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樓隔熱工程推薦,提供專業屋頂防水隔熱工程
國際化高要求管理,品質保證
防水工程中肯評論,查詢最優惠價格都幫你整理好了
瀏覽真實的評論,找出最優惠的價格

首頁  •  j2h 論壇 • 散文天地     • 

小說 《不想放手─(1)》

房東:芒奇
發表時間:2009-02-04


1

我喜歡籃球。
但不是頂喜歡,因為在一個人的比較下自己喜歡的程度好像就不是那麼高了。

吳盛瑋也喜歡籃球。他的喜歡特別一點。
特別多,也來得特別慢。
他是到大一加入系上的球隊後才開始喜歡籃球的。這之前他幾乎沒打過籃球,身材也不足夠厚實。

那天是迎新盃。
在開學不久後的一個戶外場地舉行的一個大一新生對球隊學長們的比賽。
起初我跟他加入只是因為中文系的班級實在沒什麼男生,扣掉整天跟女生混在一起的娘娘腔的話實在是沒幾個男生可以一起玩跟聊天。加入球隊就可以多些學長可以認識跟聊天。

學長們很強。跑戰術跑快攻把我們打得亂七八糟。
第二節比賽開始,竟然也開始下起一場雨。
雨下得很好,因為場地潮濕全場沒人敢跑,學長們的快攻也就無法執行。有助於降緩我們比數被拉大的趨勢。

除了吳盛瑋。
跑啊跑的,跌倒了又跌倒。
每跌倒一次球場旁的啦啦隊們就哇了一聲。

主辦的系學會會長問我們要不要中止比賽了。一副擔心的表情。
籃球隊隊長說還想再打打。
籃球隊長都說話了也就不會有其他人敢再有意見。
在我的眼裡,學長的表情好像在說著:跑啊,看看你這傢伙可以跑到什麼程度?我想知道。

比賽還是因雨中斷了,只打完第三節。
四十五比八。這還是學長們在第三節放水的比數。
比賽差距大到我們學弟們還有人哭了。

「想不想變強?」比賽結束後,籃球隊隊長拍了拍站在場中央發楞的吳盛瑋說。



兩年後,我們成為最好的朋友。
因為全班只有我一個男生肯陪他一起打球。
大一我們每天早上打球練切入跟投籃,第二年我們開始偶爾先發。

籃球隊長畢業了。
第三年新的學期開始,新的籃球隊長也誕生,名字叫吳盛瑋。

學弟們跟大四的學長們不知道為什麼總喜歡把我當副隊長。
可能是因為我是隊裡比賽數據上的抄截王跟三分球最準的小前鋒。

吳盛瑋成了可能不只系上,而是全校除了體育系外最強的中鋒。
靠他突飛猛進的身材。
也許還有籃球技巧,但主要真的是身材。
我們在過去的兩年裡發現了籃球要打得好,有時候不只要靠勤練技術,卡位跟跳搶籃板的許多動作更告訴著你要去鍛鍊身材。

他一百八十二公分的身高還是很高,只是體重從七十五公斤飆飛到九十八公斤讓人不禁感嘆時間真的是有「重量」的。

雖然我們都是一起去體育館的重量訓練室壓重,舉舉啞鈴跑跑步。
但我很慶幸自己的身材只比兩年前胖了三公斤,維持在七十公斤一百七十八公分的平盤。



我是真的喜歡籃球。
當然故事不是要說一個籃球副隊長(偽)跟籃球之間的愛情故事。
只是,籃球讓這一切有了關聯。

因為籃球,所以我在大三這年進到了學校的體育處室打工。
方便我們球隊借場地可以打通關。
而且在體育館裡打工很方便的是:
如果在重量訓練室監督來使用器材的人時,可以順便做重量訓練。領領工資的同時又做做重訓。也實在是太棒了!
如果是在室內球場旁的器材室坐著等人來借體育器材時,等到上課班級把球全部都借完。隨手抓了一顆球就能到旁邊的室內球場打打籃球。

又能練球又能兼顧生活。

而重點,重點是在器材室的時候。
這讓我遇見了她。

英文系,大一新生,應該是體育股長。

總是在禮拜一的早上第三節課,我換班到器材室上班的時間她來借球。
很安靜的遞上藍色的學生證。

然後我一次又一次的看著那個藍色卡片上的名字,趙瑜庭。
拿著證件再抬頭看看正在填寫資料的那個女孩。

長髮,頭髮染得有些很暗很暗的紅。
皮膚白白的。
眼睛不算大,不是水汪汪的那種眼睛,卻有著讓你在與她眼神交接時忘了思考的吸引力。
笑容應該甜甜的。
應該甜甜的,因為我沒看過她笑過,只能在腦海裡想像著那大概會是什麼模樣。

開學五個禮拜,除了第一個禮拜是「遇見」。
剩下的每個禮拜我也總在期待禮拜一早上的遇見。

遇見一個女孩。



籃球跟女孩。
好像沒有關聯?

但世界上這麼多雜七雜八的事不都是這樣?
看似沒有關聯卻又存在關聯。
就像鬧鐘沒電,所以睡過頭的你遲到。
然後在被教授罵的時候才想到要是當初買的是持久的鹼性電池該有多好。
或者根本沒想到。
但要是買的是鹼性電池的話不會遲到,或者要很久以後才會遲到的事實就是存在。

而今天是開學第六週的禮拜一。

「我要借四十顆籃球。」沒有贅詞,語句流暢,有點小聲。
她在說完後像往常一樣的把學生證遞給我,然後開始填寫登記借球。

而我,應該沒有什麼表情的把學生證收了下。
想著。

趙瑜庭,什麼時候我也才能告訴妳我的名字?
我叫紀傳均。大三,中文系,喜歡籃球。夢想是當上國文老師…



「替我們中文男籃拿下隊史的第一個盃賽冠軍後吧?」吳盛瑋笑著說。
「那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拿下冠軍?」

深夜,在無人的戶外球場(我們學校的人稱它做天空球場)打著球時盛瑋給了我一個建議。

我還蠻喜歡這個建議的,雖然知道這個限定條件還蠻難的。光是台大中文系去年在大中盃出現的一個體保生就會讓這個建議變成一個天上的星星怎麼勾也勾不到。
但如果真的拿下呢?
那就是奇蹟發生了。
上帝都給你奇蹟還提不起勇氣問人家名字就太說不過去了。
「久在今田(就在今天),久在今田!」吳盛瑋一副乞丐樣的用著電影《霍元甲》的梗。
「最好是今天有比賽?」

「那…改天看看囉!哈。」吳盛瑋說著,在深夜的籃球場上跳了起來猛抓了一下框。

鏗!
鏗鏗鏗鏗…

「靠!你把學校的球框抓爆了啦!」我看著在地上滾了一下的暗紅色球框鏮啷鏮啷在一陣掙扎後無力的死在地上。
還好這時候是深夜,除了一些沒地方可去的情侶有可能會來到這個位於網球場館樓頂的天空球場「走走」之外。大概只剩我們兩個被青春期的煩惱炸掉的熱血男孩會跑來打籃球而已。
還好現在這上頭也只有「熱血」存在。
「那還不快跑?」他笑著抓了球就跑,「趁沒有目擊者的時候。」

跑?
其實盛瑋這句話替我們的青春做了個很好的注解。
總是在奔跑著。
我永遠都像在追逐著什麼;
盛瑋則是永遠都在被什麼追逐著。只是,他不知道。






青春是一場虎頭蛇尾的追逐,那些勇敢的壯志豪情一直都是在我們沒發現的時候就已悄然結束。
那愛情呢?
愛情,似乎常常從等待開始。


─待續。




  • 贊助網站       

    工商名錄網
    免費公司行號登錄與查詢,台灣區大型專業工商資料庫搜索引擎
    租屋
    租屋網,租屋,房地產,不動產,房屋,房屋仲介,法拍屋,土地買賣,買房子,買屋
    輕鬆接案網
    30秒立即快速接案,業績提升10%~40%,每天多接2~3個客戶,工程案件當然接不完



  •  共 0 人回應

    姓名:
    佈告內容:
    其他選項: