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穨е硉紀斌矪瞶礚ヰ獴礚.
禣︳基帽ミΤ玂毁
瑀Чゴ硑┍┷礟禣籹絑砞璸
盡穨琁溃縊絚籹砏璹籹舧高

    j2h 阶韭  床ゅぱ      

這個鳥地方

┬狥奇異果男子
祇丁2002-10-18


我呢﹐ 其實中文不太好﹐ 這個很普通的故事﹐ 要送給我最愛的人JJ﹐ 其實﹐ 每個人都可以幸福的﹗
-------------------------------------------------------------------

再次回的這個地方﹐ 對一切的事物﹐ 其實還是很熟悉的﹐ 不同的﹐ 大概只是在一起hang out的朋友吧! 不過﹐不一樣的人就會有不一樣的故事﹐這句話﹐真是一點都不錯。
這個鳥地方﹐是在美國中東部的一個城市﹐ 亞洲人口少的可憐﹐每天跟那些金頭髮白皮膚藍眼睛的老外混﹐久了似乎也成了他們的一份子﹐連跟老媽說話的時候都會不自覺的加上幾句英文﹐惹的媽媽拿台語來對付我﹐搞到最後誰也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
這個這麼鳥的地方﹐居然也有個不錯的大學﹐學校的牙醫系聽說有全美十大排名﹐不過走在校園裡看著10個人有8個黑的人口比例﹐就也不覺得奇怪了﹐因為黑人多白牙也多嘛﹗走著走著大老遠的就看到 Joy站在libarary前面優雅的抽煙﹐
“喂﹐ Joy妳那麼閒歐﹖沒課了嗎﹖ ”
“有阿﹐只是不想上而已” Joy很帥的回答﹐
Joy是我認識的台灣女生中最高的﹐台灣人要長的180cm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更何況是女生。
“怎麼樣﹐最近有沒有在網上認識什麼人﹖“ 我真是太無聊了﹐一開口就問這個﹐
” 拜託Eve, 我還敢嗎﹖上次被那個XX男搞成那樣﹐ 你不記得了嗎﹖“
說真的﹐ 我怎麼會忘﹐ 那個Wilson, 跟Joy在網上認識了兩年多﹐ 終於把Joy騙成了女朋友, 那陣子只要學校放小假﹐ Joy就會馬上飛去溫哥華找他﹐ 課都快當光了﹐ 還得拼命打工賺機票錢﹐ 每天累的跟鬼一樣﹐ 我們看的都心疼死了﹐ 可是看到 Joy每次說到Wilson時候的幸福模樣﹐ 我知道這一切都辛苦對她來說都是值得的﹐ 只不過沒想到過了沒多久﹐ Wilson一句” 我們不適合“就把一切都結束了﹐ 這個死Gay, 哪天給我碰到﹐ 我一定海扁他一頓﹗
” 喂Eve, 今天天氣那麼好﹐ 我們去Starbucks喝東西怎麼樣﹖“
” 可是我還有一堂課也“其實我一點也不想去。
”哎喲妳看太陽那麼大﹐坐在教室裡是一種浪費﹐走拉走拉﹐ 我們找Sara和Tia一起去”Joy還不死心的繼續說服我﹐
“好把﹐ 那妳打電話給Tia, 我打給Sara”
4個亞洲女生﹐高矮胖瘦都有﹐一起出現在Bardstown Rold上的一間Starbucks好像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我們一走進去﹐店裡的人都一至的抬起頭來. Tia開始扮演她小媽媽的角色﹐問大家要喝什麼,
“我隨便” Sara像往常一樣總是第一個發表意見﹐
“我要coffee latte” Joy就愛這種牛奶味重的東西﹐難怪長這麼高﹐
“mocha for me, thanks mom!” 我笑著對Tia說﹐
Tia罵了一句我聽不懂的話﹐不過還是帶著一副很滿足的臉去點飲料。
Tia是我們4個人之中年紀最大的﹐可是個子卻是最小的﹐她也是唯一的香港人﹐不過既然大家都在美國長大﹐在文化上也就沒什麼差別了。
”Eve你知道我們老師多賤嗎﹖我下禮拜要交一個20頁的paper也﹐我死定了“不愧是Sara, 每次聊天一定從學校開始說﹐她的抱怨項目可能300年都說不完﹐每天都在想辦法花最少的精力達到最大的效果﹐
” 不要再說學校的東西了拉﹐煩都煩死了“Tia真的跟學校有仇是出名的。
”有沒有煙阿﹖“Joy一開口就是要煙﹐我偷看了Sara一下﹐good, 只皺了皺眉頭﹐沒說什麼。 其實Sara以前也抽煙的﹐不過戒煙以後﹐就對我們這些抽煙的壞到可以﹐好像我們殺人放火似的﹐有一次把我惹毛了﹐回了她一句” 妳自己不抽就不准別人抽﹐妳以為妳是誰“ 從此以後就只能皺皺眉﹐ but its good enough for me!
我聽著她們討論著哪裡又開了一家新餐廳﹐ mall裡又一家店在打折﹐手裡拿著煙﹐喝著我的mocha, 真的不是普通的爽。
”喂Eve,你最近跟Dave怎麼樣拉﹖怎麼好象都沒聽妳說到他﹖ ” Tia果然是媽媽級的﹐三倆句都離不開家務事
“Dave現在搞不好跟別的女生在一起勒” Sara從來就沒喜歡過Dave
“你們在一起好久了也﹐有沒有4年拉﹖ “ Joy問我。
” 差不多把“我懶懶的﹐真的不太想說Dave的事。
” 什麼差不多﹐怎麼連這個都搞不清楚“
” 哎喲Dave跟Eve不和拉﹐那個大爛人”
“出過軌的大概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Eve那時候不應該原諒他的”
我聽著她們七嘴八舌的討論我的感情世界﹐心裡有個小小的聲音也在對我說
“該告訴他們嗎﹖還是先不要說呢﹖該告訴他們那個我不小心認識到的男生嗎﹖。。。。。。。”
你們覺得呢﹖ ﹖ ﹖




  • 觅呼       

    
    呼,,┬玻,ぃ笆玻,┬,┬ヲざ,猭╃,禦芥,禦┬,禦
    淮肞钡呼
    30ミе硉钡穨罿矗ど10%~40%–ぱ钡2~3め祘ン讽礛钡ぃЧ
    坝魁呼
    禣そ︽腹祅魁籔琩高,芖跋盡穨坝戈畐穓ま篮

  • 1 加めJJ
    祇丁2002-11-12

    Dave=Duke
    --------------------------------------------------------------------------------
    聊天室對我來說﹐ 其實是沒什麼意義的﹐ 不過自從那個莫明其妙又無聊的某一天﹐ 我莫名其妙的坐在電腦前﹐ 又莫名其妙的click進入聊天室後﹐ 一切都變的不一樣了
    在台灣的聊天室中看到有人打英文﹐ 真的很不正常﹐ 不過又多了一些親切感﹐ 電腦的另一端﹐ 肯定是made in TW﹐ 而且八成也是身在國外﹐ 心在台灣﹐說不定﹐ 也是像我這種說是美國人也不是美國人﹐ 說是台灣人卻一點也不道地。
    “yeah I am in Indiana, I go to Indiana University”
    “oh really? Where is that at? How is it over there?”
    其中倆個人的對話突然引起了我的注意, 天阿﹐ 印第安納州也﹐ 在我這個鳥地方附近嘛﹐ 真的是很稀奇, 忍不住我就跟他們說起話來了, 慢慢的﹐ 三個人的對話變成了倆個人, 跟他聊天﹐ 真的蠻有意思的﹐ 等一下﹐ 這“他” ﹐ 應該是” 他“吧﹖ 會不會是” 她“呢﹖不過﹐ 聊得再怎麼開心﹐ 畢竟也只是個聊天室﹐ 離開了﹐ 在現實生活中也只不過是一點都不相關的陌生人﹐ 連是圓是扁都不知道﹐ 所以是” 他“還是” 她“也都無所謂了。
    第一次在網路上跟一個陌生人聊了好幾個鐘頭﹐ 真的不是我Eve會做的事﹐ 我一直以為﹐ 上網聊天都是那種很沒life﹐ 現實生活沒朋友沒人愛沒人關心, 沒到最高點的人(我真的沒有扁低Joy的意思﹐ 我還是很愛她的) ﹐ 可是﹐ 怎麼網上聊天的世界和我想的一點都不一樣﹖﹖﹖我看這類的問題﹐ 還是找” 網神“Joy討論看看。
    “Joy啊﹐ 妳有沒有跟網有見過面阿﹖”Eve妳完了﹐ 才聊了幾個鐘頭就有了想見面的念頭﹗﹗﹗
    “有啊﹐ 幹嗎﹖﹖”
    “沒有拉﹐ 只是問問”
    "啊﹐ 妳是不是在網路上認識什麼人﹖﹖”不愧是“網神” ﹐ 一猜就中。
    “根本不是﹐ 妳不要亂猜”
    “說的也是拉﹐ 妳啊﹐ 算了把。死會有沒有500年拉﹐ 偷吃的機會也不是沒有﹐ 就是妳沒那個膽而已” 誰說我沒那個膽﹐ 只是妳不知道而已﹐ 人再愛玩﹐ 也有玩完的時候﹐ 莫明其妙﹐ 把我說的一點價值也沒有。
    我真的是沒那個膽嗎﹖還是只是累了﹖這幾年來和Duke在一起的風風雨雨﹐ 上天下海﹐ 真的是只要電影有演﹐ 連續劇有播﹐ 同樣的情節在我們身上都看的到。慢慢的﹐ 我也認了﹐ 反正大家不是常說﹐ 要成功的維持一段感情﹐ 就要學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不是嗎﹖ 只不過心理總有點小小的不甘心。。。。。我那時候﹐ 可是一點都沒想到在那個莫明其妙又無聊的某一天﹐ 在那個莫名其妙的聊天室碰到的“他“﹐會和我在這個這麼鳥的地方的女生﹐ 發生一個這樣的故事﹐ 一個不能忘記的故事。。。。


    2 加め曉傑
    祇丁2002-10-20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 到聊天室消磨時間漸漸的變成了我的唯一休閑﹐ 雖然學校的功課不輕鬆﹐ 加上我也有分part time的工作﹐ 可是去聊天室晃晃一定是我每天不會忘記的事情。不知道是突然愛上那種不真實的世界還是另外有什麼其他東西吸引著我。
    “Hi, wuz up?” 今天運氣真好﹐ 一上網就發現他在線上
    “Not much, wut you up to?” 問我在幹嗎﹐ 奇怪﹐ 我現在來聊天室﹐ 你覺得我在幹嗎﹖
    就在我不知道要回什麼的時候﹐ 他問了我一個問題﹐ 他說﹕
    ”Eve阿﹐ 妳怎麼上聊天室的名稱都連名帶姓的阿﹖妳不怕別人知道妳是誰歐﹖“
    有什麼好怕的﹐ 我又不是那種在營幕前一個樣子﹐ 在現實生活中一個樣子的人﹐ 幹嗎改名字﹐ 而且﹐ 我媽媽從小就告訴我﹐ 作人要誠實﹐ 我記得我那時候是這樣回他的。
    ” 妳真的蠻特別的“差不多過了一分多鐘他才回我。
    我和J的關係﹐ 就因為每天那麼花那麼一點的時間在聊天室追著大陸人罵﹐加上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單獨聊天上﹐ 兩顆心﹐ 越來越靠近。可是。。。。
    “鈴。。。。。“
    ”Hello?” 不情願的離開電腦前﹐ 去接這個麻煩的電話。
    “wut are you doin babe?” 原來是Duke, 天知道他800年沒叫我babe了﹐ 這樣開口準沒好事。
    “我和公司的同事要去bar喝點東西﹐ 可能會很晚才回來﹐ 妳如果找不到我﹐ 不要擔心歐﹗”
    媽的﹐ 手機有假的阿﹐什麼找不到我﹐ 你難道不知道有了手機﹐ 你就會有一種隨找隨到的責任嗎﹖
    “哎喲﹐ Bar很吵聽不到拉“ 操﹗ 手機有一種功能叫振動﹐ 不要跟我說你不知道。
    ”好了拉﹐ 你不要鬧了嘛﹐ 乖乖﹐ 走了歐﹐ byebye” 每次都是這樣﹐ 搞到最後好像我是那種無理取鬧的女朋友﹐ 現在已經半夜三更了﹐ 還去喝什麼酒﹐ Dave的同事, 我可是一個也不認識。
    Duke自從大學畢了業﹐ 很幸運的到某一家知名公司上班﹐ 不過地點卻在Houston, 德州離我可是十萬八千里﹐ 不過反正從一開始到現在﹐ 我們都是在不同的地方﹐ 見面幾會很少﹐ 所以3個小時和30個小時可能也沒什麼差別。 回到電腦前﹐ 盯著營幕﹐ 卻不太想說話了.
    ”Eve, 怎麼拉﹖心情不好﹖ 跟男朋友吵架歐﹖ “ J還蠻細心的。
    “沒有拉”
    “喂﹐ 我可以問妳的電話號碼嗎﹖”哇﹗想打電話給我﹐ 我心裡開始猶豫起來﹐ 要把網上那種虛幻的世界帶到現實生活中﹐ 真的又點不習慣﹐ 不過﹐ 只是電話號碼嘛﹐ 應該沒關係把﹗
    “Eve我打字打的好累﹐ 講電話比較快拉”
    “好把﹐ here it is……….”反正認識J也有一段時間了﹐ 感覺上他也不是什麼壞人。
    “不過不要常打歐﹐ 我可是很忙的” 我不放心的加了一句
    “好拉好拉”
    “鈴。。。。。” 媽的又是誰阿﹐ 知不知道現在幾點拉﹖
    “Hello?” 突然傳來了一個陌生的男聲﹐ 就在他還來不及表明他的身分時﹐ 我突然知道是誰了﹐ 不知道為什麼﹐ 我無法控制的狂笑起來。


    3 加め╩獁獁
    祇丁2002-10-24

    材Ω蛤J量筿杠ず甧竒ぃび癘眔 笵и册磖е瘤礛JΤ19烦 癸22烦иㄓ弧 钩翴 ぃ筁弧┣ и翴ぃ谋и蛤弧杠, 稰谋 и㎝ρ狟ね册ぱ 礛淮肞 翴常ぃ候眎瑿泊帝ぱ碞璶獹 痷ぃ册碞硂妓 痷琌ぃ岿秨﹍
    и產柑吏挂ぃ衡眫篏 ぃ筁㎡ 厩ぃびΓㄇincome,ㄤ龟琌ぃ岿眖玡獺ノ睹罺挡狦 ê贺帮Θ眀虫 痷┤ 碞硂妓 и碞Τpart time и㎡ 眖碞稲荐緓 ぃи秨﹍痁 рJoy, Sara, Tia, 硈Tia╧狟ねJack常砆иъㄓよ痁
    и痁よ琌產パ龙瓣秨らセ繺芔 狥﹁禬禥 阀蛤ρ馏Τ闽玒. ぃ筁禥翴ゑ耕 硂妓и禣扒
    ¨Eve, и蛤﹑弧иΤ禬フ扶 ê拜и蔓ψ逗琌ぐ或 и碞蛤弧碞蔓ψ逗 ㄓ﹡礛拜êψ逗琌ぐ或¨
    "珃¨
    "癠 Ω临Τゴ筿杠ㄓ拜и硂柑Τ⊿Τ芥ψ扒¨ 讽hostessTia澈礛禲ㄓ紁┬册ぱ┰
    〃临Τ临ΤΤ拜筁иぐ或琌sushi 璶或翴┣ ぃ穦らセ垫稦盾ㄓ硂иêぱ临Γê拜帮拜肈 иぱ丁甡и常眔璶¨ Joy紁┬ и癚阶
    〃┰ぃ璶册ぱ单ρ馏秈ㄓ璶絴¨ и產⊿Τ氨種ぃ眔ぃ讽癬ê苯砍
    繺芔痁贺︹︹ 璶ǐ秈ㄓи常笵穦禣临琌ぃΤㄇぃ笵琌猜临琌珿種–Ω璶ぐ或羆ぃΩ璶霍 甡﹑ㄓㄓǐ碭筂癸帝硂贺 凳ぃ或⊿瑻みи 痷稱ぺ磝倒ぃ筁玡临琌眔杆帝捌羪 ┮㎡ 猑磕產常羪骸 秈紁┬ 碞皑传眎羪 ぐ或洱洱洱﹙常钮
    ¨侈Eve 程琌Τぐ或ㄆ 或﹑常谋眔﹑み薄 硈ê禣年 ﹑翴╆常⊿Τ ┏琌妓〃 Tia禭иぃ琌Γри┰娩拜
    ¨⊿Τ┰ 碞み薄估〃
    ¨琌盾 临琌Duke暗ぐ或琵﹑稰笆ㄆ〃
    ¨稼 衡р ぃ笵⊿蛤羛蹈〃 弧硂Τ礚龟╧狟ね 玡皚弧璶畉 ぐ或尘ぃネ矹ぃ┰よ も诀Ч⊿ΤΜ癟 竒е3搂
    ¨и 程粄醚╧ネ稼〃 и临琌гぃ弧ㄓ
    ¨ぐ或╧ネ〃Sara礛и娩瞷
    ¨或粄醚〃Joy瞅筁ㄓ
    ¨и爱痁翴狥﹁ 抖獽Eve场弧ㄓ〃 Tia痷镑
    碞硂妓 ирみ柑硂盞常蛤弧 產琌Τ璓稱猭 ê碞琌常临⊿Τ篔 篊篊闽诡р
    Τ琿丁 и痷琌筁眔龟揭ぇ ゴゴ蛤狟ねhang out, 册ぱ絴絴嘲 蛤J量筿杠êンㄆ薄祇ネぇ玡 и翴常⊿祇谋ㄤ龟Jиみい 竒璶竚


    4 加めぱㄏ
    祇丁2002-10-26

    ㄓ蛤J剪贺┤˙ 硈и蛤Duke钮贾穦澈礛临穦ゴ筿杠倒 琌琵J钮瞷初脖猵 肛眎琌 и亥亥策篋蛤J厨ちㄆ薄 硈產柑皑表峨穦ゴ筿杠拜拜赣或快砛Duke诡谋и秨﹍ぃㄌ苦 硂キ盽ぃび尘狟ね﹡礛璶盿и
    ¨honey, る厩穦ぃ穦Γ иMaiami碭ぱぃ¨
    ¨摆〃иΤ⊿Τ钮岿
    ¨и弧 иMaiami碭ぱ或妓〃
    ¨稼с摆〃 阀Τ翴み店 иぃ絋﹚氮莱
    ¨okay,êиぱ碞璹诀布ノㄇΤ⊿Τ 蛤﹑弧〃Duke蔼砍本筿杠
    礛稱Τ碭ぱぃ蛤J量筿杠量ぱ獹 み繷ぃ窽磂癬ㄓ
    赣或蛤J弧㎡¨┤ぐ或┤Jぃ琌ぃ笵иΤ╧狟ね 蛤╧狟ね︽琌タ盽〃 иみ柑羘癸и瞶Ё弧
     弧碞弧 街┤街
    ¨筧〃
    ¨侈 J摆 и琌 Eve摆 稦盾〃
    ¨и ⊿ㄆ 扒〃
    ¨稼⊿Τ┰瞷⊿ㄆ暗稱弧ゴ筿杠蛤册ぱ〃 и临琌ぃ璶碞禗
    碞硂妓册ぃ笵册ê瓣泊ぱе獹и玱ちぃ秈肈 秨﹍候眎癬ㄓ
    ¨┮ и弧╧ネぃ琌ぐ或狥﹁  ê狟ね穦腊ê糶揭 琌琌ぃ狦琌╧﹑穦ぃ穦腊糶 ┮﹑ぃ璶弧 ╧ネ⊿Τê或虫 ㄌи摆〃
    ¨侈ии璶蛤弧ンㄆ〃ぃ笵êㄓ玦 и∕﹚话ерㄆ薄弧ㄓ
    ¨稼  或〃
    ¨êêDuke弧璶盿иMaiami〃 и痷琌羘ぃ羘
    ¨琌稼 ê ぐ或〃
    ¨る〃 иみ
    ¨稼摆 ê秨み翴 ┮и弧 ﹑ネ痷璶み╧ネ〃 ぃ笵琌ぃ琌иみJ钩珿種р杠肈ц秨е本筿杠 J礛弧
    ¨ê Maiamiи碞ぃ量筿杠р〃
    ¨莱赣р¨
    〃 êиぃゴ筿杠倒﹑рDuke﹚穦粇穦¨
    〃 稼¨
    〃 ê 磖е¨
    本Ч筿杠и稰谋龟琌睹罺稱琵J笵 и琌堡–ぱ蛤弧杠丁琌ぃ惧眔赣或弧 拨澈и琌Τ╧狟ね或弧钩常┣
    衡 ぃ恨 はタ璶 莱赣璶秨秨みみиê痷琌硂或稱
    琌и璶琌笵и眖MaiamiㄓJ穦ぃ瞶и и碞∕ぃ硂妓淮淮肞肞㎝Duke禲寸安


    5 加めblah
    祇丁2002-11-09

    蛤DukeMiami筁祘碞⊿ぐ或弧 场丁常琜и癘眔Τ边眔び糉甡 и眔рDuke綾眖11加怠めメ 挡狦奔加村猘柑и龟ぃ┬丁柑ê贺材3Ω驹е璶脄祇猑 ó芲巴и碞侥┬丁
    Miamiネぃ剪 ぃ笵璶秨ê 礛稱J瞷暗ぐ或 ┋筿杠临Τ盿ㄓ
    ¨筧〃
    ¨hello?〃
    〃J, 琌и 稦盾¨
    〃Evie? ぃ琌Miami盾¨
    ¨稼 癸〃
    ¨或妓 ê柑盾〃
    ¨稼 ぃ岿稦盾〃 и杆帝捌秨み羘
    ¨琌稼 ê碞и 量筿杠 蛤Ash〃
    Ash琌и癬呼粄醚狟ね ┦秨 
    〃 稼 êри璶ǐ 蛤弧¨ 碞硂妓и本筿杠 み薄礛跑ぃ ㄓ иぃ琌疭估 ぃ碭ぱ J琌穦т抄ぱ竒堵 и硂ネカ秨帝ó矪睹 礛谋眔﹖縒
    產 らи剪眡˙秸 揭 痁 呼 蛤 J 量筿杠 ぃ筁稰谋 J钩ゑ玡Γ 痙產丁ぶ τи筿杠册ぱ诀穦搭ぶ砛 ┣琌 и钩禫ㄓ禫ネ
    〃Evie, и蛤﹑弧 и玡狟ね璶眖vancouverㄓtoronto狟ね 弧璶и產〃
    ¨琌稼ê璶琵盾¨ 洱 ぐ或玡狟ね 琂礛琌筁Α 稦盾临ㄓ沸钮J弧硂〃 玡狟ね¨琌ê贺璚緓ネ ぃ笵璶 J 產琌ぐ或﹡み ﹚⊿ㄆ
    〃 и讽礛ぃ稱倒 ┣¨
    〃 ê碞蛤弧估 琌產¨
    〃 р¨
    ê¨玡狟ね〃 torontoêぱ и璶痁 êぱ痁 み р翴狥﹁岿 р〡柏讽Θ骆猳 ρ馏羪蛤獽ゑ
    ¨Evie, ﹑琌妓 さぱρ琌岿 单砆ρ馏﹑碞Ч┰¨ Tiaри┰み矗眶и
    ¨и笵 и蛤﹑弧 êJ玡狟ねtorontoт〃
    ¨琌稼 ぐ或ㄆ〃
    ¨êさぱ 临弧璶J 產〃
    ¨摆痷临安〃 Tiaê糒眎ゑ羪临
    ¨ぐ或狥﹁痷临安〃 Joy竒筁钮и酵杠
    ¨J玡狟ね炳torontoтJ┰ 临璶產〃 Tia钩約冀筿籓妓狡Ω
    ¨Evie, ﹑и腊﹑帝 ゴ筿杠瞷薄琌妓〃 Saraぃ笵眖ê柑玙ㄓ 量獶盽い钮杠
    ¨筧〃
    ¨Hello?〃
    ¨J摆 и琌Evie 稦盾〃
    ¨稼 ぃ琌痁盾〃
    ¨琌 さぱぃΓ 礚册 ┮ゴ筿杠稦盾¨┣ さぱΓ眔璶 俱繺芔禲ㄓ禲
    〃Evie и瞷ぃよ獽量杠 и產 单蛤﹑弧 bye!〃
    侈и硈ǎ常ㄓぃの弧筿杠碞砆本奔 洱 瞷┏琌妓 硂 J 程穦倒и瞶秆睦 ぃ礛и晋常ぃ璶瞶


    6 加めblah
    祇丁2002-11-12

    ㄓ讽琌J癸ぃ癬ê¨眖玡狟ね〃  钮帝J禗и筁 礛癸ê¨玡ヴ狟ね〃 Τ翴薄癬ㄓ ㄓ ネ稲薄い璶嫉 临琌眔秆ê贺窩や泊超や泊 拜端み笵瞶
    ¨J  ê硂妓癸 或ぃ┤碞禲奔ぃ瞶㎡〃
    ¨иぃ笵 Τ皚碞谋眔稲恨и 沸〃
    ¨狟ね穦沸 琌闽み〃
    ¨ㄓ и竒⊿ê或稲р〃
    êぱ边и何ぃ 稱帝钮策篋êㄇ〃㎝そ筁帝┋褐е贾ら¨珿ㄆ 瞷 祇瞷璉 常Τ┛跌ǒ荒螟笵稰薄柑 羆眔Τ端み盾
    Τ硂或皚 иみ薄常ぃ 蛤Duke琜竒琌產盽獽逗ㄆ J放地筁椿安 盽盽常тぃ ぃ礛碞琌狟ね ぃよ獽弧杠
    〃Eve, ﹑ぃ谋眔Yos尺舧﹑盾¨êぱTia痁ри┰娩弧
    〃 Τ盾¨ Yos琌и繺芔痁らセ╧ネ
    ¨﹑稼 は莱痷琌篊 盽盽拜﹑ㄆ摆〃
    ¨稼 иΤ╧狟ねanyway〃
    ¨玼抽 ﹑êDuke, Τ⊿Τセ⊿畉 はタ琌讽讽狟ね估 ⊿ぐ或ぃ¨ Joy綼筁ㄓ础
    碞硂妓 –Ωи 碞Yos紇 篊篊 Jㄆ薄иい瞷癘魁禫ㄓ禫ぶ, Duke琌ぃ笵瓣畉
    Τと и碭ネ澜Bardstownê產Starbucksゴ睼ぃ筁さぱ穦禜琌癸帝и秨妓
    ¨Eve, ﹑瞷蛤Yos┏琌ぐ或薄猵临ΤDukeê柑┰临ΤêJ扒〃 TiaГ碞臨艵霸┰拜﹃拜肈
    ¨и蛤Yos⊿妓 碞狟ねτ估¨ㄤ龟Yos尺舧ииぃ琌ぃ笵 琌膥尿ㄉ癸и
    〃 狟ね盾﹑稰玙临癳媚倒﹑ ぃ琌狟ねê或虏虫р¨Joy絅帝泊羪ぃ獺妓
    ¨êDuke摸笵Yos盾〃Tia 拜拜肈
    ¨Duke阀硈常穌ぃ睲贰扒〃 и磂磂弧
    ¨êêê扒〃
    ¨J稼 放地筁椿安 т常тぃ〃
    ¨Eve, ぃ琌и弧﹑ ﹑硂贺┦ 盽盽ぃぃ谋ノ ﹑翴稰谋常⊿Τ盾〃Г娩⊿弧杠Sara, 秨碞ぃ琌ぐ或杠
    ¨ぐ或種〃и繷铭
    ¨﹑摆 碞琌Duke狟ね 琌Duke倒﹑闽みぃ镑 碞穦眖ê娩璶 ﹑眖ō娩常ぃ╧ネ ⊿Τ砆┶荡筁 羆谋眔癸﹑琌莱赣 钩Yos, ﹑碞ぃ尺舧 琌癸﹑ ﹑酚虫Μ J, и琌ゑ耕羙 ﹑琌Τ╧狟ね 琌璶―倒猔種钩╧狟ね倒闽み妓 讽﹑タ礟╧狟ねㄓ рㄤ竲金秨, ﹑﹑ê蛤DukeMiami ﹑Τ瞶J盾 ﹑ぃ琌㎝Duke琜稱 Eve, 狦и琌J, иΝ碞ぃ瞶﹑ ﹑临ê娩┣放地碞тぃ 暗ぃê或╬ 璶稱稱稰谋〃 Sara硂絞 钩琌次и繷篤 琌и﹚谋み 琌丁赣蛤Duke暗耞 赣蛤J酵酵 Yos, 琌翴常ぃ璶 床娩睤ер




     6 莱匡拒计 材1  

    ﹎
    ず甧
    ㄤ匡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