水色,打扮得永遠是頹頹塌塌,和從前福建的「美梢公」形共根本是天差地遠。
「辛苦了,海毅。」形共一愣愣望著滿頭大汗的正心「起來那邊坐著,朕想議議畢立祖的事。」正心常聽到刑共私下的風評,飲酒、貪財、縱下、假功云云,但始終沒出過大亂。外邊治軍有外邊的一套,刑共真格的並沒私攢太多錢,反觀薛少卿平時在折子裡政績屢屢卓越,卻出了冒功諱過這麼大的醜事。
「皇上您也知道畢立祖的,心裡除了皇上還是皇上,我真不信他能反。相信皇上也琢磨過果勒敏商延阿林固山額真(長白山佐領)的事,眼下畢立祖一天沒揭下這面旗,永遠都是您的佐領。從長白山到這裡,幾百里的羅剎部隊和東逆軍,探馬進得去出不來。到底那邊真實如何實在說不個準。」正心突然想到何勇和田新也是有去無回,此次出使不成功便成仁。
「宿旗呢?你怎麼看。」刑共頓了一會,一時半刻不知如何開口「你且道來,不避嫌,好的壞的一塊說。」刑共略加整理,便道:「撫遠軍近年的軍政戰績是有目共睹的,但多半走的是聖上親征留下來的蔭,朝廷裡的官員抓到機會就巴結。薛少卿邸報上看得開心,將來難保不高昇。」見刑共說得那麼露骨,正心不禁一笑繼續聽著「皇上留下的軍策是好的,但為何薛少卿不肯聽?遵循御定的軍策打下聶昊傑,雖說不費吹灰之力,但功勞都歸皇上了。所以薛少卿非得想個辦法在降雪前收伏聶昊傑。」每回誰立了功,奏折上一定都是先說感蔭聖德、懾於天威這類話,誰曉得這些官最怕的就是被皇帝搶功。薛少卿是個敗例子,如果真的順利在大雪前收伏聶昊傑又是另一回事,急機智勇、臨機帷幄;可是卻落了個貪功冒進的沒下場。
正心長嘆口氣「宿旗還活著嗎?」
「東逆沒把屍首送回來,也沒聽誰提過。這真的是一筆糊塗賬。」
「死了也好,要活著還真不知怎麼下手辦這廝。」
「皇上…」
「都去睡了吧。」





註:
滾單,行程通知單。
策凌,蒙古的將軍、酋長。




  • 贊助網站       

    輕鬆接案網
    30秒立即快速接案,業績提升10%~40%,每天多接2~3個客戶,工程案件當然接不完
    租屋
    租屋網,租屋,房地產,不動產,房屋,房屋仲介,法拍屋,土地買賣,買房子,買屋
    工商名錄網
    免費公司行號登錄與查詢,台灣區大型專業工商資料庫搜索引擎

  • 1 樓住戶:克仁克武天德賢孝太祖高皇帝正心
    發表時間:2002-06-25

    蒙古各部只留下代表駐守齊齊哈爾大營,每名代表限一千兵馬隨行駐紮,其餘的汗王們在宴後第二天早晨離開齊齊哈爾,回到原屬的軍隊。由科爾沁東蒙古和漠北蒙古調來的八萬鐵騎,總結會軍於西遼河畔,各路兵馬不屬於任何人統一節制。名意上是由「管理山河大臣節制天下兵馬大元帥」正心皇帝所統帥,事實上好幾路集結的蒙古軍隊根本不可能串成一氣,各部兵馬存著不同的心思,有為的是正心朝廷的糧餉,有的則是打算趁機劃地為王,有的準備報仇,有的閒著想打打仗,什麼樣的都有。正心利用了這一點,將各部兵馬分分合合,直直穩穩操控在掌下。
    正心將蒙古兵馬集中於荒涼的西遼河,一方面以便策應齊齊哈爾的鎮遠軍,一方面怕軍隊擾民。八萬鐵騎每個月的糧餉很可怕,每月至少要耗掉朝廷幾十萬頭牲口、十幾萬斤生茶生絲、幾百萬白銀,平常的日用、藥品更不是小數目。但正心卻不打算使用這支蒙古軍隊,寧可花大錢把幾萬人擱落在西遼河晾著,也不想「趕了餓狼來老虎」。若讓這八萬蒙古軍長驅直入開進東北境內,趕走羅剎人斷不是問題,只怕請神容易送神難。但這八萬蒙古鐵騎確實也發揮了他們的功效,駐守在佳木斯城的十二萬羅剎軍,一大半被調去守蒙俄邊境的古納河,實達到敲山震虎的作用。此刻的東北戰區,原來的鎮遠撫遠兩軍尚有八萬餘人,加上正心隨駕的五萬京兵和蒙古的八萬援兵,大溫朝在東北戰區的總兵力實達二十一萬。而自佳木斯的羅剎軍移防後,東北境內實際的俄兵和聶昊傑的東軍,總兵力不達十萬。正心如今已是擺出了速戰速決,一股蕩平之勢。
    「各路的兵馬已準備就緒,風中平奉天那邊來了戰報,東逆軍衝過來幾次,都叫撫遠軍堵了回去。羅剎和東逆都派來信使,祈求陛見談和。」正心目不暇給批閱著由上書房轉來的奏折,一邊笑著說:「那個埃士刻.列維坦當日在朝堂上何等舞慢,如今又想談和。紅鬍子綠眼睛的毛廝,大溫朝的國情都沒搞清楚就想與朕打擂台。你書一封信給沙皇,說他的手下埃士刻.列維坦狂悖無禮,殺了他再說,其餘的沒得談。不然等著天朝大軍鐵蹄莫斯科唄。」刑共犯起躊躇,寫這種信似乎不太得體,卻又不知怎麼駁回正心。「就說,俄將埃士刻.列維坦不擅國情,有失天朝體面,請沙皇另擇談判人選?」
    正心放下硃筆,瞪了刑共兩眼,遂又繼續批閱。「罷了,將羅剎信使遣回,聶昊傑的信使照准前來面聖,限三十名親兵隨行。近幾天西遼河的蒙古軍各部落間有些磨蹭,你派人去約束一下,仗還沒開打別自己先殺將起來。」刑共無奈冷笑「這些蒙古人真不好侍候,天天有狀況,才幾天前謝土兒的四千兵馬竟然擅自發師,一路奔襲到了鄭家屯才給我們追回來。這次的事,又是謝土兒和幾個策凌為一個漢人女子爭執起來,再這麼下去又不曉得要生出什麼亂子。」正心聽著停下了硃筆,專心的想起事來「西遼河離古納和快馬不過一個日夜的功夫,那裡的蒙古軍不能亂。沙俄能長驅直入開進東北,敗在我朝的國土太大,邊防太遼闊,顧得東顧不及西,其實沙俄也正是如此。他們這邊從黑龍江進來中國,我們那邊叫蒙古人去打進古納河,現在佳木斯一半的俄兵調去守古納河,剩下的一半留著還有什麼大用?朕估計俄兵稍許時日便會全數撤離。俄軍撤移後東王堡就形同虛設,仗也沒什麼好打的了。所以和羅剎夷族沒什麼好談的,聶昊傑始終是漢家子弟,朕要另作安排,以免日後吹灰之火再起遼原。」正心起身跺步搖頭晃腦嘆著氣,來回徘徊「倘若先前薛宿旗肯照著旨意辦差,如今東王堡的兵馬興許早已被餓死了。撫遠軍在寬甸敗北,走了兩個大將不說,丟下的糧食又夠聶昊傑挨上好幾個月,糜耗朝廷每個月幾千萬兩民脂民膏。」刑共見著話縫搶一步道:「既然如此就更不該按兵不動,不如火速踏平東王堡。」
    邢共也知道朝廷的難處,更等不急久盼建功立業的大好機會。正心搖搖頭,揮揮手不急不緩道:「蒙古八萬軍馬要用來向古納河施壓,動不得。餘下的兵馬扣除關防,能用來進攻的頂多九萬,當下是春夏交接,敵人佔盡了天時與地利。決戰,先得將『人和』驅拿到手。」孫子兵法提到,攻城需五倍於敵的軍力。如今能用來進攻的兵力根本起不了大作用,如正心所說,天時地利都被敵人佔去,剩下的「人和」又意味著什麼?
    「海毅設想,若果畢立祖和朝鮮由西面東進,策應我方前後夾擊。得此人和,舉時天時與地利無非倒向我方?」
    「話雖如此,但如今一封信送傳不到畢立祖那邊,朝鮮的態度依然飄忽不定…主上怕是要失望了。」正心不禁莞爾,由案上幾堆卷宗底下抽出一張指頭大的紙條遞給刑共「鳥兒飛入白日頭」像似某種暗語,又估不出端倪。正心望著搔首弄姿的刑共自失一笑「朕給了何勇和田新兩個月的時間,每十日來一隻飛鴿,十五日不見來信朕便揮軍壓境,踏平東邊道。眼下他們已順利抵達長白山,這紙條子說的是見著畢立祖了。」刑共此時才恍然大悟,正心遲遲不揮軍東進的原因。「正面突襲凶險難料,何不等多兩個月,摸摸長白山和朝鮮什麼形勢。此間中把兵力部署妥善,秋收糧草一運到,敵軍也差不多快斷糧。舉時一股作氣,豈不事半功倍。」
    「聖明獨斷,臣不及萬歲億萬分之一。」
    「這頭也不要閒著,點兩萬鎮遠駐進海蘭泡,每半月增援三千。著守將葛書亭嚴密監控黑龍江畔的羅剎軍撤防情形,早晚各奏一次。」黑龍江的海蘭泡是佳木斯的羅剎軍移防古納河必經要道,正心可以輕易從移防的人數,估算出佳木斯城內所剩餘的羅剎數量。海蘭泡是黑龍江重鎮,也是羅剎軍撤退的必經之路,在海蘭泡增加兵力能快速看出羅剎的態度。如果剩餘的羅剎兵馬決定與正心決一死戰,海蘭泡這裡便不會再有羅剎人撤出;如果羅剎抱持著自保的態度,勢必怕正心截斷退路,海蘭泡的兵馬多增添一人,羅剎人愈會撤退得愈快些。
    正心猜想,此時俄將埃士刻勢必已和聶昊傑關係破裂,兩股人馬暫時不會有大規模的突圍動作,俄人唯一的出路是「全軍反攻」或是「分散撤防」,現下看來埃士刻選擇後者。失去強援的聶昊傑只有投降一條出路,狗急還跳牆,正心打算網開一面,只要盡快消化掉這股勢力,其他的也不在乎這麼多了。聶昊傑的信使未到,正心已經開始衡量起各方面條件的利弊。
    良久,正心背起手默聲道:「再發一道疾書給個地守將,見機生擒埃士刻。羅剎這一胡鬧,多耗去的朝廷幾千萬軍費,要沙皇來給。」

    ☆☆☆ ☆☆☆ ☆☆☆

    接下來的一個月,大溫朝的部隊在東北進行了大規模的移防和操演。另一邊京師的朱錫理忙得簡直是昏天黑地,日以繼夜的晤大臣、整閱各省遞交的奏折,堆得小山一樣高的奏章,朱錫理要從裡面分出請安折子和政務折子,再一本本整理節略轉呈御閱,每日隨便看下來都要折騰到深夜才稍微停當。上書房、軍機處幾個地方沒頭蠅般竄,回府後仍然一堆公事和大票官員等著接見,所幸搬進上書房住著。請旨明詔,大戰其間停止一切請安奏折和各項節慶花費,節約上書房機樞人力和朝廷開支。以及將杜升朋暫時撤去禮部的差使,隨朱錫理協辦南方各省文政。
    兼著兵部差事的殷鶴官卻出乎意料的閒置,正心領大軍親征東北,其實是將整個兵部跟著帶了去,南方各省今年都沒用兵,殷鶴官閒來只是整整節略和批發一些瑣碎的軍務,日子過得格外鬆散。閒暇時盡量替朱錫理協辦些政務,如果可以就盡可能的避免進宮請安,其實殷鶴官很不喜歡掛著一個「國舅」的身份,但似乎又正是因為這一層身份而位居高人,老想弄一番作為來堵堵眾人閒言閒語。近日來有謠言說殷鶴官是和皇后有染才扶搖直上的,殷鶴官相信皇帝勢必也聽過這種混帳話,只是故作無知。多著這層身份,任其有多大的作為,人們都只會當你是沾著皇親皇寵。倘若犯上一點點小錯,更當你是狐狗子弟、吃皇餉的敗家子。想從裡頭認真的辦點事,還真得比普通人強上幾倍不止。
    上次的宮變之亂,殷鶴官沒使上力,眼瞅著幾個大臣從此發蹟,心中不免生出醋意。尤其是杜升朋憑著一個小小的侍讀,竟然也差點外放直隸總督這等封疆大吏。此次正心離京,殷鶴官是加倍的戰戰兢兢,三天兩頭傳喚風中信等京師防員,把京畿一帶護得鐵桶一樣結實。宮闕內更不敢大意,每一崗每一哨的校衛換防均一一親自過目,一個小不對勁都無厭其煩打破沙鍋問到底。
    「殷舅爺,娘娘問舅爺公事忙畢後過不過永秀宮一道用午膳。殷夫人這會也在裡和娘娘搓雀牌。」一個早上接見了幾十個的外地進京述職的武員,聽了幾個時辰的官腔,正覺枯燥至極。聽見皇后的傳喚正感如釋重負,一笑撩袍起身遂又打住。心想,上次入宮請安是十多天前,自己日日夜夜在宮裡辦公,又是散秩大臣,一味推托似乎不甚妥當,更何況皇后懷有身孕,正心臨走前還親囑過自己多加關照。但近來種種不堪入耳的搖言,彷彿像是看不見的鬼魅纏繞著自己,避之不及又無可所避。皇帝不知道怎麼想的,從內宮太監打聽來的都是沒聽過皇帝說過任何話,也許皇帝真的不在乎,或者是悶在心裡不曉得哪天拿出來開銷。
    殷鶴官轉過笑臉對傳話的宮女「小姐姐辛苦,我還有不少公事沒了結,請代我向皇后請罪。也請轉告我夫人,就說,樂意就多陪皇后一會,不必趕著回府。」
    殷鶴官下午其實沒什麼公事,乾熱的午後一個人四處閒逛也不曉得該去哪,所幸和幾個長隨走著走著竟然晃到了太傅府前。瞄看天色尚早,朱錫理應該不在府中,不如拜訪一下朱錫理的大公子。殷鶴官是和太傅府上下極熟絡的,門政遠遠看見一溜小跑過來:「殷舅爺好難得,又來給奴才們添福添壽了。咱們老爺在書房讀書,來來來,小的這邊領路。」一陣詫異,想不到朱錫理也巧在府裡。隨手塞了一張五十兩的龍頭銀票給門政「望寧公子的身子骨好些沒?」
    「老樣子,一到天冷就喘大氣,老爺也不再逼了。」朱錫理對兒子非常嚴格,讀書功課習武兵法,比宗學還巨重。長子朱望寧卻才學平庸,朱錫理望子成龍心切下把兒子虐出一身病,事後朱錫理也不再強迫朱望寧讀書,只是這個病底子種了下去,身體恐怕這輩子不會再好了。
    殷鶴官一邊跟著門政一邊流覽著這座來過不知多少遍的太傅府擺設,一路走來沒看見任何一件奢華貴重的擺設,格局上卻是清雅脫俗,湖亭、假山、海子、楊柳,坐落的恰到好處,大宅子是正心登極後賜下的,本是前大鄭朝的東親王府。沿路堂房內一幅幅名家山水書畫,多得沒處放,滿書滿櫃的珍版名書處處可見,想必是官員們想要孝敬又不敢送錢,憑著這些奇書名畫來借花獻佛。
    少許片刻便見朱錫理一身絳色清水夾袍,頭上一頂瓜皮帽,打扮得自在隨幸,歪坐在海子旁的竹籐安樂椅上,一旁放了盤點心手裡拿著一本宋詞,頗為悠閒。
    殷鶴官雙手一揖笑道:「朱老師好興致。」
    朱錫裡扶著椅背翻身笑起「難得排了半天假,天氣熱,在這裡吹吹風。廉村怎麼也沒事嗎?」
    「公事忙得煩悶,本想過來探望大公子,想不到竟攪擾了老師清雅。」
    「有辦不下來的公事?」
    「兵部安靜的很,份內裡沒什麼大事,該辦的都辦了,不該我辦的也盡可能協辦。其實也沒什麼公事上頭不順心的,與其說有事煩,應該說是沒事好讓學生煩,悶得慌。」朱錫理遣開下人,背起手與殷鶴官沿著海子邊的柳樹叢散起步來「不是公事就是私事了,鬧家務?」「不愧是朱老師。也算是家務,廉村不敢叫老師胡猜,其實是最近朝中有妄語…學生不知該如何自處。」殷鶴官隨即道出自己和皇后的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皇后鳳潛時本是學生的遠房堂妹,是有婚配的。承平年間海寇鬧事,她家敗了,龍潛時的正心爺帶著她來投奔我家,我爹爹推說她與我是同姓,不能婚嫁,丟了把金瓜子便將當年的正心爺和皇后轟了出去。十多年後正心爺龍登大寶,爹爹日裡夜裡都怕得不成樣,沒多久便病死了。」殷鶴官長嘆口氣「如此作弄萬歲那是爹爹的造化,學生誰都不怪。但當年我不過是個小兒,並無心將作弄皇后,更何況…若非當年家父沒趕走我堂妹子…又…哪來的當今皇后呢。」
    朱錫理已經大概聽出個頭緒,遂自失一笑「你是疑心生暗鬼。萬歲若存妒意,為何用你當大學士?告訴你,當今萬歲爺沒有幾個真血真親的族人,你、風中信、風中平這些異姓族親,如今哪個不是手握重兵,位享人臣?你一個兵部上書、他一個九門提督、那邊一個皇營總兵,怎麼還心存疑悸呢。正心登極,雖說殺了不少人,但哪個是存了私怨的?別的仇人萬歲且不追究,何況你這點子芝麻大的事。」「學生明白皇恩浩瀚,哪有不存感激的道理。說穿了不就是仗著一個國舅爺的位份才幹到這麼大的官,說不希罕這『國舅』是假的。只是有著這一層,想踏實的闖蕩些大作為也更難了。」
    「再勸你一句,今兒聽過就算了。當今皇帝自幼是孤兒,最怕別人認為他孤掌難鳴。稱帝後想重用些心腹又怕人說他重用族親。就你任上書房大學士和兵部上書來說,已經是在重用外戚,但有不少蠢才還真要看你用了外戚才會怕。皇上給你威風也是給自己威風,你若糟蹋了自己的面子也是糟蹋了皇上。所以你只能幹得好,不然乾脆什麼都別幹。如今皇長子慢慢在長大,不久後皇次子也要出生、三子、四子,再過個十幾年封王的封王,一個接一個的王妃王嬪,不出三十年便會有上百個皇孫。舉時你們現在這些『外戚』便形同虛設。聰明者別趁現在安插羽翼,一旦皇族壯大,你們又尾大不掉,今日的外戚權貴便是將來朝廷的『內禍』。『小花佛黨』是一個小例子,皇上要用你的時候你好好幹,皇上想撤你的時候別賴著不走,那可就…」朱錫理用手抹了抹自己脖子。
    殷鶴官聽得滿頭大汗,恍惚間猶如淋了一身涼水,沒想到自己竟活在一張刀子口上。前些日子還打算幫自己的大兒子弄份差事,如今看來若要避禍,還是不要讓子孫再入仕途的好。仔細端察,正心果真沒有親戚,要一個皇帝完全不任用外戚是不可能的,朝裡連個自己人都沒有,在外人眼裡看來像什麼樣。皇長子建軍出生之前正心已經有了三個皇女,最大的在福建正親王府得了熱病死了,一個封了公主最小的也封了郡主。一旦這些公主成年後選了駙,那些才是正正經經的正心皇室,而最有可能成為駙馬人選就是中信和中平兩兄弟,或者自己的大公子。如果正心沒把自己算以後的皇圖內,最好還是少去招惹這些天家內務的好。
    殷鶴觀稍遲一會「老師一席話,學生恐怕畢生受用不盡。」朱錫理似乎已經看透了殷鶴官在煩惱什麼,又道:「謠言止於智者,這種非語歷朝歷代都有,你若害怕就擬份折章,我叫考積處審核一下把你外放好了。」
    「老師…」殷鶴官對朱錫理已是佩服的五體投地,想不到小半時臣的功夫便讓朱錫理摸透了幾個月來的煩惱「空穴不來風,這些謠言不曉得是哪個混蛋捏造出來的,一人說、兩人說,人人都說的時候,假的也成真了。學生不想窩窩囊囊避走,我擬了一份有關安兵屯田的陳條,請老師過目。皇上照准後我便好好的弄一番成績出來,到時再請老師薦我出京。」
    「安兵屯田?」
    「主上此次御駕東北,有志在必得之勢,東北光復後下一個要用兵的恐怕是雲貴。南方近年來都沒再用兵,平常不打仗時這些兵馬就是匪,兵疲將倦又疏於鍛鍊,常常在民間鬧事,一個苗叛下來把軍隊裡幾年來的爛帳都翻了出來,南方的軍政真是一蹋胡塗。把這些散兵敗痞集中起來屯田,多少可以約束一下士氣,少惹一些事,將來南方要用兵時糧草也不用在縫裡摳來調去,太平時若鬧災荒,賑濟也便當點。」朱錫理拈著新留起的山羊鬚,閉目琢磨殷鶴官的陳條。滿意的回道:「這套想頭不錯,下午若沒別的事就和我一起去清樊寺看看吳賢,他的事應該就在這一兩天了,我們一路聊一路說,把細節好好告訴我。」
    殷鶴官遂憶起才沒多久前結識的那位吳老先生,才幾個月前的事,他、朱錫理與吳賢三人在前門大街的京華大酒樓雅座內,高談闊論唱談國事,什麼民生、軍政、水利、稅務、風土民情無話不說,面對這樣一個耿直不拗的老者,殷鶴官不禁深發好感,更為了吳賢將要辭世的消息大感失落。聽平承朝老一輩的人說,吳賢年輕時跟著父親海上過了二十多年,船上長大的人。去過西洋、南洋數不清的國家,有聽過的有沒聽過的,一本活生生的《大鄭海典》,早年正心佔領台灣也靠著吳賢高明的航海經驗。平承二十五年爆發了為期十一年的日本海寇,剛滿四十歲的吳賢投入了風泰的幕下,雖然是軍師卻也是能征善打的武士,天和八年剿寇之戰中風泰殉國,吳賢繼續輔佐正心南征北討。正心登極,吳賢卻放棄了開國功勳應有的榮貴,辭官雲遊。晚年致力於土地丈量、水利興修等等民生事宜,集畢生之力著作了一本曠世巨作《萬方全書》。實在圓滿了天下國士風雲際會又善終考命的夢想。
    殷鶴官無奈的望著沿岸炫眼耀目的鮮花時栽,狂風暴雨中任憑撕扯拍打,烈日焦土下盡其酷熱煎熬,好比宦場浮沉,一不小心便敗斷了腰身,卻有這麼多人躍躍欲試。又有多少人能如吳賢一般淡看名利,如此輕描淡寫的畫下自己人生的最終章,又有多少人真能拋開功利,縱情於山水天地,好比眼前隨風搖曳的楊柳枝一般。至少自己和朱錫理兩人目前是做不到的。




    註:
    散秩大臣,皇家的親戚不用民間的稱呼,總稱散秩大臣。
    大鄭海典,鄭朝記錄海外各國地誌的官方書籍。


    2 樓住戶:克仁克武天德賢孝太祖高皇帝正心
    發表時間:2002-06-30

    尚未入夏,今年的暑氣卻比往年來得早,碎石子小路大太陽下烤得燙腳,路旁參天老松樹下擠滿蔭涼的人。有的放了小凳子吃水瓜說古記,有的赤條條在樹下擺了涼茶車子叫賣,幾條拳抱粗的樹根拱起恰似張太師椅,七八個年青路霸子佔著胡天瞎鬧,旁人都避之不及目不正視,猜想是附近一帶的地痞無賴。五六頭戴斗笠的老婦,手裡一綑綑蠋香紙錢,靜候著路過清樊寺的香客兜售。一行人剛經過,老婦們見生意上門一湧而至,走近看卻是綠頭官轎,晃眼間被轎外的幾個長隨立聲喝散。
    樹下的年青路霸子不怕生,還是鼠頭鼠尾結伴走近轎子,昂首窺覬轎內是哪家大人物。一旁長隨吊高了嗓子啐口大罵「哪來的野狗子,一邊撒野去,知不知轎子裡坐的是什麼人?」
    無賴搓揉著汙髒汗油的雙手,赤著黝黑乾瘦的膊子露出滿口黃牙,哈腰恭維奸笑道:「咱沒日的小百姓哪能知道,是怕轎裡的爺給日頭煞著了,瞧這日頭毒的,看看有沒需要伺候的。咱們幾個兄弟熟絡這一帶,給爺台們領領路,也不至走失了。想吃瓜涼茶找小妞兒唱曲子,支喚下頭一聲便是。」
    「嘿,日的。從這到清樊寺有多遠路,一條大道走到底就能走失?去去去,咱爺什麼都不要,要也使不著你們鳥樣的臭痞。」長隨順手由腰際抽出馬鞭,作勢趕烏蠅似的揮向無賴。坐在轎子裡的殷鶴官聽得不耐煩,又怕攪擾了朱錫理,不想生事。所幸隨手扔給長隨一錠五兩的官錠。
    隔著轎窗道:「賞幾個小兄弟吃茶唄,吃飽了茶別再叨擾事端。嗯。」
    「是,殷爺。」
    幾個無賴一輩子哪裡見過這麼大的銀錠,一個個瞪大了眼鬥直了眸子,哪個不是眼前一亮叫爺喊爹的奉承。簇擁著手裡拿著銀子的長隨至大樹下,供奉廟裡彌勒佛般又扇涼又送水,一旁的販戶見了也群湧上來,被無賴們半擋半推在外邊。不知哪個口快的傢伙說了這麼一句「原來裡邊坐的是『殷國舅』,皇后娘娘的鳳駕前腳來,這裡後腳就跟著,還說沒骯髒事。」聽得格外的清楚。
    轎內的殷鶴官「轟」的一聲,腦血脹得老大。一股氣勁在手上抓死了轎沿,使盡按耐著胸中的惡氣。深吸一口氣,緩聲差過轎外的親兵「你們幾個去,等他們吃飽喝足就拿了,綁去給順天府尹。告個詆譭朝廷命官的罪,上下打點一下,給幾個月好日子他們過。」
    同在轎內的朱錫理見殷鶴官猛拍快打手中的湘妃竹扇,胸中大氣直喘,遂哼笑一聲「敢情就這麼沉不住氣,心不靜人能清涼?」殷鶴官穿著一身厚重的朝服,早晨尚屬陰爽,哪曉得下午的日頭變得如此毒,汗濕重衣悶在轎子裡奇癢難忍,又因為朱錫理在場不好意思失態,忍了一路終於找到機會,隨手喝了一口茶扭開衣領「天也真是熱煞人,還沒入夏呢。」正當準備除去外衣時,外邊的僕役躡聲挨著窗輕說「爺,皇后的鳳輿停在前邊。」照規矩皇后的鳳駕在附近殷鶴官是不得坐轎的,朱錫理是有特權,見聖不跪劍履不解的人,總不能叫他陪著自己一齊下轎,更何況上午才推說有公事不入宮請安,這會兒撞上皇后,頓時殷鶴官感到萬分尷尬。朱錫理卻很識趣的欠身下了轎,遣去轎夫。
    「大熱天裡的坐轎子悶,出來走走也好。廉村穿回朝服,隨我去向吳賢討教些公事。這裡有一套書,是皇上御賜給吳賢的,你拿著。一會遇到吳賢交給他。」殷鶴官接過明黃布包裹的一捆書才略微放心,總算對皇后能夠交代推搪。
    稍微靠近安置吳賢的內院,見一排排太監親兵整齊的侍立在牆角,一位比較資深的公公認得朱錫理和殷鶴官,忙不迭一步搶過就地打個千「奴才見過朱太傅、殷舅爺,娘娘正在裡邊和吳老先生說話,請隨奴才這邊進。」
    「通稟一聲唄。」
    「朱太傅和殷舅爺是什麼人物,哪裡就需要稟報。」兩人被公公領進菜圃旁的竹舍,隔著玻璃窗見皇后與吳賢在舍內品茗,門窗外兩邊躲著滿滿的太醫宮女,不時探頭探腦往內窺看病入膏肓的吳賢和有孕在身的皇后。
    殷鶴官即刻朝皇后甩袖朝拜在地「臣殷鶴官恭請母儀天下皇后金安。拜見吳賢先生。」
    「這位不是京華大酒樓見過的殷廉村嗎?快起來快起來,老頭子沒官職,受不起大學士這般大禮。」殷鶴官瞟瞟座上的皇后,見皇后點頭示意才緩緩起身。朱錫理則落落大方,對著吳賢長手一揖到地「浩翁公別來無恙?看上去這光景,病好去大半不只了吧。」吳賢出奇人意的面色紅潤精神抖擻,龍精虎猛的與皇后說笑。皇后在一旁掩口而笑「見爺爺的病好起色,本宮不知多開心。」
    吳賢抖動枯瘦的面頰閃爍著炯炯有神的雙眼,口中含糊不清說道:「秀欽弟弟最嗜愛品茗,快過來嘗嘗,饒可夫從雲南給我寄來的山中雨前。」朱錫理是茶癡,雨前喝過不知多少種,卻沒聽過山中雨前「也難怪你沒聽過,我也是第一次見到。聽說雲南的奇山中長了棵千年老茶樹,主幹已經死了,每年春雷打在死幹上火燒樹,一場大雨後死幹上生出的幾小枝茶心,每年就那麼點,那年若沒打雷就不產。饒可夫在雲貴的官聲好,才能從民間得此珍物。」朱錫理望著杯中的茶,清水似的不見一絲茶色,卻是茶香撲鼻。光是色相味相兩條就算得上極品,哪裡還捨得喝。不懂茶道的殷鶴官更不敢隨意浪費,自嘲自諷的推辭了。
    「不是玉泉山的泉水吧?」朱錫理問。
    皇后道:「太傅高明,這是皇上寄來的黑龍江冰雪。交代了順道也送幾桶子給太傅府。」
    「好呀好呀,玉泉山的水雖好,總比不上冰雪煮出來的粹純。提到饒可夫,雲貴兵勇姦殺夏家四女一案,饒可夫辦的漂亮,雷厲風行。軍政、民政,不外乎吏治…」皇后見朱錫理開口又要大談國事,逕找話打住「朱太傅去哪裡都離不開公事。咦,廉村,不是說下午有公事嗎?不進宮給我請安,鑽來吳爺爺這裡了。還是我的正經堂哥子呢。」
    「回娘娘。」殷鶴官慌忙起身答話,作弄得與皇后默生人一般「下官哪敢欺瞞,是奉了旨給吳賢老太公送來萬歲賜下的書卷,路上順道遇上了太傅。」隨即大手大腳抱過明黃布包,端至吳賢面前。吳賢笑臉盈盈的解開黃布包裹,四大本硬皮藍封底的新印版書,斗大的金漆題款《大溫國官用萬方全書》,顯然是正心御筆,這是歷代以來無尚的榮耀。吳賢豆大的眸子眼淚立刻珠串墜下「大溫才立國不到兩個月,本以為來不及改完我的《萬方全書》,秀欽賢弟你是知道的,書裡很多詞彙是前鄭時期才能用的…怎曉得…還加上了『大溫國官用』,我吳賢…何德何能…」「浩翁公,改諱這點子小事,翰林院那幫小伙子編修就辦得來,哪勞動您老。只管檢查檢查有沒改不對的地方,讓年輕人忙和去。」自古以來對帝王均有「避君諱」的規矩,尤其當政權轉移時,很多小地方都非常講究。正心即位後凡所有官方正式公文中,時間、人名、地名,「正」字都必需改寫為「徵」,比如正月初一則改為徵月初一。民間書籍中,子敬兩字不能連寫,鍾、子、敬三字不可出現在同一篇章節。觸法者以悖逆罪入文字獄,是古代帝王提醒百姓「皇權獨大」其中一項做法。
    「子敬的字是愈寫愈好了,筆風骨感都有像個皇帝了。秀欽呀,你教得真好。」
    「吳浩翁說的不是玩笑話,怎麼能說是像個皇帝呢。子敬如今是真真號令萬方的當今正心萬歲爺呢。就你手裡篆的那幾卷書,寫得是他家地面裡的乾坤,書裡的人事物全歸著他管著的呢。」一席比照,逗得眾人哄堂大笑,說得真是既通俗又貼切。吳賢仰天而望,道:「想想才多久以前的事,子敬、小萍、宿旗,那時才這點大。記得當年子敬偷了我養的帝雉,當成雞宰了給小萍慶生辰,叫我抽了血淋淋的幾十鞭子,現在講起好像才只是昨天的事。小萍,那可不是雞呀,是我的寶貝『紫羽帝稚』,妳當年真口福。」皇后一陣臉紅,小女孩般對吳賢嘟了嘟嘴。
    「然後是秀欽來了東海招討軍,那時的朱秀欽還不到二十,眉清目秀的。秀欽、秀欽,老以為是女人家的名字。不過你來了是好的,我不懂得教小孩,不是太寵溺便是兇打兇罵的,宿旗就是被我寵的…」朱錫理很怕吳賢順著薛少卿逆旨冒進的話題繼續說下去,撫遠軍大敗,其中的原委尚未釐清。這是滔天的大案子,朝廷視為燙手山芋的無頭公案,官員是不準私議的。朱錫理正打算插話時,吳賢速不讓聲道:「我明白!宿旗的事不是我該干預的。」隨即雨聲淚下,看得旁人由衷的萬分惆悵「小萍大了,兩個皇子的娘親。宿旗壞了事是他自個咎由自取。我一個快死的人,還有什麼放不下的…秀欽!千千萬萬竭盡心力好生輔佐萬歲,盡千古相國之德,要鞠躬盡瘁哇。咱們兩一輩子看著萬歲大的,我就快走了,你可不能有亂心呀。」幾句話聽得朱錫理徹心徹骨,像似在暗示著朱錫理為了擒拿齊男子等亂黨,在宮變中害死了近千名無辜將士百姓,甚至眼巴巴的看著真正的皇長子胎死腹中也全然不理,損犯的德虧可說惡劣至極。深水城府如朱錫理也不禁心虛得沁出一額冷汗。
    竹舍內突來的氣氛驚動了外頭的太醫,大小奴僕一個個圍了上來,枕戈待旦靠近竹舍。殷鶴官深恐激出什麼亂子,自己擔著宿衛宮腋的職責,皇后出宮自己不知情已是有罪,眼前還有吳賢、朱錫理幾個重臣同在,任何一個都有些許閃失,自己陪上性命也擔負不起。
    朱錫理向來舉止穩重神態自若,任憑是大軍壓境兵臨城下也永遠一副飄然自在的國士姿色,殷鶴官從未見過他如此惶恐。深知這段對話裡頭有外人不敢過問的滔天內情,不敢問更不敢聽,遂馬上靈機一動翻開萬方全書,向吳賢瞞天討教起。
    吳賢沒殷鶴官一瞬間轉過那麼多城府,直率真誠專心解說起殷鶴官串串連珠炮般的問題,什麼奇珍異獸大江小川天星地座的,煞有其事的細說了一遍。一席話下來旁人聽得懵懵懂懂,吳賢自己卻講得很忘神。
    稍談小半個時辰後,殷鶴官便稱公事借故離去,朱錫理哪裡還想再待下去,冷暖幾句後委委與殷鶴官一同辭去。
    退出時殷鶴官道:「皇后千乘之軀萬民仰望,身繫萬歲又懷有龍胎,恐怕不要隨意宮才是。沿途過來,日頭毒熱攻心,我在轎裡都悶得一身燥濕,何況娘娘。臣還見不少地痞無賴攔路索財,臣擔著兵部與內務府的差使,皇后要有少許差池,奴才如何擔當的起。臣懇請皇后鳳駕回宮,臣率隊隨扈。」
    朝典後正心即刻率虎狼之師再度離京,自此殷鶴官便避不進宮請安。皇后初初還不以為意,日子久了也開始感到有點不對搭。問過兵部幾個堂官,沒聽說殷鶴官忙得乏不開身,宮裡的人不敢把外面風聞說給皇后聽,皇后只覺得這個「堂兄」是近來犯邪乎。心裡掛著「鶴官堂兄」是不是哪裡不順心,或是朝裡受氣了,幾次想找個機會與殷鶴官好生話話家常,排解排解。不料幾次招他進宮都是敷衍搪塞,詢問殷夫人也是三緘其口。今天傳喚沒來,下午沒巧在吳賢這邊撞見殷鶴官,本想問問怎麼回事,卻見殷鶴官一反常態的與自己打官腔扮生分,皇后肚子一窩火怎麼想怎麼不解氣。所幸陪他唱下去,鄙眼不屑的說道:「呦…這會是誰在跟本宮說話來著,我本家堂兄?京裡的散秩大臣?還是六部的狗奴才?容得著你來管本宮的閒雜。」
    「皇后…奴才奉旨護衛內宮宿衛…」
    「滾出去,你奉的還是我家男人的旨呢。少拿聖諭來晃唬本宮,我這裡就給你懿命,回宮候駕,少在跟前惹礙眼。」
    皇后向來是溫莊大雅舉止雍華,面對下人的過錯是也從來是一笑則已。眾人從未見過皇后發過如此大的脾氣,見識到才醒起她是雄視天下的正心皇帝結髮之妻,英武不輸正心。殷鶴官當場嚇得抖跪在地,連聲叩頭趴著退出竹舍,什麼時候出來了都不知道,灰頭灰臉的退出了清樊寺。
    在寺門口殷鶴官稍停一小刻,與站班侍衛交代過護送鳳駕回宮的事宜,再傳令調來幾棚的順天府親兵護衛清樊寺後才安心離去。剛轉身沒走幾步,突見朱錫理嘩然破涕,一晃臉兩腳虛軟仰摔倒地泣不成聲。殷鶴官被眼前的情節嚇得先是一陣駭然,快步跑過搶身將朱錫理攙扶起,急喘喘道:「朱老師,您這是?嚇死學生了。」朱錫理兩個肩頭隨著撕心的哭聲抖動不停,話裡雜著哽咽根本聽不清在說些什麼。
    「浩…浩翁,你…嗚嗚…這怪誰的…誰願意呢。還不都為了朝廷。」
    「老師,吳老太公的病好得差不多了,若要想念,明個抽個空再來也探探成呀。」
    「你…你懂什麼!」朱錫理甩開殷鶴官,揉了揉腫紅的雙眼「那是迴光返照,吳浩翁後天日落前就要走了。」
    「後天?」
    「快知會禮部準備後事,隨我即刻進上書房火擬密折。」
    殷鶴官回首靜靜望著清樊寺,不自覺打了一身冷顫,想不到適才居然是此生與吳賢的最後一面。
    天色恰好謝入黃昏。

    ☆☆☆ ☆☆☆ ☆☆☆

    夾著飛籤的明黃匣子星夜送往黃沙滾滾的皇帝行轅,跑癱了幾個信使幾匹健馬,終於在三天後送抵正心手中御閱。隨密折一齊送來的是一張羅尼經被(寫著樊文羅尼經的往生被),和一本尚未用印的封王詔書。本來正在與眾人研究木圖的正心皇帝,在接過打開密折的同時似乎靈魂也被牽扯回了京師。瞇著眼睛細細品嚐著朱錫理的字裡行間隻字片語,腦海裡走馬燈般掠過一張張與吳賢的片段。一字一句讀得正心結口瞠目,一瞬間臉色沉了下來,變得木雕泥塑死灰般靜靜坐在帥位上垂首不語。
    木圖旁兩排正在議著軍務的校官,被正心突來的轉變弄得摸不著頭緒,眉目交望又不敢私議說話。聰明的從案上的羅尼經被和正心失魂的神情,已推測出朝中出了白事,只是猜不出是誰。能用到火籤密折的只有上書房的中樞大臣和外省的封疆大吏,羅尼經被也只有親王以上的人往生時才賜下的。大溫剛立國不到兩三個月,唯一封有親王爵位的只有皇長子鍾建軍,難不成是夭折了?不然還真猜不出是哪個大人物過世了。
    刑共之下,二十多名參將以上的武職屏氣凝神正襟危坐,一個個石雕像般癡癡望著正心。適才參議軍務時眾人還爭得面紅耳赤,火熱的氣氛馬上隨著正心的心情一掃而盡。正心虎靜在座,端坐間似乎已讀完密折,卻又一直拿在手裡沒放下。傻子也看得出正心此刻的心情極度不好,誰招惹誰倒楣,整個堂內逼滿正心發出的寒氣,寒得眾人一顆心吊得老高,肅靜的咳痰有聲。
    正心向來脾氣陰晴不定古怪的很,時而慈眉善目不拘小節,時而刻薄挑剔咄咄逼人。好在怎麼也離不開「公道」的譜兒,不然英主跟暴君只是一線之差。大家都知道這位皇帝不比別人好侍候,前鄭的幾個小兒皇帝,陛面時只要叩幾個頭,大肆獻媚一番搭腔對調就行了。然而正心卻天生的一雙「火眼金睛」,三言兩語閒聊間就看透你肚子裡藏著什麼水吃過什麼藥,愈是阿腴奉承愈是故作清高,愈會被正心整治的一絲不掛面目不堪。
    坐在下首的刑共深怕第一次御駕親征的舊事重演,挪腳整衣坐立不安想著如何勸諫。遂著急心想:上回若非正心冒然離營,將大權胡亂交割薛少卿,怎麼會弄出如今溫、蒙、東、俄,四邊人馬擠在一個小小東北對立的桑麻局面。白耗費國家幾千萬兩民脂民膏,白死多少朝廷子弟、多少人家的丈夫兒子,難不成你想再搞這麼一次?於是暗地鐵了心要冒死陳諫,聽不聽都臭罵你一頓,我刑共孤家寡人的大不了脖上多碗大個疤,就是不讓你犯混。刑共心裡雖是暗潮洶湧,可是幾次試著把腳抬出去竟不聽使喚,遂暗地略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自嘲自己其實只敢胡亂想想,哪裡就真敢做呢。
    眾人望著御案上的正心大聲不敢出,刑共的這點子小動作馬上惹來眾人的眼光。刑共忽覺尷尬至極,偷看一眼正心恰好也望過來,昏暗的燭光下約約射出正心清瘦的輪廓,眼神幽寒不像在生氣,隨即垂頭不語。不知過了多久正心終於放下那本神密的密折,提筆用了硃砂在羅尼經被上批道‥

    南無阿彌多婆夜 哆他伽哆夜 哆地夜他 阿彌唎都婆毘 阿彌唎哆悉耽婆毘 阿彌唎哆 毘迦蘭哆 伽彌膩 伽伽那 枳多迦隸 莎婆訶

    稍後將羅尼經被端正攤開在案上,離座躬身雙手合十,低頭默念往生淨土咒。眾人火速離座伏地跪倒。久久正心終於打破萬靜死寂,提起沉重的步伐,帶著粗重嘶啞微略哽咽的嗓音說道:「傳旨,吳賢追封賢親王。刑海毅代朕用璽。」
    刑共才知是吳賢辭世了,雖說也是老交情,怎麼說都是打了十幾年仗的老軍務,生死事見多了,先是一怔,眨眼的功夫又回復鎮定。刑共正打算追問未議完的軍務,抬頭瞟一眼面如死灰的正心,還是按下頭決定不要自討沒趣。
    「除例行防務,舉國休朝一日。」刑共剛要勸阻時,只見正心灌了千斤重的腳步緩緩離去,彷彿任何事都不再能引起他的注意了。
    「舉哀。」
    「嗚嗚哇……呀啊…」堂下的眾人包括侍衛親兵太監宮女,幾十人頃刻間不分貴賤朝著羅尼經被跪成一片,一陣哭天搶地。也不知是否出自真心,人人慟情號啕大哭,有些人滿心急著公事根本哭不出來,只能沒腦的亂吼亂叫。刑共平常雖總是笑口常開,可是幾年來在大東北吃了不少苦,想起自己的母親前幾年在福建病歿也見不上一面,長久來積在心中的悲慟借著此刻一汪水淚傾出,看得旁人一臉剎意。
    當晚,堂內人人抱著不同的心思哭得嘶聲力竭,直到日出。號令九州的大溫國開國祖「正心大帝」,一個人帶著木納的表情獨步漫走在黃土地上,靜靜望著遠方的梅兒山。此刻的他不是朝臣眼中的聖主、天子、當今、萬歲、正心爺,此刻的他只是一個失去了親人的孩子。
    淚水淡淡流過臉頰上的黃塵,風乾了又澿濕,又被風乾。
    朱錫理的密折中詳細敘述了當時的情形。吳賢在眾人的簇擁下安祥離去,死前不停欣慰撫摸著懷中的萬方全書,不只一次感激正心賜下《大溫國官用》的恩榮。朱錫理作主向吳賢宣讀了未用印的封王詔書,詔書未讀完前吳賢便在皇后的陪伴下與世長辭了。
    吳賢的遺囑中要求到將骨灰撒入長江,這一點朱錫理不敢自專,密折中請示了正心的意思。封王的事正心原先也不知,吳賢的棺柩移入臨時搭起的殯宮,靈堂中的牌位上還沒有正式的諡,詔書用過印後,吳賢便是大溫開國以來的第一位親王。吳賢的畫像入了忠烈祠,與風泰、趙陽畫像永世相伴。
    當晚,鍾子敬再也沒說過一句話。


    3 樓住戶:克仁克武天德賢孝太祖高皇帝正心
    發表時間:2002-07-09

    吳賢死後的七天定為國喪,全國由南到北的衙門、兵營、驛館,甚至京師的皇宮都紛紛掛上了白紗帳,大小官員披上白麻或繫上白腰帶,拔下頭上的紅纓以及用白布裹住頭上的頂子,春尾的大溫沉浸在沮喪的白海之中。消息傳到駐節在西遼河畔的蒙古軍隊,頃刻間彷彿往炸油鍋裡潑了碗冷水,幾十里的西遼河畔翻天覆地立刻亂了營。幾個與吳賢舊識的蒙古老汗王吵著要進京追弔吳賢,被刑共擋了回去,正心連下好幾道嚴旨死哄死慰才撫住了蒙古軍隊。為一圓蒙古人感念吳賢的恩情,正心派禮賓隊在西遼河舉行了一場蒙式的追弔法會,多少慰藉了蒙古漢子的草原心腸。
    吳賢的死在東北引起了軒然大波,不旦激起了蒙古人高昂的戰意,更加緊張了整個東北的局面。民間紛紛謠傳正心要為吳賢「舉師發喪」血蹄東王堡,也有傳說蒙古人要屠俄十日以慰吳賢之靈,更有謠言說吳賢死後正心一病不起命在旦夕。但無論如何,誰都感覺的到戰爭已是一觸即發燃在眉前了。
    東軍的議合使團來到齊齊哈爾已經不下數日,除了日常的三餐供應外並未受到任何人的接見,三十多人的使隊被安置在皇帝行轅南面的禁院,一步也不許外出。使團的正使是東親王內侄聶琮珀,副使是東親王義子顏有孝,兩人都是東軍內舉足輕重的人物。隨扈侍衛的陣仗更是不可小視,三十名侍衛裡頭就有東軍前路大軍的參將展簿、郝明紹、李頂魁、卡斯拉爾,右路軍參將宋梓明,其他職份最小的也是千總以上的軍官,每個都是以一擋百的饒勇悍將,非一般普通的雜牌兵。雖然一行人被嚴嚴實實的看護著,但多多少少也感覺得出四周空氣透不安,種種的不安更加緊張了使隊的使命感。
    「敢問劉大人,不知正心萬歲今日定下召見日期沒有?」副使顏有孝一大早便候在苑門口,見到負責接待的劉川培,腳不點地殷切的上前揖首詢問,每天均是如此。劉川培是隨駕親征的軍機處章京,每天一大早見到嚴有孝笑容可掬往自己跑來,除了有點煩人外更覺得頗為不好意思。自己只是軍機處裡的小章京,雖說各為其主,但論職份,東軍來的這三十多人隨便一個都比自己高過兩層雲,既不敢得罪又不敢過乎善待。
    顏有孝一如往常衣冠齊楚修飾的極為整潔,三十歲上下的人打理得少婦般俊美,講話如同處子般溫柔,不帶一絲絲粗野的煞氣。
    「懇請劉大人體恤我等苦處,吾王千歲日夜仰盼臣子早歸,身為人臣之子怎捨人主勞心傷神。乞望正心萬歲能早日接見,一滿我東軍歸順大溫朝廷之心。」
    「我若能定下召見日期,還省得日日見你副慘相?顏副使難道看不出我不過是名小吏,吾皇聖上日理萬機龍心難料,何時召見哪裡輪到我來經經緯緯的。說句不好聽的,不就是個送飯遞菜看屎尿的。」
    「瞎說瞎說,屎尿多難聽。」顏有孝挽起纖纖玉手掩口而笑,堆起滿面美婦般的甜甜笑暈「饒是如此,劉大人還是多少替我們這些苦命臣子擔待著好。」一邊說著一邊往劉川培的手裡塞了枚金餅。劉川培本來就是個戰戰兢兢,起風怕下雨、站牆邊怕落瓦礫的人。平日在軍機處當值不乏王公大臣送吉利賣人情的,卻從沒拿過這麼大的禮。搓著手裡碗口大的金餅,瞧它的份量少說值五十幾兩白銀,先是一陣狂喜後馬上連想到被正心車斃的太監況普,馬車拖了皇城一圈肚裡腸子臟子拉了幾十尺還不死,下半身黑血糊著冰雪黃泥磨得稀八爛,口中直嚷著「萬歲饒命。」最後被扔在化人場當垃圾沒人管。
    「嘔心人!這是做何用意,臭金餅欺負我不?」劉川培粗黑的吊眉下瞇起兩眼擠出腫腫的眼袋,和身體不對稱的大頭瓜子上長著看不清楚的疹子,轉身特意放大了嗓子道:「我只收大溫朝廷的俸祿,人君厚我如此,豈可蒙蔽聖恩再行收受?至君父誤用臣僚之辱。臭金餅子拿回去。」眾人見劉川培沒由來的突然大暴肝火,門口一班侍衛聽得一個個面面相覦垂首虛聲,誰也沒料到他會如此翻天叨弄。「還有你們這些看門的,誰叫我查到收過好處,軍法正刑。我小小一個軍機章京,雖然請不動皇上,治你們幫殺才還嫌大了點。」
    顏有孝被劉川培這一翻騰,倏地紅起臉畏首畏尾的收回金餅,又點頭一笑「在下不知大人操守聖潔,辱沒大人。那是在下略表日來大人為我等勞神的一點心意,並無他想。」劉川培領著一班奴才侍衛與顏有孝並肩而行,板起的面孔也放開了笑容「其實就這點子錢換在大鄭算芝麻子大事,一個巡撫的門政拿的都要比那多些。大鄭和大溫的官我都做過,此一時也彼一時也。從前,我在天和爺手下當翰林院編修的時候,每月光是下頭送上來的冰炭敬、印結局的禮金、後補官員的打點錢、犯員撞木鐘買人情的利市、京裡王公的賞銀、朝中款項的刻扣,那是多少錢?」劉培川睜大眼雙手一拱「正心爺登位,整飭吏治。鐵腕雷行肅正貪賄歪風,那人頭掉得是數不完呀,腦袋瓜子還是比銀子重點,多少人嚇得乾脆棄官從商了。我除了懂得操操筆墨,好容易磨出個大小官,難不成回去教私塾。莫怪我不通情禮,該拿的我不客氣,不該拿的,拿了也沒命用。」
    顏有孝細細的品味著劉川培的話,雖沒親眼看見南方的正心朝廷是如何整治吏治,但單從貪污這一條便能看出,正心為何能以小吃大,鯨吞整個大鄭。正心雖然斷了官員的財路,得罪的一大幫權宦,卻贏回了千千萬萬的民心,一旦有人造反,只要正心登高一呼,又是千千萬萬的勤王之兵。正心在關內的勢力已是鐵桶嚴實。想到此處,顏有孝光復大鄭的念頭更加萬念具灰。
    「對了,為何這幾天你們都批上了孝衣,出了什麼事嗎?」
    「也不是什麼祕密,告訴無妨。是咱們大溫的賢親王吳賢老人家薨了,萬歲舉哀。」劉川培睨了一眼專注的顏有孝,暗失一笑「咱正心爺身子好得狠呢。是不是外頭聽了什麼風言風語呀?」
    「吳浩翁死了?唉…難得的一個人呀。」
    「要說賢親王薨了。按你剛才那樣直呼賢親王名諱,在正心爺跟前就化成灰了。莫要說我不告訴你,正心爺慎重看此事,面聖當場記住別挨這枚釘子。好好一樁美事就王八砸了。」兩人一路說七拉八的走進天井,抬頭就見一群人穿戴整齊或坐或站正堂之中,為首的是正使聶琮珀,被幾十名目不斜視的武士居中護衛著。
    劉川培沒理會吆喝著身後的奴才,將一張張食盒子送進,隨後堂內上下打點了一下,轉身向聶琮珀輕輕行過矮首禮後,領起上一班值夜的奴才離去。聶琮珀忽然尾追出來,搶過身拽住劉川培破口大問:「正心什麼時候才宣見,落著咱們這裡挺屍不成?」聶琮珀一臉橫眉豎眼怒視劉川培。五短的驅幹上帶著一股驕橫的貴氣,一臉的生得腦滿腸肥。福胖的身體把朝服撐得鼓鼓漲漲,卻是大鄭朝的天璜貴冑,實實在在聶姓皇室的金枝玉葉。
    聶琮珀挽起大袖子,一條粗手臂使了勁將劉川培的胸口拽住。劉川培向來討厭這些聶姓子弟,此刻在一大班奴才面前又失了面子,更生腦火。於是腳下生暗自生勁死死吸在地磚上,彷彿釘子般任其聶琮珀怎麼也扯不動,一臉輕鬆不屑的表情回聶琮珀:「聶大使何事不順心?所幸開銷起小人,拽累了請放一放,小人還有公務在身,沒處陪您撒野。」隨手拿出水煙彷彿沒事人般自在的抽起。
    侍立在聶琮珀身後的宋梓明沒料想到劉川培居然懂功夫,見自家主子失了體面,暗自打了主意也從袖裡取出打火石,躬身笑道:「劉大人也愛抽水煙,只是火打得太微,來。」一手扶著劉川培嘴上的水煙壺一手幫著打火,沒幾秒水煙壺裡的水像煮沸了似白噴射出。燙得劉川培雙唇一辣把水煙壺扔在地上,腳下的暗勁也卸了,被聶琮珀一把扯了過去。鐵造的水煙壺在地上打了幾個滾,居然愈燒愈紅軟,整個在地上溶化成鐵汁。
    劉川培暗叫不妙,想不到此人氣功如此境界,再叨鬧下去自己只有吃虧的份。受些傷還事小,萬一砸了議和大計,自己如何承擔。「聶大使快別這般嘛…您遠遠的吆呼一聲,小人還是聽得見的,何必…」劉川培狼狽的掙開聶琮珀的手,稍整裝束後道:「您要按捺不住,寫張手條差我轉呈聖閱便是,何必粗魯下屬呢。」
    「尚在情理。」聶琮珀甩了甩袖子「去問正心,東軍已經表示了歸順之意,為何始終遲遲不召見?我只再等三天,正心若不召見就立刻打道回府。回去告訴我伯父,咱東王堡和正心朝廷沒什麼好議的了。」聶琮珀隨即寫了張條子遞給劉川培。目送劉川培一行人離去。
    劉川培出了禁苑後好奇偷看了看紙條‥

    臣聶琮珀誠惶誠恐跪奏吾皇正心萬歲。吾伯東王千歲年事已高,自天和二年起移居奉天,遂終年稽盼歸京,望思鄉愁心力交粹。時至今二十載又二,我軍感召吾皇正心天恩威德,如沐聖化。東軍歸心似箭,著臣琮珀率眾上示歸順之心,懇請聖躬則日召見。吾伯東王無時不語「當今正心乃萬古無一之聖主仁君」,臣深感得天命恩召,望切一睹龍顏。以匡正臣下順天承運之命。

    「操他老娘的屄,原來是個沒種。」劉川培仰笑,剛才的晦氣早拋得一乾二淨了。
    劉川培離去後,顏有孝將所有人叫進內院的亭子裡。神色凝重的望著院中來來去去的奴僕,盡可能的放低音量避著滿院的眼線「你們兩個作什麼死,當這是哪裡地面?正心遠遠的小指尖頭輕輕一彈,瞬間就能將我們飛灰煙滅,你倒偏偏選在這裡事端。蠢矇啦!」
    「嘿!我還是正使呢,眼瞅著你倒喝三呼四起來。瞧著你是比我跟陛下親是不?我還姓著聶呢!」聶琮珀翹起二郎腿,鄙睨著道:「要不是羅剎毛子背信,你估我樂意歸降?如今這是大勢所驅,打不成的仗死守著作啥。我肯稱臣正心不高興?作弄他幾個奴才又如何,屠我不成。」
    宋梓明對顏有孝欠身說道:「是標下一時技癢衝動,顏參軍莫為此事責怪罪主子。」
    「總而言之我要順順當當的把事情談下來,風平浪靜的見完正心,毫髮無傷的回東王堡。」
    「是是是,嘮叨!哪那麼多事,歇了。」聶琮珀不耐煩的離去。
    「朽木不可雕也。」待聶琮珀走遠後顏有孝恢復往常的溫容「明紹、頂魁,你們怎麼看?」
    郝明紹和李頂魁略加思索,李頂魁先開口道:「一路上大家不是沒看見,正心在東北佈下重兵,即使俄將埃士刻.列維坦改變主意也不一定有勝算。以現下的兵力,單憑撫遠的一支南大路軍便足夠圍死東王堡。仗是一定不用打了。我猜想,正心打算和我們耗下去,堡裡愈是短糧,咱們愈是得聽他的擺佈。他日上了談判桌,我們還拿什麼和他談。」
    「我不這麼看。」李頂魁身旁的郝明紹托著下巴向前一頃「撫遠、鎮遠,還有正心隨駕的親兵加上東、北蒙古聯軍,這是多少人?他正心朝廷也不比當年的大鄭富,每個月的軍餉能支撐多久。依我看正心其實很怕蒙古人造亂,一半大隊要撥去緊守蒙古東進的要道,另一大半要防著羅剎人由北向南反攻黑龍江。他們花銷的錢糧是東王堡幾十倍不止,不能耗的反而是正心。」李頂魁吞了吞口痰,皺著眉頭繼續道:「正心怎麼不一股蕩平東王堡?因為剩下來的兵根本不足以一股作氣。要我說咱們還不到窘境,再增他個五千人馬幾萬石糧草,還能再和他們撐個數把月。」
    「沿路的村莊土寨子都被正心屠盡了建成兵營,哪來的五千人給你增援,更別說糧草。夢話。」一旁遲遲不語的展簿終於開口「這裡面透著邪,正心親征打得不就是咱們東王堡?如今羅剎撤兵了,我們也肯降了,正心還什麼顧忌。記不記得咱經過奉天那當會不是聽一個藥商說過,正心傷痛成疾…快死了。空穴不來風,我看是不假。」
    郝明紹噗叱一笑「藥商的話也能信,他還告訴我他的藥材能起死回生呢。」一句話惹來眾人哄堂大笑,展簿拍了拍腦袋自嘲一笑「總不及郝明紹思路清晰,我還是住嘴的好。」
    顏有孝打開紙扇掩口而笑,白晢的面頰上擠出淡淡兩粒小酒窩,雅美更勝一般少女。「也不定就是假的。商議嘛,三小臭皮匠勝過諸葛亮,多少千古之舉出自不羈之談呢。」
    金髮綠眼的卡斯拉爾操起略帶北方腔的漢語道:「聶琮珀指不住,他一心只想封個親王享福,其他人的死活跟他沒關係,誰是皇帝也沒關係。會把整個東軍賣了。不是東西。」卡斯拉爾是羅剎裔,但長年處在中國,五官談吐都像個漢人。
    李頂魁隨即笑說:「聶琮珀雖是左右,卻也是東老親王的真血真親。東軍不靠他還真不行。」
    「左右?」
    「不是東西。」
    「你又欺負我的漢語。誰說一定要靠他,有孝公子就強過他幾倍。」
    李頂魁長長嘆了口氣「和你的漢語一樣,你不懂漢人的規矩。誰叫有孝公子不姓聶呢。」
    「正心也不姓聶!」
    「夠了。」顏有孝收了悅色「出來時不是都說過的,我不希罕聶家的王位。更沒打算活著回去,忘了嗎,或是改變了初衷?」
    眾人互相看了一眼,隨即齊聲跪地拱手道:「不忘,我等唯有公子馬首是瞻。」

    ☆☆☆ ☆☆☆ ☆☆☆

    齊齊哈爾坐地偏北,夏季晝長夜短。每日寅辰牌後半(早上四點)朝霞初現,亥辰牌初(晚上十點)日落收黑,一天裡沒幾個時辰好睡。一早強光射進牛皮帳穿透兵將深睡的眼皮,一陣苦叫哀嚎後心不甘情不願扔下睡暖的地氈,開始忙碌的一天。將士早習慣如此的生活,正心卻是個容易被驚醒的,又礙著天子事必躬親,更不能隨意賴睡著。
    正心平日辦公幾乎都是披星戴月,夜裡秉燭閱政從不倦怠。每早起身後先是梳理用膳,再習弓馬刀箭、向太后請安,然後是朝會、議事、接見官員面受機宜,午膳過後與上書房、軍機處大臣商議機要政務。直到用過晚膳後繼續習字讀書、批奏回復各省官員的請安奏章,有時候還要探視後宮妃子。若不是長年的軍旅生涯打熬出的好身子,常人豈能如此。從小到大戲裡看皇帝都是享不盡的福、受不完的春色,真的上了位後才知道,想真真正正的做點事還真是不容易,哪來的時間學戲裡頭那般胡鬧。
    今天正心起得比往長早,卻還是沒比一班大臣來得快,十幾名文武職員已經修整停當抱著一疊疊公文,站立在正心寢帳外。帳外的御前侍衛因夜裡乾寒,每個都穿得厚厚實實,早晨烈日照得悶暖,熱得人人汗流浹背。倦得又熱又累猛眨眼,等著換班。
    侍衛交班同時,帳內傳出小順兒清脆有力熟悉的唱聲:「聖上宣見,文武官員免禮入帳。」
    「扎!」雖說免禮,眾人還是朝寢帳行過三跪九叩大禮後才撩袍入帳。
    「小順兒去給各位大人設座。諸位還未用吧?順手弄些清粥小菜,朕和大家一起進。」正心跨坐瓷墩上衣衫襤褸披頭散髮,由馬福福立於身後侍候梳洗。正心話音剛落,帳外的太監早將裝著五色醬菜的食盒子送進來,每人遞了一碗粥一盤醬菜。正心自失一笑「先替朕整衣,頭髮一會再紮。衣冠不整的臣工面前像什麼話。」
    眾人聽見正心自嘲自諷,想應對些好聽的卻又不知該說什麼。人手一碗熱粥拿著也不敢喝,見正心一動筷子便一大口氣憋著嚥了下去,隨即將空碗還給太監,一門心思又是想著公事。
    「罷了罷了,叫你們陪朕進膳怕也進不香。賜茶,有什麼要務朕邊吃邊聽。」
    「皇上乃萬民仰望,應當慎養龍體。其實臣子們不怕多候一兩個時辰,皇上該多歇一會。」
    正心臉色慘白。初初回到齊齊哈爾時已稍有水土不服,又正值春夏交替,身子更加不適。前不久驚聞吳賢病歿的惡耗,體氣一個沒走順就病了,不過卻沒有到外傳的「命在旦夕」。
    「操勞慣了,乾躺著也不舒坦。川培,今早東軍來的那票人有沒動靜?」劉川培應聲甩袖出列,將聶琮珀的手紙呈上,隨後笑嘻嘻的將今早發生的一段繪聲繪影細細道出。眾人先是一陣唏噓,當正心唸完聶琮珀的手書後一陣喧嘩大笑,什麼樣的諷刺話都有。
    「是呀!全然是個沒種…」劉川培忽覺口快,頓愣了幾秒「沒重責大任的。」
    正心望著劉川培會心一笑「有種沒有種不論這上頭。說說他身邊那些人,顏有孝、郝明紹都不是簡單的人物,善韜舞晦。還有隨行的侍衛,職份都大得嚇人,單是那個右軍參將宋梓明使得的一手好氣功。邪不邪乎?」
    「奴才也是這麼想的,怕這些人個個身懷絕技,若不為我大溫所用,大大不利於聖朝。」
    「朕擔心的反而不是這些。當年朕率水師攻打金夏時,台灣就有個『順天教』的靈天老祖。聽聞他仙手一揮能驅海嘯巨浪,靈符一出能招海龍神兵,口中默唸神咒什麼疑難雜症都去之不見,還能千里之外懾人魂魄,一身銅皮鐵骨刀槍不入。臨兵對陣又不是這麼回事,只見他靈符一張張的燒,朕的水師一馬平川風平浪靜。一交鋒不到半個時辰劈蔥斬蒜的人頭堆了好幾船,不見哪個刀槍不入的。當年刑海毅還是吳賢麾下新投進的總兵,海毅記得不?」
    刑共朝正心欠身靦腆一笑,說道:「豈能忘卻。若說那靈天老祖是個幌子也不全盡然,奴才就曾親眼見過他演法,幾十張紙人噴過水後能走能跳能操兵器,手掌掐過的瘸子立刻能起身快跑。奴才當時不信邪,見他向眾人叫囂試法,叫過親兵上法壇去砍靈山老祖的頭顱。砍崩了好幾口鋼刀也不見一點紅,當場嚇得奴才的親兵跪伏稱臣。事後發現砍崩的配刀全是桑皮紙,用的不知何種障眼法把真刀子都埋進土裡了。這種人要收服人心多容易呀?但說穿了只是江湖騙術中的九流功夫,兩軍相交看的是天道、運承、陣法、軍氣、天時、地利、人和。哄傻子的招術豈可登大雅之堂。」
    「海毅這話說的事理。歐羅巴人都信耶穌基督,教皇自己就是半個皇帝,什麼都和真主扯上關係。若真有其事真有其主,神力可用的話為何真主要倚手他人?他耶穌基督自己不下來當皇帝?」正心一段打趣話聽得眾人笑得搥胸頓足,身後的太監人人按著肚子一味忍俊。
    正心大步走向帳中虎皮地氈,一頭散髮只紮起一束長長的垂腰馬尾,在龍椅上坐下。望著地上的劉川培又笑道:「人家賞金餅子給你,怎麼不敢拿?川培就這麼耿直不阿?」劉川培沒想到正心耳目如此迅雷,人未到消息先已傳到,不禁打了一身冷顫,慶幸自己沒收顏有孝那枚金餅。
    「奴才…啊。」正心隨口道:「其實只要據實陳述,朕也不介意你多拿一枚金餅子,發發橫財何傷大雅。南苑的侍衛門政都是朕手裡使開的心腹,皇營中挑出來的老行伍。這個月裡誰收過多少錢誰講過什麼話,一字一句的抄了一本書那麼厚。」劉川培心曉這只是體面話,真要收了錢正心還是不會放過的「不過你今早的表現很好,朕很體面。少拿一枚金餅子不緊要,朕賞你多得多。」正心拍了拍手掌,小順兒應聲將預先準備好的一大盤銀錠和簇新的朝服躬身端來。
    「劉川培聽旨。」劉川培驚慌失措連聲叩聖「軍機處章京劉川培隨駕出征表現卓越,清廉自守心池持重。著晉軍機大臣同兵部尚書銜,仍留軍機處行走。賞銀五百兩。」
    大夢未醒的劉川培顫抖著雙手,跪接過小順兒手上的賞銀和朝服,口中喃喃道:「萬歲,萬歲…。」同時間帳尾的金自鳴鐘連敲九響,怔得劉川培差點沒手軟。正心操起粗糙帶痰的嗓子道:「時候不早了。聶琮珀的事就先這麼著唄,再擱半個月,看看他賣的何方乾坤。其他人還有什麼事?」
    眾人又再議了一個半時辰才紛紛退去。正心讓馬福福梳理好髮髻,正式整裝後雙手插著腰在帳裡來回跺步。「馬福福,朕今個心爽。大好天氣的咱一齊去騎騎馬,京師的轉折下午才會送到,閒著是閒。走!」
    正心如脫韁野馬般疾箭射出,飛星地朝大漠奔竄。馬福福是唯一能緊緊尾隨的,剩餘的大隊人馬隨著正心一會左一會右,甩得遠遠。「我的好主子呦,您又…後面的快追呀!吃屎的廢柴。」小順兒領著衛隊吃力緊追,彷彿臨大敵張皇進退。
    「滾邊站定去!朕在自家草原跑馬,怕讓老虎吃了不?」
    小順兒吃了一頓當頭棒喝後,隨大隊兀立於草原不敢再動作。癡癡眼看著正心與馬福福飛馳遠去。「喂!這裡真有老虎?」隨行侍衛忙忙笑臉答應「是的,順兒爺!」瞬時被小順兒反手重重「啪」一個巴掌打過去「呸!死殺才的還笑得出口。」不安的小順兒隨後轉望遠方「萬歲…」
    正心一口氣跑了小半時辰在梅兒山麓停住了馬「福福你看,梅兒山。遠望近觀兩樣風情。」
    「皇上…」馬福福畏首畏尾挨身騎近正心,表情沉重木納,正心一時間還看得迷糊「皇上能否不要親自召見顏有孝他們?」
    「………?」
    「聶琮珀草包一隻,只想享清福的敗家子弟。顏有孝他們不一樣,每個都是東親王水裡火裡救出來的人,比不怕死的更不怕死。奴才擔心…」
    正心肅然變臉,兇神惡煞般電光火石間將牛皮鞭子狠狠往馬福福身上抽去。
    「你敢擋,朕叫你擋!」馬福福不曉得自己不由自主的迎手擋住鞭打,惹得正心愈發火惱,伸腳猛踹馬福福落馬。馬福福不等正心,自己扮了個馬摔狗跪在地。正心隨手將馬鞭扔在馬福福臉上猛然大叱:「這是你該說的?朕查過你的履歷,你是東軍那邊過來的對不,為什麼不告訴朕?含含糊糊裝哪門子鬼神?好生學學小順兒,雖然成日讓朕踢打踢罵,從來也不敢過問政務。你是持了誰的寵。」正心暴跳如雷往馬福福的坐騎屁股使勁一打,馬兒長嘶一聲離去。
    「自己走回去,明早備好請罪折子來見朕。咋!」正心韁繩一收,快馬奔去。留下長跪在地的馬福福,一個人孤單在荒涼的梅兒山下。




    註:
    軍機處,軍政大事不經內閣部議,直接由軍機處裁定,朝廷的機要部門。
    章京,軍機處的協辦官員。
    印結局,京官連合私設的部門,專為交了錢的外省官員聯名保奏升遷。


    請暫時莫在此留言


    4 樓住戶:∵綽橾湮∵
    發表時間:2002-07-21

    泬陔鷂睡蚋珨俴芄皈粨L啞刓毞喀蕾逌膘れ腔芩朘笚唅Ⅴ圉堎ㄛ桸慲觴K]忳善怮湮腔郯焰ㄛ泬陔睡蚋脹丳篳鼵窾楩徶Ⅳ棵傿蔭蕾逌慳橦豱﹝圉堎縪壨罔杶h桉ヶ腔擁搟皆埮務蝥恓c昹路翍蚾梴|塘腔湮堻脆絻傖f捼ㄛ珨窣揹腔伈屜芢栳鷂華抻膨ㄛ欳豗^腕竭辦ㄛ圉堎腔嫖劓珨銜桉憩綎民芊泬陔睡蚋脹侘遘R俴最ㄛ眈忨C皊摽馹祴圮婬僅4怗疢繷茴r腔禷數褓濠s追﹝
    佸聿魙c娊旰z炴芃戤腔肮rㄛ泬陔s赻婓朘笢汃絿ㄛ珨援軗黺條不r奧婓苺巑D蚙﹝泬陔珨繚奻珂岆忳侜Dㄛ鞣鞣符鷂侂埶o岈ㄛ眻善桸嵼蕾逌腔岈煇邰摽蕦俴丳符尕緻伎﹝睡蚋珨繚PP〣c湮鳴想倗耋萊ㄛ珨醱憩讀腕抇抇惿惿腔ㄛ泬陔宎皺婈侚鞃馜酷啥炯賸睡蚋俋]冾蛓轃篰﹝む泬陔K準]綎鷂珨虯冾鈲ㄛ硐墅藩隙嶱諳砑減減不炬銘⑦L捇恅憩岆窉悿蝗啅掀嘉桽踏﹝珨芡炱纗鰽剽e孬L堤穔闡譯湮趼ㄛ毞埽襟懩腕妦N紸惤﹝閩祥芘C圉曆嗣﹝
    桵S餉ㄛ泬陔蚅釴黺圉孝謣笢ㄛ昄觸骰x旯腔迶愩愩斯れ﹝蕦翍瑲臙菌^晾Aㄛ阞Ⅲ极F陑棧嘎ㄛь墿鶶腔快韥遠N]靡腔扈ㄛ摴煜V挲翍坳鷂翋刳辣帣橛匊玥齟瑧鬕矜滂扴翍考銀睿黤剿蟬鷃窱騰敵謘褞醴漪寯傚鱹磈憌炯避顈稊埮滷D腔秞伎笢ㄛ鷂侐笚餉廠湮華毞侉玾說ㄢ鰡髕硰漟饑罣R汜魂ㄛ魂腔E侹^煨醱腔泬陔堤讀腕餫邞ㄛ埻掛朼疑湖啁O笭俋桶腔泬陔ㄛ蝵鯓⑦LmWW畟翍福S魂翔翌刳趕耤
    ☆泬倗蘆橯硨繚窔鞢ㄐ僥蕾逌祥眭睡r眒緊蕾黺泬陑旯摽祥罫ㄛ泬陔讀咭朸ㄛ珨r嶲]湖_髺髺洃陑釔揗﹝疑壅泬陔符譑紒ㄛ蕾覦砦蛂窣疆攲跎﹝
    ☆溜鐀銧鞃鏝〢傮組Zㄛ蕾逌祥眭倗墿珨諳疑ㄛ淩岆僩賸虜譫汜扂褞桉﹝★蕾逌蕦俶輻奻謣鷂泬陔K潛奧炟﹝泬陔螜遝倗ㄛ做華孬s準都炰g蕾逌魁絻祩腔俶ㄛ舛@弇匼帤牾醱腔邈褣N薖暻繪苤
    ☆疑e濃腔珨諳迶ㄛ斮華麥伎圪韭銫疢貑婽М襞r﹝★蕾逌侔綱珩苤雅嬡耋﹝
    ☆呾祥奻妦N惸笭昜﹝★泬陔漪翍蔗茞腔虷搳覜倞f爵繚棼f橙齮皆鄞毓篰麤垀泬陔賟_蕺昳﹝祥符ほq恅ㄛ坋爛漁敦踢蛔蟹塋﹝暽腔罃[藬儷紻L捇ㄛ祥眭毞眳詢華眳旮湮漆眳V迻紺眳瘋熔ㄛ咥郬赻湮豇藪o眭﹝罫罫祥掀鹺玾T苤逑﹝夔ㄛ泬陔壕祥蝻{帗湮眳f煦眳珨ㄛ{珨撩眳薯ㄛ薯侺遼淕顏Ⅵ痑樻麭脅Y迋誥曖倯條﹝稛祥岆遁髡痲夔摯腔﹝珨諳靪詫湮醱ヶ敤讀﹝★
    蕾逌婓墿啞刓婌眒I腔赻傖擁醱ㄛ埻珂腔ほロ條醪祥筍]殏pㄛ毀奧崝氝珨捷載嗣﹝毞喀朘膘れ摽ㄛ蕾逌堤條顏ь墿啞刓珨孝馨蔆寂ㄛ彶督坋袡朸R揊ㄛ匿賸訧芩惜芩朘ㄛь諾ノ@﹝蕾逌楊淕蕺ㄛ淕墿啞刓腔諒嬝霜鄭輿窪耋ㄛ硐衄☆夔★珨l繚夔軗﹝薉蕨迍晊麼陑湔e腔ㄛ蕾逌6騵糔垓鄘蠗憌炸賦縪閡羌桮蔭蕾逌桸假鍔腔芄]衄珨祥岆假假爺爺腔侵華夔﹝蝵餺蕾逌欏狟挍衄訧朘赽誑籵瑳╯禺S華偞衄巟桴挐蒏ㄛ籵厘陳鰎腔跪猁耋奻偞衄燊縐砃簐钃抰虮梮﹝陔條笢A褭h冞蟆唌M笣青禲Ⅸ_x腔枅條寂﹜陳鰎腔枅溢厗韜芺ㄛ樓奻埻珂腔摲h≒逋逋珨f拻ロ淕﹝膘秶凝閨俴l燴ь奠ㄛ廢薺l擭鰷酴顏GRㄛ祥緻|控庥扂閥忱﹝
    ☆咑よ堤賸祥屾薯ㄛ{扂珨咑k祥繄@楓擁醱﹝坻彆淩岆衄符硉纂挏岈縪v扂謹綄坻珨膏ㄛ躂齟硪榃儥繫鯔硃式陑孬譎緇賸憩椹y囮源渡ㄛM嚶赽汔夥湮蘁挍親厥晻禺y腕腔縑符珩憩√蒢芊ㄐ僥蕾逌覽翍罫源ㄛ砉侔猁艘援笭笭澡Xㄛ秞腕紨u麥笭れ瞴裙蝝侅鯤轅笥ㄛ淕え墿啞刓飲秶僅れ篴芊醪侘閩湝Y╯]衄寂揊佹酈祥熒溪質墮ㄛ朓耋螜偞燊縐彶忳繚ㄛむ愐珨ㄛ掀れ饒曼l耋奻猁蝠葆袡价銓畏囹R嫶墮ㄛ饒褫岆怮す嗣賸﹝啃俷褫假陑I汜ㄛ欳豗^腕怳赻]佶扻邈翌橦隉ㄡ銀饒唯@え華源岆艘侔假髺ㄛ做紲迾璋餫絮﹝湮堙4茴r﹜縫xㄛ祥奪華源俋穔騵鶱眳芺M俴ㄛ堎窪餫詢〦侇驍臐稛N珨軗ㄛ謁鷓衱猁隙埻蚆芊ㄐ僱譬_岆淩腔ㄛ簐驤茴r腔妀々翌妀藩昋煇飲岆褋R湮都炬輓恰斪姜敖馝b旯忒彪翩ㄛ載猁抇洃朓繚腔華源窪耋腔Bㄛ佸磉离瘨模阻R﹝婓蕾逌湮踾傑除盼@孬祥岆珨啜佶祒S砩絿軗腔華源﹝
    ☆場善r慮帗湮I腔蝝侗离璉甭﹌の遠誰T綜ㄛ淩鷓湮汜堤赻蕾眳陑ㄛ祥陳祂腔桸慁堙ㄐ
    ☆扂蝝刲bУ釬搟皆橧侇|塘ㄛ媼繂眶翍陳祂腔桸寣扂岆陳祂腔罫萵Nㄛ侚珩岆陳祂腔骯﹝硐岆]砑綎堤r岆湮ㄛ蝵騍輓蔑踽篨邰傖賸湮堧盈磉а坋爛碩|坋爛碩昹挼﹝★
    ☆森騰毞綅﹝珨鑩埰Ж鶆ㄛ湮腔俷赽萊憩ェ翍祥溫ㄛ漆俋楫蠷邲郈祥眓祥梋﹝踏淏陑fqo楊淏靡ㄛ侐漆y﹝挲毞狟湮搡狊簽媟痋8祩簽媞炰銘嶂縑
    祥罫衄侜騫笫瞴裡鼢鯫劼fれ賸衋產蕉{帗湮褫岆預笢夔忒儸ㄛ覜①侵墏賸﹝★怮邈刓祥壅ㄛ湮華傘政珨え做S餉廠ㄛ毞諾奻煨廠伎腔嗡忒霑珨啜蝞侔劓﹝悁屾ы掖翍俀牳蕞輪ㄛ艘祥ь奠坻腔ㄛ硐夔螛螛廣廣艘旯奻腔尷﹝睡蚋鳩噹華躲蕦婓悁屾ы旯摽﹝
    睡蚋螜銘в傿調陑樓猾腔脹帎苾ㄛ淏侐こ腔湮T毞赽輪頃﹝筍睡蚋掛岆摲h堤扔鰍繕芅薆帎苾ㄛ醱曲穔齡蠯摲h郔詢緙悁屾ыrㄛ赻跼磹F腔岆偽ヶ醪摽﹝
    泬陔摹疆狟砃悁屾ы褞忒梂珨瓴善華☆狟夥綎悁飭﹝毞伎餉做ㄛ祥舷飭鞨霹ㄛ囮跎囮跎﹝★泬陔祥埽藥麵e祥籟畋驧課臊m銑牝棽鈭剼椆睊朘魂茛s珩綎祥屾棒醱ㄛ紒腕森佶旮麥祥菁ㄛ侔淏準淏侔訄準訄﹝o悁屾ы蝥廔j赻撩ㄛ狟砩舑岆竭鷓坻﹝
    ☆泬湮侕播K稛啜汜﹝鄳秧蒔湮刳遛睆繳ㄛ錐纖朔禲硐暻恛蝝D奠ˋ★
    ☆衄覜奧追奧眒﹝祥稛岈﹝湮侜c跪朘跪惜飲挲疑賸嶂縑
    ☆Ю泬湮侗o腔﹝稛岆妦N岈ㄛ袛馹腔髡痲﹝★悁屾ы嚌KヲQ腔翌華屜洏奧釴☆湮佼茴r瓚珨傖ㄛ墿啞刓媼坋侐朘坋惜匐坋巟珨f拻ロ祁麝膽ㄛ雀狟彆毚鏗妀晊陝輿嘐刓謞淩よㄛ痳奜rQ奻湮堻舫L啞刓薆腔慮帗湮よ﹝R橩陑fq虴薯ㄛ者嚆﹝★
    闢謣奻腔蕾逌滖虷柁柁腔米懩繙扃謬f耋ㄩ☆悁咑よ稛挲腔祥樑ㄛ墿啞刓稷o剒婬疶腔﹝扂鷂咑よ闡俀祥岆曬翍銘奻阯扔纂鷓岆斕妅輓議茴r眳俴謁鷓婕謠芄炯茴r蝵騍銓畎袎糒匏儥苃膦gㄛ踢湮啋腎價摽祥掀橾陳鰎卼啜o夔ㄛ妐覛堵赽堪ゝs祥岆婦褒伎﹝挲踢湮啋砃踏綎祤埣噫誼溪ㄛむ婌睿扂蟘袨峞聹銘Ё茴r鰍醱滅翍梇羉ㄛ稛孬]嗣條薯ㄛ祥輕饃韥酷dㄛ扂婬崋衵麛閤△纂ㄐ僥蕾逌尕峚聾聾旯赽ㄛ鼴鼴旯奻腔閡釴眻賸餞鴦挲耋ㄩ☆摽梉眧荾冞斕善陔膽笣ㄛ闡ц筳貐茴r符祥郣奻﹝燊赮猁彶疑ㄛ陳鰎燊赻毞睿坋拻爛晞酸U祫踏ㄛ嗣岆華誥堤]ㄛ條條溪溪腔挲祥ь﹝綎賸挴刓婬bP赮鏽堤瞨珀иe符岆淏陳鰎夥葬﹝★泬陔腕眳鏺Fㄛ睡蚋s婌T賸稛意夥祥夥揊祥揊腔鄭輿撻﹝
    侐劼腔咭rㄛ祥眭祥紒嶲珗伎眒蓋欶淕え刓輿ㄛ侐笚ぽ窪腔扥忒祥拻硌﹝虐刓讋亭軗ㄛ珗滽做扷褩陴奧堤疑祥敳[ㄛ窪做笢侐笚飲婓嘆莐翍﹝尪條cれ鳶參穬簐驫讟褉為觕桻e珨啜疆繕ㄛ跪劼f翍祥肮腔源晟ㄛ衄h惤衄M惤衄陳鰎珩衄祥眭靡腔縫x雥轅Zㄛ篸仿gs夔玵刮﹝朘笢湮鳴滇鰴齎鞅B揹踚踚蔩追堤腔踢棸囆第必謝ㄛ芵綎倱倱鳶嫖睿漟饑漜冾聜突攘毷毷腔〨衡灈鱧娸繭騵踸g陑滌翍ㄛ珂謁摽腔脹渾翍鳴螹蕈堤湮妘﹝憩呾祥雅庥扂遠N源晟飲夔闚侒刵齡郈殿漞捸
    螹鴛窪踫腔尪條麝翍鳶參蚕罫奧輪ㄛ詢湮腔闚っ饜奻熁撮桉ㄛ珨艘憩眭耋岆耋華腔陳鰎芊尪條挲翍眚P蕺渥志迣茴r諳秞腔h☆Nㄛ讀疑#戊孲﹝湮模脹﹝★墅墅УЗ簽刳鉼忙癸牝棽雿輪惿惿腔[忒綎冞臩﹝
    圮涫憀懩繙扃觴跼匿華4怗皇仵蕾逌鷂悁屾ы笒赻薆荾冞祫陳鰎噫ヶ腔陔膽笣﹝毞睿場爛ヶ笢韥閥敘痝茴r噫霣衄湮ㄛ眻祫梇謯N溢Aㄛ笢鱧婜祥狊﹝r陳鰎腔陳擁珩祥隅ㄛ快糧茴r鷂笢鉌岐佌銓芋祫踏蠸褋c蔭郖煦祥ьㄛ陳祂硐夔掀桽湮rぶ腔夥蚚唳D繉tㄛむ礸躅遢賟g跦掛岆逜褭腔o淉葬B﹝
    泬陔繚奻鷂蕾逌肮ㄛ鞦毞挲華腔謐腕咭朸赻婓ㄛ砑祥善珨銜桉憩猁褩嶱墿啞刓賸ㄛ陑笢芼閨唑c帣輓蹺@弇MN﹝螜銨鈲硐岆傻傻坋觕掁s祥眭祥紒汜旨蕾逌汜堤眭陑疑覜ㄛ珩偝岆綎賸攬衭掩D埮曼鄞滄珅傿褐Dㄛ婓泬陔陑笢壺賸睡蚋眕俋ㄛ眒╳蕾逌傖芢陑离號疑萊倗賸﹝
    蕾逌腔橾麥鷂魁絻祥焌ㄛ眕摯坻饒意蚗罫腔濮髺厥笭ㄛ旮旮殏督賸砃繂婟嚁牊朵藚岈腔泬陔ㄛ咡翍蕾逌爛ч腔醱謂ㄛヲS腔々籌偍堤坻梑埬^珗腔紱琭盈R屜れ腔螹笢A褭翍珨跦跦ь奠腔啞ㄛ豢眳翍蕾逌蝥恓怤隙善陳祂腔拲彤桉郗援﹝泬陔侔綱衄偍祥專腔ロ晟f惤ㄛs衱啅睢惤蕺ㄛ狶翍晾硐岆腴螹祥惤﹝
    祥眭闡熔攫懩職虮мf祥奻瞨o眳嶲衱祥蚕赻翋腔嶱賸諳ㄩ☆慮帗湮嗣虳枑滅翍悁屾ы疑﹝★肉驧蠔蕾逌摽珂岆躂艘泬陔ㄛ袓錆慱り虷嶱☆泬倗睡堤森晟ˋ★
    泬陔珩祥眭樨荷N挲堤稛意嶱宎衄虳摽際ㄛ黺岆▼o晟﹝蕾逌昄藅駖遻鞅ㄛ峚れ郲褒虷耋ㄩ☆h剆倷遠N杻e腔俶ㄛぱ籵冞疢煉蛂卄牴潺y褣ㄛ湮冼s岆肮遞褣眢﹜肮砅瑛y﹝蠆讋專ㄛ謎僮紲˙複芤侚ㄛ軗僩鱔﹝褫鷂僕遞褣ㄛ祥褫鷂僕楠盃蚨帣銀奴縑嘐懩]砑善蕾逌竘蚚賸妢笢毓騠蠶埣卼曆菀腔ㄛ艘礄蕾逌掀掞飲ь奠赻撩腔噫ㄛ蝝侗姻紶腔冾貑寔倞宥縪晁gㄛ泬陔綺覜愩偝嗣﹝
    ☆蕾逌螜都爛岈ㄛ捼條Е〣RC逽炸封播K類祥ьh佼К恣h冼羉W詢ㄛ讀れ鏍淉縳陑衄茛銀侒O赽條楊莮腕嗣ㄛ湖れ梋穛銅炰銨瞿遣汎襐埮瘓侅藫薷C孬蘿瞨s岆摩嘉踏眳湮傖ㄛ陑端忒彌桸桸瑲嘎﹝★泬陔掩蕾逌飯腕靷蒆珨虷☆慮帗湮hW祥船ㄛ器蝝刱淽翩﹝★
    ☆扂c善橠僚蒘ョ瞨疫鼢鯫芊俴湖梋掛祥嬴ㄛ森r森覦扂鷂澱毞冾忙甭完鰻敷鯡盲漆皆儅RM森笤﹝★
    祥眭睡r鞣狟瞨疤熁磑з抮窵鷒葺請耋ㄩ☆慮帗湮ㄛ陔膽笣善賸﹝★俋睡蚋鷂悁屾ы眒磐旰礿ㄛ衄挲衄虷祥眭婓虳妦N﹝侂嬮倳雺齴p桉ㄛ猧疆翍俴燠昜淕燴倛ㄛ珨u漁轡摽睡蚋腔斪娊啁傖〧殀ㄛ餀藘檔賠M追﹝泬陔鳩噹砃蕾逌悁屾ы媼呯L華珨瓴☆冞澱ロ爵皺剒珨eㄛ篸梉珛銘傑蛔ヶ婬﹝★挲糞珩祥甡晻炭嘟軜D旯憩軗﹝辦醪掉軗圉掁禹斪眒旮遶臏x笣噫ㄛ泬陔婓籟々奻撞狟珨俴趼☆詫敆wㄛ悕Q衱景﹝★ㄛ婬蚕罣蓋笢○齎骰b陓奻摽溫鵁﹝
    ☆硐呁螖赽賸ㄛ衄坋毞參岈①煇狟瞴ㄐ劃扃謨譜>葆瘍肯艭\笢腔陓ㄛ涵桉虷れ☆Ю斕腔苤赽ㄛm孬璵魂腔憩岆祥珨茛挶妢妗纂聹銘Ь畸賸祤冞陓ㄛ淩砑鱔郴b穖堀唌ㄐ
    泬陔珨籥耋ㄩ☆鵁辦虳岆匐啃爵樓駟辦虳ˋ★
    ☆e腔赽扂祥啥畏蝜憩蓋赽孬腔稛郴bㄛ諫隅辦綎匐啃爵樓駟﹝銘奻璵腔漆|ч袚祥奻坳儸﹝★泬陔綎淏陑O蛣贍|чㄛ怮屠帎苾s岆庢眳蝏╯疣朴壓滿m孬侒侀敷薰fq腔漆|чㄛ挲眳ヶ腔詢隴鼠鼠船c坳袎牊桉紩赽﹝衄珨棒坳祥舑疑渦厘銘奻旯奻馜圾皆匙緻湖賸娵妧ㄛ摽篿芶薰佹芊ㄐ嘐懩覲褁o砩嶲葒睡蚋俴黨腔珨え隴S票ㄛ綺遘迮諉俴府趕產畋嬧笱ㄩ☆饒岆妦Nˋ★☆鉊ㄛ悁屾ы迖扂滖蝠fq腔躇殏ㄛ崋Nˋ★
    ☆##]#]﹝★泬陔咡翍罫扔矓wㄛ陑笢謨綎珨緲齎漶悁屾ы稛簋歇酵鰽譟熁喿蛗o坻O湮祥矨腔蕼覜﹝
    淏陑蝠測狟穔饑梑挼絻傖珨璃ㄛ諉狟穔議茴r眳俴罫掀墿啞刓載倜蕔f煦﹝珨俴囹R祥礿枃厘挴刓堤追ㄛ珨繚奻珩餫す檢髺﹝郛輪挴刓毞伎uuれㄛ閡伎腔騇圢狟鞀瘨穔議輿滹盈湮華砉岆婓祥籵餫腔赽孬啜鞢ㄤ婻炴腑弄橛~腔餫伈湮薯雀翍佽黨薺悈祇g笢毞奻衢狟袌邈華熊濘ㄛ忘蛑棧嚁姨曾朊直舜闔E迾ㄛ眭れ駃篨葝蚞o猧繚﹝]嗣壅憩褑钁炵躅舜蹕Z溾湮迾ㄛ6婻秖S芩邐傖珨匽匽S懾咯眉軗]袉蝨迍楸M懾穬炳刵蚞鞣れ瞴袟]衄珨侐嗝肢╯畏垓蕊樞鎚R芤池倉赽蔩懾阨ㄛ睡蚋婓斪ヶヶ摽摽疆翍硌]葴瘓ㄛ堤邈腕懾佫け觸鄞秞庲祥堤岆掞﹝軗輪斪螹ㄛ泬陔蠹翍珨璃綠綠腔滴畟渴奻須鯜ㄛ疆翍悵荾珨蠶鼠恅鷓阨廘纂ㄩ扃輪珨Ю☆泬陔ㄐЮ斕瓷腔ㄛ辦筳麟赽孬弗嗄磩盼@崋N腕賸﹝★
    泬陔K啞S腔奻勛薯D堤虷搳葡輔說]湮焰ㄛ旯赽賸虳糞﹝湮鳴萊倗淏疆翍ㄛ苤萊闡衁腕狟#摽腔戤#★泬陔挲れ穚撲埡忙盆閨X螹醴悈曬翍睡蚋猧駟挲俇﹝珨楹桉ㄛ淕剆庄奻豸狟穔轚M懾{孬﹝
    ☆篸芄眉嫢﹝泬陔餉給賸﹝★侁睡蚋葴網ㄛ珂岆艘賸艘ㄛ岆泬陔珩憩釬]餞鴦疆翍﹝睡蚋綺酸伎湮ㄛ惇旍啜腔氻赽湮糠耋ㄩ☆Ⅸ謑﹟攁綎民芄篸咂^簆抮礡ㄐ寨S匿堤旯奻腔饜絮﹝刳骯誨研黍刳撈覦ぎ狟忒腔岈珨扒釂十懩職れㄛ諾堤珨ヲ麟H扇累獺泬陔硐紒腕笚婈佸老e疆俋赽rr穭ㄛs客o薯嶱桉麼挲虳妦Nㄛ螹砉岆掩f螖翇賸睜珨啜芫腕猁旍嶱﹝赽祥r砉岆笮善賸坒赽笭笭泐賸珨狟ㄛ泬陔憩稛衵閣襌藅閥肪跍v賸嗣壅ㄛ圉羺遶捄覺銀咂@孬衱怬善饒孬ㄛ皺黺俇傖餉阯綎央
    俀嶲ㄛヲ邠腔躂螹懾芩窪俓え挌ㄛ廘纂媏說劂蟫酷崦cれS腔鳶蚐穬炬輕馦鉼疑鞠ほ侒楦穔鰓楺鰴灗珧粕奏鰍蓗閎疫衡餕暫趕l堤廠抰推蹊腔鳶﹝泬陔嶱晶笭腔桉々課狟謞奻腔濮禱踫ㄛ錪V眳笢善睡蚋笒з腔督帎翍赻撩屎恐甭閥倷遜夼寣
    ☆泬陔斕倳徽ㄛ怮疑賸﹝阯堤珨旯湮犒ㄛ瓷扔蟻葅葥阭芊ㄐ
    ☆倗萊扂衱堤迉眈賸﹝★
    ☆旻狟旻狟ㄛ斕嗣阯珨﹝婬谹輵K峙薰奴盆媞嫦^摽憩俴賸﹝斕岆婓墿啞刓斯賸餫ㄛ珨鶼鯙篪魌剆]崋N軗茛賸﹝衱祥岆踚湖腔ㄛ掞祥祥r瓷瓷芫芫腔﹝祥猁肮苤P珨啜舑﹝泬陔岆馜祀5騛朴饑芄盈l祥翍匙磐翍﹝掞猁婬緻斕伎ㄛ斕憩湮嫉圖赽圮坻﹝祥鷓﹝★睡蚋珨挲翍珨傷簐遻假呬咯炤亹鑩懩糧堁臐
    ☆扂稛岆闡孬ˋ★
    ☆挴刓葬捙嬡﹝稛孬腔夥葬眒鵁氾褓奲賸ㄛ扂笨陳鰎卼訞衄祤砩﹝★
    ☆皺黺善陳鰎賸﹝★泬陔溫狟屍錁]醴矨睿﹝
    ☆挴刓嗣腔岆媩炒珀蓌喍埮禍葺r扂岌蒨汀暙搟炳ㄨ嗛善瓷壺﹝耋梑陳鰎苤璊監抮礗炮砩岆嗣砩﹝★睡蚋箏翍泬陔衱婬阯狟﹝
    湮迾窣鴦狟賸妀鴥疫勴欶郋`溫堤ぢ窪腔袢檄儮滹觕梌糑挾_芃淕え湮華衄誸婻﹝跐游珧耋奻堤政簐驧譬暵韗甭睊黖灌_宎坻蓏腔欳荂挴刓華ぇぃすr鰎衄汜佌綎ㄛ壺賸跂]婬妏蚚腔U湮霣腔黯條Iㄛむ坻飲岆珨え詢旂刓韏蒝勘哄挴刓葬囀腔陳鰎夥條渾泬陔珨俴侕廔jf煦ㄛ靡家珨蜘遲珨蜘遲腔冞ㄛ妦N珧邙刓邙﹜豜阨儒﹜蘣禱々翌ㄛ螜岆夥葬s褉為棞梑趕蒪藩慳憿ㄣ佪]侚鼞g愨蟋爛PS﹝
    陳鰎卼踢湮啋腔祤砩竭辦憩隙篴芄禺S眳奧穔騫б珂f靡腔陳鰎捃濘啜C檔螂FF蛂ㄛ孬孬俋俋岆鳶參ㄛ祭珨拻祭珨巟腔珨え顏GR﹝ヶ穔夔夥鷂挴刓葬腔華夥Tㄛ蚚陳鰎衄耀衄茧齣f賸疑墿珨僇r嶲ㄛ綎楹莩摽迠狟泬陔珨補佽鰓馝bㄛ蚕湮荾冞P墿奧央珨鼚簞箷T賅蟭碩6譬忕艞狩d雲茴r禷數褓擊m奻栳﹝

    ∵∵∵ ∵∵∵ ∵∵∵

    ☆銘奻ㄐ睡蚋睿泬陔衱衄鵁瞨皆挼善踢湮啋賸﹝★倢僕珨忒謄翍蠱褒ㄛ珨忒鏽翍鵁穔躁lㄛ視視袉袉筳淏陑腔丑筳嬡珨祥苤陑杺楹嬡腔毞芅繭孵豜欯豪髓ㄛ寶狟囮陑珨僩鰾鰱婓珨え豪芩奻ㄛ釬眈曖杰祥膩﹝嬡腔帎苾挌褒帎蕾腔怮屠摹疆苤變綎縸郕臛奿Fㄛ倢僕硐翍鼴湖陳督奻腔暖芩ㄛ銘銘華砃淏陑窣萰螹攲郫﹝筳r怮綎禱婇ㄛ稛N輪怬螹珨艘符追政淏陑伎O祥疑ㄛ砉侔婓汜翍漶ㄟ少鱧埮盡簉埳藰5乳C湮頃ㄛ衄晶忑鼓旯黺淏陑摽腔苤犖剉R腦腦ㄛ飲岆醱褉賽岉褖鶂o髺脹渾淏陑稛鶻r綎央
    赻苤坋嗣爛縪懤a燴腔珨忒捼諒ㄛ淏陑俶跡憶旰氈琌噶ノ跎笭xㄛ郔侉覹華奻採狟泐祥眭垀渠腔衿荂倢僕掛砑翍暫銘д懩穔鰍細ㄛ溫嶱虳o湮捇ㄛff砑祥善懈輓礸鱧終絃龘陑腔毞孬靾咂M央淏摽際翍赻撩穔觸銘r緊ㄛぎ淏陑濮濮腔覽艘翍赻撩ㄛ陑笢祥輦湖賸珨漁﹝蝜淩腔ぢ諳湮糠給疑ㄛ淏陑郔褫鷓腔r緊憩岆妦N飲祥挲腔r緊ㄛ賸蚨絘腔奻俇姪散輒龒陑善菁嗣汜漶
    ☆湮婼鸅幘銘⑥C祤緻哏佴艙枑ㄝ佴痰笭陔猾綜賸嶂蕉閡挼酕賸湮媯贍蹌穬狩箷纗仃S翋岈腔船妏ㄛ暻拶奪W縫匙諒銘妦N砑楊﹝坻祥赻撩岆湮躞鯓Е誨辨y祥傖陳祂腔祤砩祥羷抳岉朸幔腔湮﹝★
    倢僕珨r嶲祥堤螹髯ㄛ硐湮衙笨腕堤W縫匙腔毞翋諒諒銘補蕼賸湮媯議耿ㄛむ笢鷂膽湮瞳栥頃赽哏佴艙枑ㄝ佴痰湮衄燊S﹝哏佴艙枑ㄝ佴痰 (Visconti Sforzad)岆淏陑婌爛賸рt腔漆俋摽ㄛ欯躅昹栥腔鳶蘿哏薯ㄛ薕瑳覆岐朴鐘x湮瞳芊哏佴艙枑偞腔鳶蘿ㄛ鍔r腔笢醽刲裀橠朔鄘薜甭匐鱺植迮湮鳶薯妏爛腔淏陑垀砃衢o厘祥瞳ㄛ翍翑墿賸淏陑朼嗣ㄛ旮忳淏陑菕淏陑O弇摽樿佴艙枑猾綜樓夥ㄛ薆腔岆笒卼棳蚚腔岆笒卼闚秶ㄛ杻e橚嶱溫朓漆吽鷜杬O諒斻﹝婓珨虳☆栥湮頃★笢呾岆O鞞禎腔﹝隅懈笢禷鉔磩畎嬥少靆躉砠炬輓h惤琌腕疑Ⅸ袚h模怮怮﹝
    淏陑傷釱婓弇祥晟虷ㄛ壺賸琌r晾X尕衿齫滹玷棟珂甩鯓й閤蟓f懇警鵜鞢陎醴圉嶲桉紩赽尕尕晶狟扞砃鎚嶇婓華腔5乳遄裊佴艙枑腔禍蚎僩襉ㄝ肮呁畎м陑啋爛腔媼樅筳尪勘ㄛ婓熔輿埏鷂斕僕岈綎堎﹝む侔溜蝥峉縑
    ☆隙銘奻ㄛ贖符r淏疑腢示C梒儔ㄛ睿坻婓熔輿埏硐衄綎醱眳ㄛむ侔歇遘眝晟﹝熔輿埏笢鰎屾埽襠岆佴痰綜腔鼠赽ㄛ矽r坻蚚腔岆肮妗h靡﹝扂硐眭耋肮巠ヶh圉栥腔褭悛漆甚頖腔憩淩腔祥ь奠賸﹝#鉣#忙﹌腕珨萵疑趼ㄛ祥屾筳尪眈⑴む笒遁ㄛ恅胱冔呾苤衄靡漶ㄐ5乳隓淏陑甡酵o伎ㄛ黺岆衱鎚螹狟央
    淏陑〨笳[ㄛ旯摽腔醪腦腦撈r鼓旯D趙B軠梒惕軗﹝侅r符蛁砩善醪腦腦旯援楮陔脹帎苾督伎ㄛ鞞銘о蹐汔奻扔纂˙媝踰蟓假遝簷鷓挲醪腦腦桸Щ佮壒ㄛ婈善淏陑晝蘌儊R眳鋆疢貒輓蝨嘖賸夥ㄛ淩岆郛追紒腕毞哏褣蹋ㄛ稛銘著善菁婓砑虳妦N﹝
    ☆岍忳錞塋ㄛ器祥眭湴洇ㄛ甡椋荷N諒銘﹝錞杸坻党賸訧案虌昍瓊盃樊S栥諒尪婓朓漆脾鷜怴稛N翍ㄛ巘撥S垀衄諒斻ㄛ歇鷜枎葔f賤堤噫蚗祥腕追ㄛ諒鏍藩劼昅〦坋ㄛ①笭湮氪棧饜昹控喃﹝★
    ☆銘奻佷ㄐ★





    偟ㄩ
    媏誨秒n宒華耋倰轡滹秋侔笢|控腔☆華★


    5 樓住戶:∵綽橾湮∵
    發表時間:2002-07-21

    泬陔鷂睡蚋珨俴芄皈粨L啞刓毞喀蕾逌膘れ腔芩朘笚唅Ⅴ圉堎ㄛ桸慲觴K]忳善怮湮腔郯焰ㄛ泬陔睡蚋脹丳篳鼵窾楩徶Ⅳ棵傿蔭蕾逌慳橦豱﹝圉堎縪壨罔杶h桉ヶ腔擁搟皆埮務蝥恓c昹路翍蚾梴|塘腔湮堻脆絻傖f捼ㄛ珨窣揹腔伈屜芢栳鷂華抻膨ㄛ欳豗^腕竭辦ㄛ圉堎腔嫖劓珨銜桉憩綎民芊泬陔睡蚋脹侘遘R俴最ㄛ眈忨C皊摽馹祴圮婬僅4怗疢繷茴r腔禷數褓濠s追﹝
    佸聿魙c娊旰z炴芃戤腔肮rㄛ泬陔s赻婓朘笢汃絿ㄛ珨援軗黺條不r奧婓苺巑D蚙﹝泬陔珨繚奻珂岆忳侜Dㄛ鞣鞣符鷂侂埶o岈ㄛ眻善桸嵼蕾逌腔岈煇邰摽蕦俴丳符尕緻伎﹝睡蚋珨繚PP〣c湮鳴想倗耋萊ㄛ珨醱憩讀腕抇抇惿惿腔ㄛ泬陔宎皺婈侚鞃馜酷啥炯賸睡蚋俋]冾蛓轃篰﹝む泬陔K準]綎鷂珨虯冾鈲ㄛ硐墅藩隙嶱諳砑減減不炬銘⑦L捇恅憩岆窉悿蝗啅掀嘉桽踏﹝珨芡炱纗鰽剽e孬L堤穔闡譯湮趼ㄛ毞埽襟懩腕妦N紸惤﹝閩祥芘C圉曆嗣﹝
    桵S餉ㄛ泬陔蚅釴黺圉孝謣笢ㄛ昄觸骰x旯腔迶愩愩斯れ﹝蕦翍瑲臙菌^晾Aㄛ阞Ⅲ极F陑棧嘎ㄛь墿鶶腔快韥遠N]靡腔扈ㄛ摴煜V挲翍坳鷂翋刳辣帣橛匊玥齟瑧鬕矜滂扴翍考銀睿黤剿蟬鷃窱騰敵謘褞醴漪寯傚鱹磈憌炯避顈稊埮滷D腔秞伎笢ㄛ鷂侐笚餉廠湮華毞侉玾說ㄢ鰡髕硰漟饑罣R汜魂ㄛ魂腔E侹^煨醱腔泬陔堤讀腕餫邞ㄛ埻掛朼疑湖啁O笭俋桶腔泬陔ㄛ蝵鯓⑦LmWW畟翍福S魂翔翌刳趕耤
    ☆泬倗蘆橯硨繚窔鞢ㄐ僥蕾逌祥眭睡r眒緊蕾黺泬陑旯摽祥罫ㄛ泬陔讀咭朸ㄛ珨r嶲]湖_髺髺洃陑釔揗﹝疑壅泬陔符譑紒ㄛ蕾覦砦蛂窣疆攲跎﹝
    ☆溜鐀銧鞃鏝〢傮組Zㄛ蕾逌祥眭倗墿珨諳疑ㄛ淩岆僩賸虜譫汜扂褞桉﹝★蕾逌蕦俶輻奻謣鷂泬陔K潛奧炟﹝泬陔螜遝倗ㄛ做華孬s準都炰g蕾逌魁絻祩腔俶ㄛ舛@弇匼帤牾醱腔邈褣N薖暻繪苤
    ☆疑e濃腔珨諳迶ㄛ斮華麥伎圪韭銫疢貑婽М襞r﹝★蕾逌侔綱珩苤雅嬡耋﹝
    ☆呾祥奻妦N惸笭昜﹝★泬陔漪翍蔗茞腔虷搳覜倞f爵繚棼f橙齮皆鄞毓篰麤垀泬陔賟_蕺昳﹝祥符ほq恅ㄛ坋爛漁敦踢蛔蟹塋﹝暽腔罃[藬儷紻L捇ㄛ祥眭毞眳詢華眳旮湮漆眳V迻紺眳瘋熔ㄛ咥郬赻湮豇藪o眭﹝罫罫祥掀鹺玾T苤逑﹝夔ㄛ泬陔壕祥蝻{帗湮眳f煦眳珨ㄛ{珨撩眳薯ㄛ薯侺遼淕顏Ⅵ痑樻麭脅Y迋誥曖倯條﹝稛祥岆遁髡痲夔摯腔﹝珨諳靪詫湮醱ヶ敤讀﹝★
    蕾逌婓墿啞刓婌眒I腔赻傖擁醱ㄛ埻珂腔ほロ條醪祥筍]殏pㄛ毀奧崝氝珨捷載嗣﹝毞喀朘膘れ摽ㄛ蕾逌堤條顏ь墿啞刓珨孝馨蔆寂ㄛ彶督坋袡朸R揊ㄛ匿賸訧芩惜芩朘ㄛь諾ノ@﹝蕾逌楊淕蕺ㄛ淕墿啞刓腔諒嬝霜鄭輿窪耋ㄛ硐衄☆夔★珨l繚夔軗﹝薉蕨迍晊麼陑湔e腔ㄛ蕾逌6騵糔垓鄘蠗憌炸賦縪閡羌桮蔭蕾逌桸假鍔腔芄]衄珨祥岆假假爺爺腔侵華夔﹝蝵餺蕾逌欏狟挍衄訧朘赽誑籵瑳╯禺S華偞衄巟桴挐蒏ㄛ籵厘陳鰎腔跪猁耋奻偞衄燊縐砃簐钃抰虮梮﹝陔條笢A褭h冞蟆唌M笣青禲Ⅸ_x腔枅條寂﹜陳鰎腔枅溢厗韜芺ㄛ樓奻埻珂腔摲h≒逋逋珨f拻ロ淕﹝膘秶凝閨俴l燴ь奠ㄛ廢薺l擭鰷酴顏GRㄛ祥緻|控庥扂閥忱﹝
    ☆咑よ堤賸祥屾薯ㄛ{扂珨咑k祥繄@楓擁醱﹝坻彆淩岆衄符硉纂挏岈縪v扂謹綄坻珨膏ㄛ躂齟硪榃儥繫鯔硃式陑孬譎緇賸憩椹y囮源渡ㄛM嚶赽汔夥湮蘁挍親厥晻禺y腕腔縑符珩憩√蒢芊ㄐ僥蕾逌覽翍罫源ㄛ砉侔猁艘援笭笭澡Xㄛ秞腕紨u麥笭れ瞴裙蝝侅鯤轅笥ㄛ淕え墿啞刓飲秶僅れ篴芊醪侘閩湝Y╯]衄寂揊佹酈祥熒溪質墮ㄛ朓耋螜偞燊縐彶忳繚ㄛむ愐珨ㄛ掀れ饒曼l耋奻猁蝠葆袡价銓畏囹R嫶墮ㄛ饒褫岆怮す嗣賸﹝啃俷褫假陑I汜ㄛ欳豗^腕怳赻]佶扻邈翌橦隉ㄡ銀饒唯@え華源岆艘侔假髺ㄛ做紲迾璋餫絮﹝湮堙4茴r﹜縫xㄛ祥奪華源俋穔騵鶱眳芺M俴ㄛ堎窪餫詢〦侇驍臐稛N珨軗ㄛ謁鷓衱猁隙埻蚆芊ㄐ僱譬_岆淩腔ㄛ簐驤茴r腔妀々翌妀藩昋煇飲岆褋R湮都炬輓恰斪姜敖馝b旯忒彪翩ㄛ載猁抇洃朓繚腔華源窪耋腔Bㄛ佸磉离瘨模阻R﹝婓蕾逌湮踾傑除盼@孬祥岆珨啜佶祒S砩絿軗腔華源﹝
    ☆場善r慮帗湮I腔蝝侗离璉甭﹌の遠誰T綜ㄛ淩鷓湮汜堤赻蕾眳陑ㄛ祥陳祂腔桸慁堙ㄐ
    ☆扂蝝刲bУ釬搟皆橧侇|塘ㄛ媼繂眶翍陳祂腔桸寣扂岆陳祂腔罫萵Nㄛ侚珩岆陳祂腔骯﹝硐岆]砑綎堤r岆湮ㄛ蝵騍輓蔑踽篨邰傖賸湮堧盈磉а坋爛碩|坋爛碩昹挼﹝★
    ☆森騰毞綅﹝珨鑩埰Ж鶆ㄛ湮腔俷赽萊憩ェ翍祥溫ㄛ漆俋楫蠷邲郈祥眓祥梋﹝踏淏陑fqo楊淏靡ㄛ侐漆y﹝挲毞狟湮搡狊簽媟痋8祩簽媞炰銘嶂縑
    祥罫衄侜騫笫瞴裡鼢鯫劼fれ賸衋產蕉{帗湮褫岆預笢夔忒儸ㄛ覜①侵墏賸﹝★怮邈刓祥壅ㄛ湮華傘政珨え做S餉廠ㄛ毞諾奻煨廠伎腔嗡忒霑珨啜蝞侔劓﹝悁屾ы掖翍俀牳蕞輪ㄛ艘祥ь奠坻腔ㄛ硐夔螛螛廣廣艘旯奻腔尷﹝睡蚋鳩噹華躲蕦婓悁屾ы旯摽﹝
    睡蚋螜銘в傿調陑樓猾腔脹帎苾ㄛ淏侐こ腔湮T毞赽輪頃﹝筍睡蚋掛岆摲h堤扔鰍繕芅薆帎苾ㄛ醱曲穔齡蠯摲h郔詢緙悁屾ыrㄛ赻跼磹F腔岆偽ヶ醪摽﹝
    泬陔摹疆狟砃悁屾ы褞忒梂珨瓴善華☆狟夥綎悁飭﹝毞伎餉做ㄛ祥舷飭鞨霹ㄛ囮跎囮跎﹝★泬陔祥埽藥麵e祥籟畋驧課臊m銑牝棽鈭剼椆睊朘魂茛s珩綎祥屾棒醱ㄛ紒腕森佶旮麥祥菁ㄛ侔淏準淏侔訄準訄﹝o悁屾ы蝥廔j赻撩ㄛ狟砩舑岆竭鷓坻﹝
    ☆泬湮侕播K稛啜汜﹝鄳秧蒔湮刳遛睆繳ㄛ錐纖朔禲硐暻恛蝝D奠ˋ★
    ☆衄覜奧追奧眒﹝祥稛岈﹝湮侜c跪朘跪惜飲挲疑賸嶂縑
    ☆Ю泬湮侗o腔﹝稛岆妦N岈ㄛ袛馹腔髡痲﹝★悁屾ы嚌KヲQ腔翌華屜洏奧釴☆湮佼茴r瓚珨傖ㄛ墿啞刓媼坋侐朘坋惜匐坋巟珨f拻ロ祁麝膽ㄛ雀狟彆毚鏗妀晊陝輿嘐刓謞淩よㄛ痳奜rQ奻湮堻舫L啞刓薆腔慮帗湮よ﹝R橩陑fq虴薯ㄛ者嚆﹝★
    闢謣奻腔蕾逌滖虷柁柁腔米懩繙扃謬f耋ㄩ☆悁咑よ稛挲腔祥樑ㄛ墿啞刓稷o剒婬疶腔﹝扂鷂咑よ闡俀祥岆曬翍銘奻阯扔纂鷓岆斕妅輓議茴r眳俴謁鷓婕謠芄炯茴r蝵騍銓畎袎糒匏儥苃膦gㄛ踢湮啋腎價摽祥掀橾陳鰎卼啜o夔ㄛ妐覛堵赽堪ゝs祥岆婦褒伎﹝挲踢湮啋砃踏綎祤埣噫誼溪ㄛむ婌睿扂蟘袨峞聹銘Ё茴r鰍醱滅翍梇羉ㄛ稛孬]嗣條薯ㄛ祥輕饃韥酷dㄛ扂婬崋衵麛閤△纂ㄐ僥蕾逌尕峚聾聾旯赽ㄛ鼴鼴旯奻腔閡釴眻賸餞鴦挲耋ㄩ☆摽梉眧荾冞斕善陔膽笣ㄛ闡ц筳貐茴r符祥郣奻﹝燊赮猁彶疑ㄛ陳鰎燊赻毞睿坋拻爛晞酸U祫踏ㄛ嗣岆華誥堤]ㄛ條條溪溪腔挲祥ь﹝綎賸挴刓婬bP赮鏽堤瞨珀иe符岆淏陳鰎夥葬﹝★泬陔腕眳鏺Fㄛ睡蚋s婌T賸稛意夥祥夥揊祥揊腔鄭輿撻﹝
    侐劼腔咭rㄛ祥眭祥紒嶲珗伎眒蓋欶淕え刓輿ㄛ侐笚ぽ窪腔扥忒祥拻硌﹝虐刓讋亭軗ㄛ珗滽做扷褩陴奧堤疑祥敳[ㄛ窪做笢侐笚飲婓嘆莐翍﹝尪條cれ鳶參穬簐驫讟褉為觕桻e珨啜疆繕ㄛ跪劼f翍祥肮腔源晟ㄛ衄h惤衄M惤衄陳鰎珩衄祥眭靡腔縫x雥轅Zㄛ篸仿gs夔玵刮﹝朘笢湮鳴滇鰴齎鞅B揹踚踚蔩追堤腔踢棸囆第必謝ㄛ芵綎倱倱鳶嫖睿漟饑漜冾聜突攘毷毷腔〨衡灈鱧娸繭騵踸g陑滌翍ㄛ珂謁摽腔脹渾翍鳴螹蕈堤湮妘﹝憩呾祥雅庥扂遠N源晟飲夔闚侒刵齡郈殿漞捸
    螹鴛窪踫腔尪條麝翍鳶參蚕罫奧輪ㄛ詢湮腔闚っ饜奻熁撮桉ㄛ珨艘憩眭耋岆耋華腔陳鰎芊尪條挲翍眚P蕺渥志迣茴r諳秞腔h☆Nㄛ讀疑#戊孲﹝湮模脹﹝★墅墅УЗ簽刳鉼忙癸牝棽雿輪惿惿腔[忒綎冞臩﹝
    圮涫憀懩繙扃觴跼匿華4怗皇仵蕾逌鷂悁屾ы笒赻薆荾冞祫陳鰎噫ヶ腔陔膽笣﹝毞睿場爛ヶ笢韥閥敘痝茴r噫霣衄湮ㄛ眻祫梇謯N溢Aㄛ笢鱧婜祥狊﹝r陳鰎腔陳擁珩祥隅ㄛ快糧茴r鷂笢鉌岐佌銓芋祫踏蠸褋c蔭郖煦祥ьㄛ陳祂硐夔掀桽湮rぶ腔夥蚚唳D繉tㄛむ礸躅遢賟g跦掛岆逜褭腔o淉葬B﹝
    泬陔繚奻鷂蕾逌肮ㄛ鞦毞挲華腔謐腕咭朸赻婓ㄛ砑祥善珨銜桉憩猁褩嶱墿啞刓賸ㄛ陑笢芼閨唑c帣輓蹺@弇MN﹝螜銨鈲硐岆傻傻坋觕掁s祥眭祥紒汜旨蕾逌汜堤眭陑疑覜ㄛ珩偝岆綎賸攬衭掩D埮曼鄞滄珅傿褐Dㄛ婓泬陔陑笢壺賸睡蚋眕俋ㄛ眒╳蕾逌傖芢陑离號疑萊倗賸﹝
    蕾逌腔橾麥鷂魁絻祥焌ㄛ眕摯坻饒意蚗罫腔濮髺厥笭ㄛ旮旮殏督賸砃繂婟嚁牊朵藚岈腔泬陔ㄛ咡翍蕾逌爛ч腔醱謂ㄛヲS腔々籌偍堤坻梑埬^珗腔紱琭盈R屜れ腔螹笢A褭翍珨跦跦ь奠腔啞ㄛ豢眳翍蕾逌蝥恓怤隙善陳祂腔拲彤桉郗援﹝泬陔侔綱衄偍祥專腔ロ晟f惤ㄛs衱啅睢惤蕺ㄛ狶翍晾硐岆腴螹祥惤﹝
    祥眭闡熔攫懩職虮мf祥奻瞨o眳嶲衱祥蚕赻翋腔嶱賸諳ㄩ☆慮帗湮嗣虳枑滅翍悁屾ы疑﹝★肉驧蠔蕾逌摽珂岆躂艘泬陔ㄛ袓錆慱り虷嶱☆泬倗睡堤森晟ˋ★
    泬陔珩祥眭樨荷N挲堤稛意嶱宎衄虳摽際ㄛ黺岆▼o晟﹝蕾逌昄藅駖遻鞅ㄛ峚れ郲褒虷耋ㄩ☆h剆倷遠N杻e腔俶ㄛぱ籵冞疢煉蛂卄牴潺y褣ㄛ湮冼s岆肮遞褣眢﹜肮砅瑛y﹝蠆讋專ㄛ謎僮紲˙複芤侚ㄛ軗僩鱔﹝褫鷂僕遞褣ㄛ祥褫鷂僕楠盃蚨帣銀奴縑嘐懩]砑善蕾逌竘蚚賸妢笢毓騠蠶埣卼曆菀腔ㄛ艘礄蕾逌掀掞飲ь奠赻撩腔噫ㄛ蝝侗姻紶腔冾貑寔倞宥縪晁gㄛ泬陔綺覜愩偝嗣﹝
    ☆蕾逌螜都爛岈ㄛ捼條Е〣RC逽炸封播K類祥ьh佼К恣h冼羉W詢ㄛ讀れ鏍淉縳陑衄茛銀侒O赽條楊莮腕嗣ㄛ湖れ梋穛銅炰銨瞿遣汎襐埮瘓侅藫薷C孬蘿瞨s岆摩嘉踏眳湮傖ㄛ陑端忒彌桸桸瑲嘎﹝★泬陔掩蕾逌飯腕靷蒆珨虷☆慮帗湮hW祥船ㄛ器蝝刱淽翩﹝★
    ☆扂c善橠僚蒘ョ瞨疫鼢鯫芊俴湖梋掛祥嬴ㄛ森r森覦扂鷂澱毞冾忙甭完鰻敷鯡盲漆皆儅RM森笤﹝★
    祥眭睡r鞣狟瞨疤熁磑з抮窵鷒葺請耋ㄩ☆慮帗湮ㄛ陔膽笣善賸﹝★俋睡蚋鷂悁屾ы眒磐旰礿ㄛ衄挲衄虷祥眭婓虳妦N﹝侂嬮倳雺齴p桉ㄛ猧疆翍俴燠昜淕燴倛ㄛ珨u漁轡摽睡蚋腔斪娊啁傖〧殀ㄛ餀藘檔賠M追﹝泬陔鳩噹砃蕾逌悁屾ы媼呯L華珨瓴☆冞澱ロ爵皺剒珨eㄛ篸梉珛銘傑蛔ヶ婬﹝★挲糞珩祥甡晻炭嘟軜D旯憩軗﹝辦醪掉軗圉掁禹斪眒旮遶臏x笣噫ㄛ泬陔婓籟々奻撞狟珨俴趼☆詫敆wㄛ悕Q衱景﹝★ㄛ婬蚕罣蓋笢○齎骰b陓奻摽溫鵁﹝
    ☆硐呁螖赽賸ㄛ衄坋毞參岈①煇狟瞴ㄐ劃扃謨譜>葆瘍肯艭\笢腔陓ㄛ涵桉虷れ☆Ю斕腔苤赽ㄛm孬璵魂腔憩岆祥珨茛挶妢妗纂聹銘Ь畸賸祤冞陓ㄛ淩砑鱔郴b穖堀唌ㄐ
    泬陔珨籥耋ㄩ☆鵁辦虳岆匐啃爵樓駟辦虳ˋ★
    ☆e腔赽扂祥啥畏蝜憩蓋赽孬腔稛郴bㄛ諫隅辦綎匐啃爵樓駟﹝銘奻璵腔漆|ч袚祥奻坳儸﹝★泬陔綎淏陑O蛣贍|чㄛ怮屠帎苾s岆庢眳蝏╯疣朴壓滿m孬侒侀敷薰fq腔漆|чㄛ挲眳ヶ腔詢隴鼠鼠船c坳袎牊桉紩赽﹝衄珨棒坳祥舑疑渦厘銘奻旯奻馜圾皆匙緻湖賸娵妧ㄛ摽篿芶薰佹芊ㄐ嘐懩覲褁o砩嶲葒睡蚋俴黨腔珨え隴S票ㄛ綺遘迮諉俴府趕產畋嬧笱ㄩ☆饒岆妦Nˋ★☆鉊ㄛ悁屾ы迖扂滖蝠fq腔躇殏ㄛ崋Nˋ★
    ☆##]#]﹝★泬陔咡翍罫扔矓wㄛ陑笢謨綎珨緲齎漶悁屾ы稛簋歇酵鰽譟熁喿蛗o坻O湮祥矨腔蕼覜﹝
    淏陑蝠測狟穔饑梑挼絻傖珨璃ㄛ諉狟穔議茴r眳俴罫掀墿啞刓載倜蕔f煦﹝珨俴囹R祥礿枃厘挴刓堤追ㄛ珨繚奻珩餫す檢髺﹝郛輪挴刓毞伎uuれㄛ閡伎腔騇圢狟鞀瘨穔議輿滹盈湮華砉岆婓祥籵餫腔赽孬啜鞢ㄤ婻炴腑弄橛~腔餫伈湮薯雀翍佽黨薺悈祇g笢毞奻衢狟袌邈華熊濘ㄛ忘蛑棧嚁姨曾朊直舜闔E迾ㄛ眭れ駃篨葝蚞o猧繚﹝]嗣壅憩褑钁炵躅舜蹕Z溾湮迾ㄛ6婻秖S芩邐傖珨匽匽S懾咯眉軗]袉蝨迍楸M懾穬炳刵蚞鞣れ瞴袟]衄珨侐嗝肢╯畏垓蕊樞鎚R芤池倉赽蔩懾阨ㄛ睡蚋婓斪ヶヶ摽摽疆翍硌]葴瘓ㄛ堤邈腕懾佫け觸鄞秞庲祥堤岆掞﹝軗輪斪螹ㄛ泬陔蠹翍珨璃綠綠腔滴畟渴奻須鯜ㄛ疆翍悵荾珨蠶鼠恅鷓阨廘纂ㄩ扃輪珨Ю☆泬陔ㄐЮ斕瓷腔ㄛ辦筳麟赽孬弗嗄磩盼@崋N腕賸﹝★
    泬陔K啞S腔奻勛薯D堤虷搳葡輔說]湮焰ㄛ旯赽賸虳糞﹝湮鳴萊倗淏疆翍ㄛ苤萊闡衁腕狟#摽腔戤#★泬陔挲れ穚撲埡忙盆閨X螹醴悈曬翍睡蚋猧駟挲俇﹝珨楹桉ㄛ淕剆庄奻豸狟穔轚M懾{孬﹝
    ☆篸芄眉嫢﹝泬陔餉給賸﹝★侁睡蚋葴網ㄛ珂岆艘賸艘ㄛ岆泬陔珩憩釬]餞鴦疆翍﹝睡蚋綺酸伎湮ㄛ惇旍啜腔氻赽湮糠耋ㄩ☆Ⅸ謑﹟攁綎民芄篸咂^簆抮礡ㄐ寨S匿堤旯奻腔饜絮﹝刳骯誨研黍刳撈覦ぎ狟忒腔岈珨扒釂十懩職れㄛ諾堤珨ヲ麟H扇累獺泬陔硐紒腕笚婈佸老e疆俋赽rr穭ㄛs客o薯嶱桉麼挲虳妦Nㄛ螹砉岆掩f螖翇賸睜珨啜芫腕猁旍嶱﹝赽祥r砉岆笮善賸坒赽笭笭泐賸珨狟ㄛ泬陔憩稛衵閣襌藅閥肪跍v賸嗣壅ㄛ圉羺遶捄覺銀咂@孬衱怬善饒孬ㄛ皺黺俇傖餉阯綎央
    俀嶲ㄛヲ邠腔躂螹懾芩窪俓え挌ㄛ廘纂媏說劂蟫酷崦cれS腔鳶蚐穬炬輕馦鉼疑鞠ほ侒楦穔鰓楺鰴灗珧粕奏鰍蓗閎疫衡餕暫趕l堤廠抰推蹊腔鳶﹝泬陔嶱晶笭腔桉々課狟謞奻腔濮禱踫ㄛ錪V眳笢善睡蚋笒з腔督帎翍赻撩屎恐甭閥倷遜夼寣
    ☆泬陔斕倳徽ㄛ怮疑賸﹝阯堤珨旯湮犒ㄛ瓷扔蟻葅葥阭芊ㄐ
    ☆倗萊扂衱堤迉眈賸﹝★
    ☆旻狟旻狟ㄛ斕嗣阯珨﹝婬谹輵K峙薰奴盆媞嫦^摽憩俴賸﹝斕岆婓墿啞刓斯賸餫ㄛ珨鶼鯙篪魌剆]崋N軗茛賸﹝衱祥岆踚湖腔ㄛ掞祥祥r瓷瓷芫芫腔﹝祥猁肮苤P珨啜舑﹝泬陔岆馜祀5騛朴饑芄盈l祥翍匙磐翍﹝掞猁婬緻斕伎ㄛ斕憩湮嫉圖赽圮坻﹝祥鷓﹝★睡蚋珨挲翍珨傷簐遻假呬咯炤亹鑩懩糧堁臐
    ☆扂稛岆闡孬ˋ★
    ☆挴刓葬捙嬡﹝稛孬腔夥葬眒鵁氾褓奲賸ㄛ扂笨陳鰎卼訞衄祤砩﹝★
    ☆皺黺善陳鰎賸﹝★泬陔溫狟屍錁]醴矨睿﹝
    ☆挴刓嗣腔岆媩炒珀蓌喍埮禍葺r扂岌蒨汀暙搟炳ㄨ嗛善瓷壺﹝耋梑陳鰎苤璊監抮礗炮砩岆嗣砩﹝★睡蚋箏翍泬陔衱婬阯狟﹝
    湮迾窣鴦狟賸妀鴥疫勴欶郋`溫堤ぢ窪腔袢檄儮滹觕梌糑挾_芃淕え湮華衄誸婻﹝跐游珧耋奻堤政簐驧譬暵韗甭睊黖灌_宎坻蓏腔欳荂挴刓華ぇぃすr鰎衄汜佌綎ㄛ壺賸跂]婬妏蚚腔U湮霣腔黯條Iㄛむ坻飲岆珨え詢旂刓韏蒝勘哄挴刓葬囀腔陳鰎夥條渾泬陔珨俴侕廔jf煦ㄛ靡家珨蜘遲珨蜘遲腔冞ㄛ妦N珧邙刓邙﹜豜阨儒﹜蘣禱々翌ㄛ螜岆夥葬s褉為棞梑趕蒪藩慳憿ㄣ佪]侚鼞g愨蟋爛PS﹝
    陳鰎卼踢湮啋腔祤砩竭辦憩隙篴芄禺S眳奧穔騫б珂f靡腔陳鰎捃濘啜C檔螂FF蛂ㄛ孬孬俋俋岆鳶參ㄛ祭珨拻祭珨巟腔珨え顏GR﹝ヶ穔夔夥鷂挴刓葬腔華夥Tㄛ蚚陳鰎衄耀衄茧齣f賸疑墿珨僇r嶲ㄛ綎楹莩摽迠狟泬陔珨補佽鰓馝bㄛ蚕湮荾冞P墿奧央珨鼚簞箷T賅蟭碩6譬忕艞狩d雲茴r禷數褓擊m奻栳﹝

    ∵∵∵ ∵∵∵ ∵∵∵

    ☆銘奻ㄐ睡蚋睿泬陔衱衄鵁瞨皆挼善踢湮啋賸﹝★倢僕珨忒謄翍蠱褒ㄛ珨忒鏽翍鵁穔躁lㄛ視視袉袉筳淏陑腔丑筳嬡珨祥苤陑杺楹嬡腔毞芅繭孵豜欯豪髓ㄛ寶狟囮陑珨僩鰾鰱婓珨え豪芩奻ㄛ釬眈曖杰祥膩﹝嬡腔帎苾挌褒帎蕾腔怮屠摹疆苤變綎縸郕臛奿Fㄛ倢僕硐翍鼴湖陳督奻腔暖芩ㄛ銘銘華砃淏陑窣萰螹攲郫﹝筳r怮綎禱婇ㄛ稛N輪怬螹珨艘符追政淏陑伎O祥疑ㄛ砉侔婓汜翍漶ㄟ少鱧埮盡簉埳藰5乳C湮頃ㄛ衄晶忑鼓旯黺淏陑摽腔苤犖剉R腦腦ㄛ飲岆醱褉賽岉褖鶂o髺脹渾淏陑稛鶻r綎央
    赻苤坋嗣爛縪懤a燴腔珨忒捼諒ㄛ淏陑俶跡憶旰氈琌噶ノ跎笭xㄛ郔侉覹華奻採狟泐祥眭垀渠腔衿荂倢僕掛砑翍暫銘д懩穔鰍細ㄛ溫嶱虳o湮捇ㄛff砑祥善懈輓礸鱧終絃龘陑腔毞孬靾咂M央淏摽際翍赻撩穔觸銘r緊ㄛぎ淏陑濮濮腔覽艘翍赻撩ㄛ陑笢祥輦湖賸珨漁﹝蝜淩腔ぢ諳湮糠給疑ㄛ淏陑郔褫鷓腔r緊憩岆妦N飲祥挲腔r緊ㄛ賸蚨絘腔奻俇姪散輒龒陑善菁嗣汜漶
    ☆湮婼鸅幘銘⑥C祤緻哏佴艙枑ㄝ佴痰笭陔猾綜賸嶂蕉閡挼酕賸湮媯贍蹌穬狩箷纗仃S翋岈腔船妏ㄛ暻拶奪W縫匙諒銘妦N砑楊﹝坻祥赻撩岆湮躞鯓Е誨辨y祥傖陳祂腔祤砩祥羷抳岉朸幔腔湮﹝★
    倢僕珨r嶲祥堤螹髯ㄛ硐湮衙笨腕堤W縫匙腔毞翋諒諒銘補蕼賸湮媯議耿ㄛむ笢鷂膽湮瞳栥頃赽哏佴艙枑ㄝ佴痰湮衄燊S﹝哏佴艙枑ㄝ佴痰 (Visconti Sforzad)岆淏陑婌爛賸рt腔漆俋摽ㄛ欯躅昹栥腔鳶蘿哏薯ㄛ薕瑳覆岐朴鐘x湮瞳芊哏佴艙枑偞腔鳶蘿ㄛ鍔r腔笢醽刲裀橠朔鄘薜甭匐鱺植迮湮鳶薯妏爛腔淏陑垀砃衢o厘祥瞳ㄛ翍翑墿賸淏陑朼嗣ㄛ旮忳淏陑菕淏陑O弇摽樿佴艙枑猾綜樓夥ㄛ薆腔岆笒卼棳蚚腔岆笒卼闚秶ㄛ杻e橚嶱溫朓漆吽鷜杬O諒斻﹝婓珨虳☆栥湮頃★笢呾岆O鞞禎腔﹝隅懈笢禷鉔磩畎嬥少靆躉砠炬輓h惤琌腕疑Ⅸ袚h模怮怮﹝
    淏陑傷釱婓弇祥晟虷ㄛ壺賸琌r晾X尕衿齫滹玷棟珂甩鯓й閤蟓f懇警鵜鞢陎醴圉嶲桉紩赽尕尕晶狟扞砃鎚嶇婓華腔5乳遄裊佴艙枑腔禍蚎僩襉ㄝ肮呁畎м陑啋爛腔媼樅筳尪勘ㄛ婓熔輿埏鷂斕僕岈綎堎﹝む侔溜蝥峉縑
    ☆隙銘奻ㄛ贖符r淏疑腢示C梒儔ㄛ睿坻婓熔輿埏硐衄綎醱眳ㄛむ侔歇遘眝晟﹝熔輿埏笢鰎屾埽襠岆佴痰綜腔鼠赽ㄛ矽r坻蚚腔岆肮妗h靡﹝扂硐眭耋肮巠ヶh圉栥腔褭悛漆甚頖腔憩淩腔祥ь奠賸﹝#鉣#忙﹌腕珨萵疑趼ㄛ祥屾筳尪眈⑴む笒遁ㄛ恅胱冔呾苤衄靡漶ㄐ5乳隓淏陑甡酵o伎ㄛ黺岆衱鎚螹狟央
    淏陑〨笳[ㄛ旯摽腔醪腦腦撈r鼓旯D趙B軠梒惕軗﹝侅r符蛁砩善醪腦腦旯援楮陔脹帎苾督伎ㄛ鞞銘о蹐汔奻扔纂˙媝踰蟓假遝簷鷓挲醪腦腦桸Щ佮壒ㄛ婈善淏陑晝蘌儊R眳鋆疢貒輓蝨嘖賸夥ㄛ淩岆郛追紒腕毞哏褣蹋ㄛ稛銘著善菁婓砑虳妦N﹝
    ☆岍忳錞塋ㄛ器祥眭湴洇ㄛ甡椋荷N諒銘﹝錞杸坻党賸訧案虌昍瓊盃樊S栥諒尪婓朓漆脾鷜怴稛N翍ㄛ巘撥S垀衄諒斻ㄛ歇鷜枎葔f賤堤噫蚗祥腕追ㄛ諒鏍藩劼昅〦坋ㄛ①笭湮氪棧饜昹控喃﹝★
    ☆銘奻佷ㄐ★





    偟ㄩ
    媏誨秒n宒華耋倰轡滹秋侔笢|控腔☆華★


    6 樓住戶:淨水山人
    發表時間:2002-08-06

    天主教在中國境內的力量雖然並不強大,但卻也不可忽視。幾百年來其力量橫跨歐羅巴與西亞兩大陸,近來更在南洋諸國、日本、朝鮮、中國沿海建立起舉足輕重的影響力。教廷在歐羅巴的力量不下正心皇帝在中國的勢力之下。雖說禁教並不會馬上引起中歐兩大陸的戰禍,但得罪了教皇就等於得罪了整個西方世界,在海外的千千萬萬的華商第一個就會成為犧牲品,對目前四面受敵的大溫國處勢更非常不利。東北開戰,一下子把俄國、朝鮮扯了進去,雲貴的苗叛、回叛,中間又夾雜著伊斯蘭教從中暗通支援,南海諸國的西班牙勢力又虎視眈眈著南洋商利,哪裡還容得下再來個天主教教皇進來攪局。
    俄國的沙皇不知給了天主教廷什麼利益,居然請出教皇修書正心,要正心的軍隊撤出羅剎邊境,另一方面用教令命令威斯康提即刻返回義大利,不許干預東亞內務。天主教廷長久以來干涉著各國間的政務,其地位與各國間的國王不相上下,多數國家甚至只聽教廷的旨意辦事。有些國家是迫於無奈,有些卻是打從心裡對教皇虔誠信仰尊如天神。
    教皇在歐羅巴管慣了別人家裡的雜務,但遠在東亞古國的正心皇帝卻不吃這套套,讀過翻譯成漢文的信後勃然大怒。盛怒下的正心決定全面禁教,以及嚴懲中國境內全部教徒,其罪刑最小可能由訓斥、廷仗、流配,論以情節甚至能按謀逆罪論處,抄家滅族雞犬殆盡。如此整治就算沒亂都要激出大亂的。
    其實遠在歐羅巴的天主教廷與中國根本八竿子打不著,正心根本不需對教皇加以理會。這封來信是沙皇請教皇丟給正心的一鍋熱湯,讓正心裡外不是人,聽也不是不聽也不是。不撤兵,得罪整個天主教;撤兵,更是不用想。最要正心惱火的是,如此存亡之時威斯康提竟選擇了追隨信仰,聽從教皇的命令決定離開中國,抹殺了正心多年的厚重。正心對此甚感羞辱至極顏面無存。
    「愣什麼?還不草詔。」
    剛上任的軍機大臣劉川培見正心對著自己說話,一時間也不知該怎麼回話。正心當下正在窩火,自然不能任憑著皇帝熱油火裡拿主意,犯顏直諫是臣子天責,換在京師同樣的情況下,朱錫理早就跳出來說話了。撇眼身邊的幾個文武大臣,居然也沒有一個願意出來吞火炭的,於是嚥嚥口水皺起眉頭,雙眼一閉長長叩下頭去悲苦道:「恕微臣不能奉旨草詔,輔弼天子乃人臣之責,萬歲盛怒掩聽意氣用事,臣子漠視人主失調機宜,日後仍難辭其究。天子左右分其勞憂,不盡忠諫良輔之責,何行宰相之權,焉可為臣。求皇上治臣抗旨之罪。」
    劉川培至生死於度外的一席諫言,彷彿一條冷冷的繩子勒住在場每一人的咽喉,大氣不敢多出一聲。同樣伏跪一旁的刑共見正心神色凝的愈來愈可怕,深怕正心乘著火氣咫尺天威順勢殺掉劉川培,稍微靈動之後,仰身跪直了身子道:「威斯康提真不是個東西,洋鬼子始終是洋鬼子,不懂聖人禮教。不過奴才見識,威斯康提並非自外於朝廷,終歸還是信仰問題。皇上可還記得,當年龍潛福建時為抵禦海匪進犯,正親王府出命令要遷移媽祖廟改建炮台。附近百里百姓幾萬人圍廟跪乞抗命,衙役官差沒一個敢動。皇上親幸媽祖廟求筊,三筊之後百姓才甘願離去。這些人本來都是善男信女,可媽祖一開口就成了虎成了狼,再開口又變回了尋良百姓。聖人教導我輩不語牛鬼蛇神,神鬼之事自然不登大堂。可洋人不是,他們沒有孔孟,一本聖經由小讀到大,本末倒置不可教化,愈是大雅之堂愈愛說神論鬼。全都是王八,大小之分而已,至於教皇嘛…。」說到此處正心已被逗得破顏大笑。
    瞬息間正心又再收顏色,瞪大眼對腳邊的一群臣子冷冷說道:「你們以為川培無禮,朕窩火。錯!朕氣的是有那麼多前朝老臣子在這,卻沒有一個出言直諫,要劉川培這個才升上來的新人做逢龍比干。都做什麼吃的去了。」正心話音剛落,眾人原本低伏的身子又更沉了一點,正心滿心著急軍務,沒心情陪著底下的人說相聲,隨口訓戒了幾句不再往這個題目上說下去。
    「川培你什麼思緒?」
    準備伏誅的的劉川培雙腿尚未止住顫抖,大夢初醒生死之間晃如隔世,稍稍整理情緒後道:「奴才見識,威斯康提與東北戰事不該混為一談。威斯康提回不回義大利,是看主上發不發下關牒,倘若他擅離職守抵旨蔑視聖躬,自當按大溫律論處。教皇方面既不能得罪更不可就範,可先以書面略示好意,應承我天朝軍隊永不進犯羅剎國國土。其條件是,沙皇需賠償我國損失軍費,撤離黑龍江外二百里所有羅剎駐軍,以及修表至歉,處決犯將埃士刻.列維坦。兩國大戰期間,平白叫我們撤兵,無稽之談。換成他們撤不撤?另外著使者口信教皇,口頭暗示其如此行徑何等可笑。」
    帳內的氣氛稍微被劉川培緩和些,見正心聽的專注,對每一項條陳都頻頻點頭,增添了不少信心,於是舒緩倡言:「威斯康提乃我大溫武職,絕不能因教皇一封信就叫走了,不然明天教皇一封信兩封信,那些國子監裡教琴教油畫的,欽天監教天文教數學的,兵工廠裡造船造炮繪圖文的洋工匠,不都要全跑了。所以奴才以為,教皇與威斯康提的事不宜宣揚,聖上該在教皇之前強搶先明詔威斯康提歸國榮養的消息。名義上就說威斯康提念鄉思愁,吾皇如父之心不忍臣子心累,賜金還鄉榮歸。私下再著人口傳聖諭嚴斥威斯康提,令其了解聖恩浩蕩,痛斥其辱沒君父不臣之行徑,臣猜想,恩威併施之下他會懂的。何況他一大家子幾乎都是漢人又不懂洋文,怎麼帶的走。沒多久戰事結束了說不定又跑回來當他的侯爵。」
    「呵呵呵,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正心本想接著說「各領風騷五百年」,卻想想這是影射帝王的話,說出來不合體統,於是改口「大溫一個劉川培。」
    正心龍顏大悅,先後給臣工賜茶請了座,一手用茶蓋撥著茶葉,問起刑共:「海毅大將軍先頭怎麼了,跌跌撞撞的。什麼事情驚了朕的大將軍?」
    正心一提醒刑共才回神,欠身遞過了一張小紙條子:「田新和何勇抵達平壤皇宮了,擇日就要面見金大元。」正心兩眼一亮,放下茶碗拿起紙條激動的起身來回徘徊,似笑非笑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幾時送到的?」
    「半個時辰前剛飛回來,鴿子都累虛了。皇上說過只要飛鴿一到,不用通傳即刻面聖,所以奴才一時莽撞…」
    「不責你這處…朕是在想…」眾人木視雅靜,等著正心的話「你你你…川培,明天去告訴聶琮珀,本月底朕親自接見。」
    「皇上!這…太唐突了吧,之前耗著不見都幾十天了,怎麼這就…」眾人一時摸不著頭緒,不曉得正心為何突然作出這個決定。「你們有沒有印象隨田新一行侍衛中,有一個叫安起見的?」田新和何勇的隨扈都是一些臨時調派的小兵、郎中與嚮導,哪裡有人會記得他們的名子,在場人你看我我看你沒人支聲。
    「諒你們也不曉得,他是東軍派來的奸細,朕特意安排他跟著田新他們去長白山朝鮮招安。敢情不需多久,聶昊傑就知道田新他們得手了。東軍如今是人在矮簷下不得不低頭。現在談,現在時機成熟。」大家如今才恍然大悟,原來正心是要等東軍那邊先自亂了陣腳,再露面談判桌上較量。
    「皇上聖明燭照,英明神武元元敬仰。」
    「夠了夠了,奉承話朕聽膩了。本月二十日,宣召聶琮珀顏有孝面聖,嗯…劉川培與馬福福隨駕侍候。還有,殷鶴官奏上來安兵屯田的條陳朕看了挺不錯,可以廷寄雲貴總督饒可夫斟酌著試行,待東北告捷後朕再親自與他細議,何必急著離京?聽說皇后這次又懷的龍胎,嚴命風中信多加留神京師近衛,朕可是全仰著他了。葛書亭呢,不是叫他一日兩報羅剎撤退的情形嗎?郭鎮邦長春那邊說找不著羅剎人了,海蘭泡又沒見人撤出去,幾萬人難不成飛上天去了。告訴他們兩個,逃走了埃士克.列維坦的話就提頭來見。」

    ☆☆☆ ☆☆☆ ☆☆☆

    正心六年的第二次東北親征,是正心有生以來最大規模一次會戰,整個大東北幾乎成了染血的戰場。兩方人馬都清楚速戰速決的道理,不論雙方兵力如何,真正打的其實還是糧餉和後援。正心朝廷雖然兵強馬壯,人數上佔了很大的優勢,但相對的消耗也是東軍的數倍。好在今年南方並沒有鬧大災,兵餉草料上都還能勉強應援。東軍雖佔地利,卻被正心大軍整片團團圍死,坐吃山空,敗北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自入夏之後東軍每日約有十幾人逃兵來奉天大營,正心第一次親征時頒旨燒殺沿途百姓,奉天至東王堡之間已全無農地莊稼。餓慌的東軍潰兵不時襲擊奉天近郊的營地,次次都被撫遠軍堵截剿殺,其缺糧情況可見一般。
    薛少卿敗退後正心並沒再為撫遠軍設帥,為的就是怕兩邊人為了爭功再度互相制肘。實際恰恰正是如此,底下人早已參透出勝利在即的氣象,沒有一個不是急著功建立業的。搶功的不在少數,多的是不安份的軍官謊報戰功,明明是殺了十幾個餓的走不動的逃兵,捷報上寫成「浴血苦戰,殲敵百餘人。」,奉天一帶的軍隊只要見到逃荒而來的,不論兵民良幼男女老少,見面就當成敵兵殺掉或下戰俘營,天花亂墜寫成戰報陳交中央。
    在京師近郊為了擒拿齊南子,而犯下草菅人命罪行的皇營總兵風中平,來到奉天後聲勢大不如從前。風中平將新造的戰車運至奉天大營後,原來舊有的撫遠軍官校尉把他當成彌勒佛供養著,每日好吃好住只盼他安安份份當個少爺兵,不要跟著來搶戰功。明裡暗裡示意,打出戰功都順便記他一筆,打了敗仗也不用他擔待,無論如何只要不進來攪和就行。風中平在奉天晾了將近一個月,望星換月窮極無聊,自己一身大材料擱在奉天前線泡著發霉,如何想如何不受用,所幸請了押運糧草的命令,往長春狗心的地面去了。頂邊上司也樂得高興,兩邊人一拍即合,快快去去請走了這個得罪不了的李哪吒。
    「小況真!唉呀呀…果真是你來了,看看狗心叔叔忙的。到多久了?」況真是風中平的字號,由於年紀尚輕很少有人這樣稱呼他。
    「狗心叔叔別這樣叫,還是中平聽來慣耳。才到第二天,營裡說叔叔又去尋境,沒碰著。」
    狗心穿著鑲上鐵片的暗黑牛皮硬甲,刷洗不知多少次的血跡殷殷透亮,黏在身上的黃土滲了血漬,風乾後彷彿掛著一塊塊赤色陶磚。全身上下鋼盔配刀鐵靴馬刺,走起路來敲的鏘鏹響,配上一掛紅披風看上去特是英武。矮壯寬碩的身材打熬的更加結實許多,滿臉的青灰的鬍渣子長出滿頰落腮鬍。狗心一把將風中平讓進土砌的衙門,請上茶大咧咧往衙上坐下。
    「今非昔比呀,從前你們不乖我敢大竹藤條抽。如今都長大了。一個個官做的比我都高。上回在獄神廟待勘,見了你哥哥中信還要跪拜,一口一聲風大司寇、中信大人叫。」風中平聽著臉紅靦腆笑起:「那叫身不由己。自小懂事開始敬哥哥就是一方主帥,十一歲搬進正親王府,闔府上下沒一個敢正眼瞧咱們兄弟倆。只有狗心叔叔肯教咱們不成才的打把式舞刀弄劍的,所以無論成王敗寇封侯拜相,我們兄弟永遠是您身上的一塊肉。」兵丁端上一盤狗心最愛吃的蒜泥涮羊肉,狗心大口大口嚼的大嘴血裂,顫著油光的嘴笑道:「這句話叔叔受用。糧草已經押抵兩天還不回奉天繳職,瞧這陣勢敢情是不打算回去了。怎麼,奉天待的不開心?」這話問到風中平的心底,握緊的雙手在空中比手劃腳,一肚子鳥氣洩洪道出。
    「我是千里迢迢翻山躍嶺過來替朝廷賣命,卻叫人拱著當神胎俸著。每個黑眼珠子裡只有升官斂財,下頭的兵活躍的土匪一般,只曉得敲骨吸髓,能克扣的變著辦法子克扣。叔叔不知道,現在的東軍只要拿出幾百車白米就能招降來大半。他們偏不,橫是要用殺用砍的,逃出來的兵硬是給衝殺回去,哪天逼得東軍掙個魚死網破時就要釀出大亂子。」
    狗心搖搖頭微起嘴角笑道:「你尚年輕,帶兵的學問尚未明白。圍剿齊南子和尚午義的事我聽說過,犯的也是一樣的錯。出外帶兵打仗和家裡說屁話是兩回事,你平日管著皇營,下頭人自然是一個命令一個動作,出了沙場就不一樣,他們每個都是跟著你死去老爹刀裡滾出來的老軍頭,多少是小時把著你拉尿的,你小毛頭的話他當將令?上頭讓殺兩個人,到了下面他就偏偏多殺兩個,你可是要睜一眼閉一眼。但殺到第五人的時候你若仍不講話,他就敢十個全殺了。當將軍既要懂得陪下屬撒野,又要能鎮得住他們使壞,你慢慢會懂的。這是治下。爭功又是另一門學問,折子裡的功臣不代表就是戰場上的功臣,像我這種不識字的能有什麼文筆折報?當老的軍官不管下頭兵使壞,只管同僚間爭功高昇,想當年你老爹就是與同僚爭功害的,不然怎麼中計被日本人圍殺。天和的名將石騰,在西北科布多壓著羅剎和准喀爾蒙古兩大惡狼,一次勝仗忘了把天和的小舅子寫進去,七八個月的糧食就扣在甘陜不送過去。餓的底下的子弟兵割了主將腦袋,挾著軍餉投奔羅剎人去了。」
    這種例子多的是,漢末的孫堅、宋末的岳飛,最後都毀在這上頭。風泰也是敗在同僚間的加害,風中平反覆嚼著狗心一席話,雖然從小對父親印象不深,但每翻想一次都體會出不同的味道。
    「您說怎麼辦?如此下去,敬哥哥仗還用打?」
    狗心扯下臭汗悶熱的馬靴,翹起二郎腿任由涼風爽朗其中,衙內的兵丁對此是不敢言笑。風中平撇看一眼隨即假裝喝茶掩住笑容。
    「這裡和奉天差不多。中俄邊境海蘭泡的守將葛書亭,好好的一個邊境不守,也跟我搶著抓埃士刻.列維坦。皇上嚴令過他每日兩報羅剎撤退人數,他掩著不肯說。為什麼?羅剎十二萬大軍撤出黑龍江,皇上必定下旨半路堵截,不然十二萬人再度會軍江北也好古納河也好,那又是另一個局面。羅剎人進犯佳木斯,葛書亭其實已經是失職罪,有沒有受賄也很含糊,所以他非得立幾門戰功日後好抵過保全。他不敢說就是怕聖上下旨堵截,沒了他的份抓埃士刻.列維坦。這才是大事。」狗心激動的用隨身的匕首在木桌上比劃著,不時扣拳敲椅背,不時又拍自己的膝蓋「長春這邊已經沒有羅剎人了,你說他們都去哪了,我猜黑龍江外已經會師八萬多。再不堵截,你有沒有想過…」狗心起身指著身後的木圖。
    「假設羅剎人不去守古納河,娘的掉頭江北會師再由水路過江,繞道先取嫩城後直撲齊齊哈爾皇帝行轅,後果怎麼樣?五萬…天殺的五萬人就夠把皇帝行轅端了。」風中平聽得全身的血液彷彿凝住了,癡癡望著牆上的木圖,夢人般不知呆立了多久。手中端著的茶不曉得何時灑了。他下意識認為這是極有可能發生的事。良久,於是道:「叔叔為何不堵截?這可不得了呀!」
    「我是個戴罪的犯員,下等的外委把總。我能有什麼臭用。」
    「敬哥哥知不知道?」
    「恐怕聖聽被蒙蔽了。」
    「我行!我是正二品的皇營總兵,我有金牌令箭。你我聯名擬一份火折陳述皇上,狗心叔叔指教個章程,我馬上用印點兵。」
    「好!英雄出少年。主子爺沒白疼你兄弟一場。」
    狗心風中平爺叔倆立刻腳不落地忙得不可開交,先是草了份奏折給正心,同時用金牌令箭底下的金印發了幾道調兵手令,沒大礙從奉天調來一萬撫遠軍兵馬。萬餘人的隊伍磨拳擦掌,拉緊張死的弩弓一般等待風中平開口一聲將令。正心沒幾天就有朱筆密諭發還‥

    不愧朕之御弟,朕之股躬近臣,時能體貼國事念顧朕躬安危,當真國之棟樑。爾等所議條陳朕已蓋允准,卿等勿庸顧忌。朕切盼我大溫再出如石騰、風泰等名將,爾等莫辜朕恩。
    彼葛書亭先已犯罪,收受賄銀交通敵國,查核獲悉屬實。朕念及軍國大計未加追究。彼竟變本加利,據悉不報延誤軍機,其行徑卑劣無恥可惡之極,我朝何出彼禽獸不如之敗類。著皇營總兵風中平接旨即賜欽差銜,行天子職權,會同郭鎮邦鎖拿犯員葛書亭進京,交刑部候審。停用葛書亭所使一切信印,海蘭泡另著官員接收關防。
    郭鎮邦急機智勇,適當之時洞察先機奏聖悉之,著即晉從五品原職辦差,襄佐欽差天使。

    聖旨給了這爺倆無比信心,兩人說不出的欣慰與感動。當晚兩人帶著無尚的使命感,率起虎狼的隊伍奔向佳木斯,奔襲羅剎殘軍。


    7 樓住戶:趙陽之子趙子龍
    發表時間:2020-04-01

    臣 領旨




     共 7 人回應  選擇頁數 【第1 頁】 

    姓名:
    佈告內容:
    其他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